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23 家庭溫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23 家庭溫暖字體大小: A+
     

    「必須給他!」

    陸一偉頗為生氣地道:「什麼錢都敢要,就是關係再好,他再怎麼有錢,你敢明目張胆要嗎。說句不好聽的,如果福勇將來有一天犯了事,你我都逃不掉。」

    范春芳嚇得哆嗦,低頭不語。

    這時候,傳來一陣敲門聲。范春芳起身打開門,陸玲風風火火沖了進來,扯著大嗓門道:「我哥回來了嗎?」

    說話間,陸玲已在門外,一驚一乍道:「哥,聽嫂子說你住院了,嚴重嗎?」說著,跑到跟前伸手摸額頭。

    陸一偉已經很長時間沒見妹妹陸玲了。成了家后大部分時間各忙各的,即便是在一座城市,難得見一面。大部分時候過時過節在一起吃頓飯,可父母不在身邊,聚會都很少了。即便如此,絲毫不影響兄妹的感情。

    陸玲的生意現在越做越大,在江東市開了5家美容院,又在東州市開了分店,日進萬斗毫不為過。她說過,化妝品生意就是暴利,甚至比蓋房子利潤都大。女人在美容方面又捨得投資,加上她做得是高端客戶,起步又早,早已佔領了市場。生意做的這麼大,如果說不靠別人幫襯是不現實的,但很大部分是靠她個人努力,一步步做大做強。

    此外,她越打扮越時髦,穿著花枝招展的,都是一些奢侈品牌,身上穿金戴銀,塗抹著各種化妝品,已經完全擺脫了農民的土氣,活脫脫變成了城裡人。人在變,性格卻沒變,還如往前潑辣直爽,大大咧咧,嗓門大,音量高,與他沉穩的性格截然相反。母親說過,她遺傳了父親的火爆脾氣,而我與母親的性格相似。

    「能不能離我遠一點?我聞著你身上雜七雜八的味道過敏。」

    陸玲撇嘴白了眼道:「見面就不說好的,媽特意給我打電話讓過來看看你,她在家都快急得不行了,非要過來。這女兒和兒子一下子就區別開了,媽還是疼你,切!」

    聽到母親要來,陸一偉焦急地道:「她怎麼知道我生病的,你告訴她了?」

    陸玲看了看范春芳,含含糊糊道:「啊……是我告訴的。」

    陸一偉埋怨道:「她那麼大年紀了,告她幹嘛,來回折騰受得了嗎。」

    陸玲沒好氣地道:「平時叫她還不來呢,正好,叫來了多住些日子。哇!這是嫂子給你燉的雞湯嗎,好香啊,正好餓了,我能不能嘗點?」說著,端起來不顧形象地喝了起來。

    看著她的舉動,陸一偉很是無奈。倆人一起長大,對其十分疼愛有加,看著她日子過得越來越好,倍加欣慰。

    「鐘鳴呢?」

    陸玲一邊吃著一邊道:「跟著他舅舅去湖南了。」

    「哦,去那邊幹嘛?」

    「不清楚。鐘鳴前陣子好像說過一次,他們好像在湘西哪個縣看中了一塊地,打算在那邊搞旅遊產業開發。」

    鐘鳴的舅舅劉文剛算得上是西江省做旅遊最早的,也是最成功的一批人,赫赫有名的普定山假日度假山莊正是出自他手。當然了,靠他一個人的力量不足以做起來,只是其中股東之一。別看他沒讀多少書,相當有經營頭腦,牛福勇有他一半的才華,不至於被人冠上「煤老闆」的名號。

    陸一偉早就想把劉文剛請過來為其規劃旅遊,或參與投資開發,為了避嫌,還是作罷。

    一晚雞湯下肚,陸玲心滿意足地摸著肚皮憨笑道:「好久沒嘗過這麼好喝的雞湯了,嫂子手藝果然不一般。你呢,早就說要過去看你,偏不讓。可不是當了縣委書記,要是當了市委書記,估計都不認識我們了。」

    范春芳趕忙遞了個眼色,岔開話題道:「玲玲,還喝不喝,鍋里還有。」

    「不了,吃飽了。一會兒我還要接媽,讓她過來看看她寶貝兒子,然後接到我家住。」

    「就在這邊吧,又不是住不開。」

    陸玲了解母親的性格,道:「不用了,我也好久沒見她了,正好晚上一起說說話。」說罷,起身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去接她。」

    陸玲走後,家裡又恢復了寧靜。范春芳看看錶道:「我也該去接朗朗了,晚上想吃什麼,我去超市買點菜。」

    陸一偉強撐著坐起來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你能行?」

    「又不是什麼大病,走吧。」

    倆人結伴下了樓,范春芳臉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像最初一般攙著他的手臂,對別人再尋常不過,對她而言卻是奢侈。

    走出門庭時碰到鄰居打招呼,范春芳笑靨如花,異常興奮。陸一偉的歸來讓她找回了家的溫馨。一路有說有笑,開心的像個孩子。

    看到這一幕,他心裡不是滋味。有時候想想,何必庸人自擾,給自己施加那麼大的壓力。有份工作,每天和家人在一起,周末的時候出去遊玩,遇到節假日一起外出旅遊,多愜意的人生,而現在的生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難道當初的選擇錯了嗎?

    儘管說說笑笑,他心裡還挂念著令他心寒的龍安縣。如果政治生涯在這裡折戟,可能以後也不會有太大氣色了,畢竟是政治污點,連一個縣都治理不了,誰還敢用你。

    接上朗朗的時候,范春芳接了個電話,興奮地道:「爸和福勇已經從京城回來了,晚上去東湖大酒店一起吃飯,爸讓你去。」

    陸一偉現在誰都不想見,就像一個人靜一靜。就在猶豫時,范榮奎打來了電話:「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晚上過來聚聚,我請了兩位個大人物。」

    范榮奎工作能力一般,社交能力還是有的,畢竟是省委大院出來的。他沒有推辭,硬著頭皮赴宴。

    本來是家庭聚餐,又演變成工作餐。范春芳多想和陸一偉多待一會兒,那怕一晚上,可考慮到前途問題,只好作罷。正好他母親要來,和陸玲她們一起吃飯也不錯。開車把他放到東湖大酒店,帶著孩子往另一家餐廳駛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