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25 盡情釋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25 盡情釋放字體大小: A+
     

    「其實我最開始就不希望你下去,哪怕是縣委書記,也不稀罕!」

    范榮奎醉醺醺道:「現在就咱父子倆,有些話就直說了。什麼人才能當了官,學識和能力是次要的,關鍵看背景和性格。給你舉幾個例子,先說蘇啟明,他岳父是老革命,北州行署專員,主持籌備了北州市,在當地是踩一腳都震三虎的人,從他手裡提拔上來的幹部不計其數,有這樣的政治背景,蘇啟明再窩囊,照樣可以順風順水,一路坦途。」

    「再說徐才茂,此人和我一樣農民出身,一路能到了省委常委,全靠心狠手辣,是玩弄權術的頂級高手。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當年為了競爭東州市市長,與其競爭對手莫名其妙暴斃,死因不詳,結果他也沒選上,調到省發改委。到上面轉了一圈,又下去當了市委書記,能量非同一般。」

    「再入東州市,他在短短兩個月內就能把該市的領導幹部全都鎮住,靠的是什麼,毫不誇張講,幾乎是血洗政壇,把以前所有反對他的人全部調離,將自己人提拔上來。據說,光這兩個月就動了大大小小幹部400多人,如此魄力和膽識,旁人難以做到。更意外的是,他如此大動干戈,幾乎沒人敢跳出來舉報反對,這就是過人之處。」

    「據我所知,為了將市人大主任免掉,不惜動用黑社會力量,又到省里拿到尚方寶劍,上任第五天就落馬,如此神速極其罕見。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和能力,換做你我能做到嗎?」

    「我在西州市時,明顯感覺力不從心。所以省里將我調離,毫無怨言,反而如釋負重,在這點上你和我有共同之處。你太善良,又年輕,加上資歷和履歷不夠,難以鎮得住場面。所以說,提拔太快對你不見得是好事,一步一步踏踏實實走過來,才能服眾。」

    「縣委書記可不比市委書記,在最基層和老百姓打交道,加上基層幹部素質較低,和他們講道理根本行不通,必須人治和法治相結合,才能控制得住場面。」

    「所以,你還是回來吧,等條件成熟后再下去。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考慮,讓你去哪個地方比較合適,恰好那天他們聊起來了,說紀委要人,我覺得這是不錯的選擇。以我和老馮的關係,他既然答應了應該問題不大。你的意見呢?」

    陸一偉靠在車座上,抽著煙望著車窗外,思緒萬千。范榮奎說的沒錯,句句戳到點子上。可若真離開龍安,這是逃走,而不是光明正大離開。如果真要想離開,上次白宗峰讓其去省政府就答應了,沒必要等到現在。喃喃道:「爸,感謝您和我聊這麼多。說實話,現在的我正處於迷茫困惑期,但暫時不想離開,抱歉。」

    范榮奎斜視著他,手指在顫抖。憤怒地道:「說了半天你怎麼就不明白呢,就算你為了事業奮不顧身,也應該為家庭想想吧。芳芳一個人在家帶孩子,我和你媽又靠不上,你就忍心嗎,為了這個家,你必須做出犧牲。這件事由不得你考慮,我做主了。」說完,下車離開了。

    陸一偉從後視鏡看著他遠去的身影,嘴角流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打開音樂,將音量調到最高,試圖用音樂來短暫麻痹自己。這時候,牛福勇開門上了車,看著他的樣子關掉音樂,歪頭半天道:「要不去釋放下?」

    見他沒有說話,牛福勇將其從駕駛室拉下來,開著車來到燈紅酒綠的地方停下,身著奇裝異服,打扮頗為時尚的紅男綠女從一家酒吧內走出來,放肆大笑。在他們身上,似乎看不到任何煩惱。

    記憶中他進出酒吧的次數不多,還是在若干年前。那時候的酒吧遠沒有現在的豪華,大多數是一些年輕人。他不喜歡噪雜的環境,也無法體會酩酊大醉后的快感。在牛福勇的慫恿下,他邁步走了進去,一陣混雜著酒氣和香水的味道撲鼻而來。

    放眼望去,三五成群的年輕人正聚集在一起高聲吆喝著划拳喝酒,而舞池中央幾個身材苗條,衣著單薄的女子正誇張地扭動身軀,裸露的肌膚在五彩斑斕的燈光下折射出充滿誘惑的光線,讓人眼花繚亂,欲罷不能。

    牛福勇看到他的眼神,邪魅一笑,拉著他到一旁坐下貼耳道:「怎麼樣,看上那姑娘了?」

    陸一偉回過神淡然一笑,沒有回應。

    牛福勇起身走到那女子跟前嘀咕了幾句,不一會兒帶著過來了,滴溜溜轉動眼珠子不停地打量著陸一偉,一屁股坐下來掖了掖衣服,端起桌子上的飲料呷了幾口。

    牛福勇和服務員要了四瓶白蘭地,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沓錢扔到桌子上道:「陪我們老闆喝一杯1000,喝完都是你的,不夠再加。」

    女子斜瞟了眼,歪嘴輕蔑哼笑,眼神望向別處。

    「不夠?不夠再加。」說著,又掏出一沓錢。

    女子依然沒有搭理。

    牛福勇急了,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道:「我身上沒帶那麼多現金,錢馬上送過來,只要你我們老闆高興,你說多少就是多少。」

    女子看著陸一偉,抿了抿嘴唇道:「你覺得進出酒吧的人都是那麼輕浮的女子嗎?」

    陸一偉的眼神離開,點燃煙看著她道:「我可沒這麼說。」

    說著,女子倒滿酒,端起來道:「陪你喝酒可以,但錢就免了吧,我不稀罕。我叫小雯,你呢。」

    陸一偉端起酒迎了上去,仔細打量著她精緻的五官。儘管濃妝艷抹,掩飾不了她的稚嫩,眉宇之間與蘇蒙還有幾分相似。尤其是剛進來時,還以為就是蘇蒙在起舞。不僅相貌相似,性格還有點像。端起酒迎上去道:「我叫陸凡。」

    「哦,你不經常來酒吧吧?」

    陸一偉詫異,道:「你怎麼知道的?」

    小雯笑了起來,道:「看你進來的樣子就不像。不僅很少進酒吧,而且平時缺少生活樂趣,對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