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08 亮出獠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08 亮出獠牙字體大小: A+
     

    國企和地方的關係如同不可調和的矛盾體,因為各種利益時常擦槍走火,爭得不可開交。其實陸一偉也想借著這次機會,徹底把該企業清理出去。但考慮到安全問題,又想挽留下來。但金福柱今天傲慢的態度,讓他下定了決心。

    金福柱雖然留下了,但接下來的聊天並不友好。乾脆說,眼裡壓根沒陸一偉。他沒好臉色,陸一偉也沒客氣,最後不歡而散。

    送走金福柱,周衡山面帶醉意道:「一偉啊,我知道你是為了龍安好,是一任縣委書記應該做的。可是你想過嗎,在中國工作和人情是分不開的。如果因為龍江煤業而得罪了老金,得不償失。你在龍安頂多干幾年,有些事走開就行了,沒必要死較真。我的建議吧,還是繼續承包,老金也會資助你一把,你說呢。」

    陸一偉笑笑道:「今晚我就是帶著誠意來協商的,不過金董的態度好像不友好啊。既然如此,那我也沒必要客氣了。提前打個預防針,我要全面接管龍江煤業。」

    離開東湖會所,陸一偉想了一路。這些年可能是太過於謹慎了,時時處處小心翼翼,考慮的事情太多,但凡想從前一樣手腕狠一點,也不至於被人如此威逼。他一直在選擇隱忍,想走中庸之道,不想樹敵太多,可眼下看,再這樣下去是不行了。必須亮出獠牙,才能起到震懾作用。

    「嘉俊,通知葉縣長,經貿局王局長,永盛鎮趙書記和黃鎮長,明天上午十點到我辦公室開會。」

    「好的。」

    回到家中還沒換鞋,付江偉打來了電話:「陸書記,有情況。」

    陸一偉頓時警惕起來,道:「什麼?」

    「據我的線人說,今天晚上鑫恆酒店有毒品交易,向您請示,是否行動。」

    陸一偉當機立斷道:「立馬行動,全部給我抓了。」

    正在熟睡的范春芳聽到聲音立馬起身走出來道:「幾點了,怎麼回來也不打聲招呼。」

    陸一偉沒有接茬,一邊脫衣服一邊思考著,剛坐在沙發上,又覺得不妥,趕緊撥通付江偉的電話道:「行動取消,等我回去以後再說。」

    付江偉不甘心地道:「陸書記,據說今晚的交易數量比較大,錯過這次機會下次就怕沒機會了。」

    「我不在龍安,你控制不住場面,等我回去再說,機會有的是。」

    「好吧。」

    陸一偉喝了不少酒,疲憊地躺在沙發上,一句話都沒說,就躺在那裡睡著了。范春芳看著心疼不已,打了盆熱水端到跟前,為其脫掉襪子,蹲在地上將腳放到盆里,輕輕地揉搓起來。就這樣,他都沒醒,死沉死沉睡去,實在太累了。

    這一晚,陸一偉睡了個好覺。等睜開眼睛時,兒子正探著小腦袋在面前晃悠著。看到他睜開眼睛,笑嘻嘻地道:「爸爸,你是神仙嗎,昨晚我睡覺時還沒見你,突然就回來了。」

    看到活潑機靈的兒子,煩心事全無。陸一偉一把將他摟在懷裡,用下巴在小臉蛋上蹭著,道:「想爸爸了嗎?」

    朗朗癢得直縮脖子,咯咯地笑了起來。突然一下子坐起來道:「爸爸,今天上午能帶我去遊樂場嗎?」

    想起上會還要開會,陸一偉又不忍心看到兒子失望的神情,思量片刻道:「朗朗,爸爸上午還有事,要不下周好嗎,一定帶你去。」

    這時候,范春芳進來黑著臉道:「上次說帶兒子放風箏就騙了他,好不容易把你盼回來,帶他去玩一次就不行嗎。」

    陸一偉心軟了,決定放縱一回,閉上眼睛道:「好,爸爸帶你去。」

    朗朗蹦跳起來,拍著小手道:「太好咯,可以去遊樂場咯。」

    上午,帶著朗朗到遊樂場瘋玩了一通,滿足了他在別人眼裡不叫事的奢侈願望。中午,又帶著兒子在麥當勞吃了一頓,看著他純真快樂的笑容,短暫地忘記了亂七八糟的事情,多麼希望像別人一樣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哪怕是有正常的周末也知足了。

    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還不等仔細回味就飛一般過去了。一旁的范春芳似乎看出了他的焦慮,笑容僵在臉上道:「你要走嗎?」

    陸一偉尷尬笑了笑,道:「我下午回去還有會,有緊急事要研究。」

    「就差這半天嗎,你看朗朗多開心,不能再多陪陪他嗎?」

    陸一偉看著兒子清澈而無辜的眼神,一下子心軟了。可想到龍安那麼多事還等著去處理,狠下決心道:「春芳,我真的有很重要的工作。現在龍安沒有縣長,我要是一走就怕出亂子。」

    范春芳眼淚流了下來。她原先是個堅強的女人,很少流淚,可不知為什麼,現在的眼淚越來越多。擦掉眼淚甩甩頭髮哽噎道:「你成天說忙,不知道你在忙些什麼,就是再忙,家不要了嗎。以前在江東市委,好歹還能看到人影,現在好了,從你去了龍安,我們見過十回面沒,這個家你還要不要了?」

    陸一偉深呼吸一口氣,為其擦掉眼淚道:「春芳,關於這個問題我們探討過無數次了,現在的我不屬於我自己,一切聽從黨國指揮。這樣,可能對這個家不公平,但又有什麼法子,誰讓我選擇了這條路呢。在奮鬥的年紀選擇了安逸,在享福的年紀後悔一事無成,這樣的人生有何意義。」

    「我答應過你,給我兩年時間。兩年後不管什麼情況,我肯定會回到你身邊。那時候朗朗該上小學了,到時候我天天接送,一家人再也不分開,好嗎?」

    范春芳通情達理,明辨是非,因為她就出生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沉默許久道:「等朗朗長大后,我絕對不會讓他從事這行業。他喜歡畫畫,愛好唱歌,我希望他長大以後能自由自在地活著,只要開心快樂,別無他求。」

    正喝著可樂的朗朗突然站起來高聲道:「爸爸,我以後要當科學家,發明一種機器,讓他替爸爸幹活,這樣你就能天天陪著我了。」

    從朗朗嘴裡說出這番話,陸一偉既驚喜又意外。摟入懷中道:「好,朗朗是最棒的,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