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05 為他立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05 為他立碑字體大小: A+
     

    面對熟悉的面孔,聽到熟悉的鄉音,陸一偉感慨萬千,操著一口家鄉話道:「我怎麼可能能忘了你們呢。你是李建民,你媳婦叫王翠芬,你叫李富國,你老婆叫趙鳳芝,兒子那年上初中,現在應該成家了吧……」

    聽到陸一偉能記得起每個人的名字,紛紛豎起大拇指道:「陸書記果然不忘本,都是縣委書記了一點架子都沒,還能記得這麼多,歡迎陸書記回家!今天可別走啊,中午我家吃……」

    又一通七嘴八舌,李二毛和李海東問詢趕了出來。眾人這才紛紛住嘴,不停地唉聲嘆氣,為老村長的突然離世嘆惋。

    軍人出身的李二毛本來就身姿挺拔,加上跟了省領導后,愈發變得有氣質。如果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位領導呢。他的眼睛紅腫,鬍子拉碴,無精打采,應該是熬了一夜。見了陸一偉眼睛地泛著淚花,抿著嘴唇道:「陸書記,您回來了。」

    陸一偉盯著他看了半天,拍拍肩膀道:「你爸呢。」

    「在裡面。」

    「帶我去看看。」

    進去的時候,李海東將一塊白布為其挽在手臂上,在眾人的簇擁下進入院子,陌生的環境,熟悉的面孔,在李二毛的帶領下進入家門,看到炕上老憨叔直挺挺地躺在炕上,穿著整潔的衣服,頭上蓋著一塊紅布。旁邊點著一盞長明燈,看到這一幕,陸一偉不由得潸然淚下。就跟當初許半仙去世的情景一樣,是他最牽挂的人。

    陸一偉緩緩走了過去,盯著看了半天,伸出的顫抖的手踟躇了許久放到李老憨冰冷的手上,然後緊緊握住,坐在炕沿上喃喃道:「老憨叔,一偉回來看你了,你怎麼不等等我呢……」

    陸一偉的舉動讓圍觀的人紛紛落淚,進而哭成一片。李二毛上前寬慰道:「陸書記,您別傷心了,我爸他聽到了。」

    就在這時候,李二毛的母親崔鳳仙在旁人的攙扶下出現在門口,看到陸一偉站在那裡愣怔半天,突然一下子推開攙扶的人沖了過來,緊緊地抓著陸一偉嚎啕大哭道:「一偉,是你嗎,你回來了?」

    陸一偉抓著她的手點點頭道:「二媽,是我,我回來了。」

    崔鳳仙瞬間情緒失控,撲在身上放聲哭泣,聲淚俱下,泣不成聲道:「兒子啊,你可算回來了,可是你叔卻看不到你了。」

    陸一偉就這樣緊緊抱著她,試圖用這種方式給予她力量和溫暖,不是親人甚似親人。李二毛上前扶著道:「媽,陸書記剛回來,讓他休息一會兒吧。」

    崔鳳仙鬆開手,擦掉眼淚道:「是不是還沒吃飯,二媽給你做飯去。」

    陸一偉連忙攔著道:「我吃了,您趕緊休息一會兒吧,別管我,我陪叔說會兒話,你們都出去吧。」

    李二毛明白他的意思,將眾人請了出去,關上門站在一邊低聲道:「我爸他雖走得急,但沒有任何痛苦,這也是老天在眷顧他。您也別太傷心,我爸時常惦記著您。您能回來,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陸一偉情緒低落,嘆了口氣道:「好好的一個人,說沒就沒了,哎!一定要厚葬他。我已經安排海東了,給他立碑,我給他寫碑文。」

    「謝謝陸書記。」

    「打算葬在哪?」

    「我媽說他生前就說過,等他死後要葬在果園裡。」

    陸一偉順著窗戶望去,對面的山上就是果園,依然枝繁葉茂,比自己當初離開后更茂密了。那片果園,是他親自栽下的。頜首道:「那就按他說得來。」

    這時候,院子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陸一偉順勢望去,看到一群穿著白襯衣黑褲子的人,規規矩矩站在門外,一看就是官員。這是誰,他回來沒告訴任何人。道:「你認識他們嗎?」

    李二毛搖了搖頭,道:「看著像是鎮政府的。」

    「哦。」

    陸一偉沒有理會,繼續與他交代著一些事。過了半個多小時,郭嘉俊輕輕推開門進來低聲道:「陸書記,北河鎮黨委書記王偉,鎮長李玉明一行人過來看您了。」

    聽到這幾個熟悉的名字,陸一偉覺得不見不合適,起身走出去,王偉立馬撅著屁股伸手笑道:「陸書記,聽說您回來了,過來看看您。」

    陸一偉認識他,原先是國土局的副局長。自己上班時他就是副局長,現在終於挪了個位置成了一把手。握了握道:「謝謝你們過來看我,我回來是個人行為,你們沒必要興師動眾。」

    王奇滿是羨慕的表情道:「您好歹是我們南陽走出的縣委書記,我們知道了不來就顯得不識時務了。我已經給縣委白書記打了電話了,他已經在來的路上。」

    聽到白玉新也要來,陸一偉覺得此事鬧大了。可他是公眾人物,想低調都不成。再說李二毛的身份特殊,甭看是個司機,權力比普通官員都大。平時想巴結都來不及,藉此機會正好套近乎。

    還不等聊幾句,又湧進一群人,一個都不認識,李二毛認出了他們。上前一頓喧囂,挨個介紹道:「陸書記,這是南江省委組織部辦公室趙主任,這位是曲州市組織部長,這位是……」

    介紹一大堆,個個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省委組織部都出動了,足以說明李二毛的分量。很快,又一撥人進來了,把院子擠了個滿滿當當,還是李二毛的人。這次,縣級組織部長也前來憑弔。他們大老遠出現在這裡,不是因為李二毛,而是他背後的沈廣明。

    沈廣明應該不會來,能派出辦公室主任前來已經給足面子了,畢竟他只是一個司機。很多人進來聊幾句就走了,臨走時不忘留下禮金和花圈。一小會功夫,院子里的花圈已放不下了。老憨叔能看到這一幕,甭提多開心。

    而他,永遠看不到了。

    (ps:近日有讀者反映說龍安這段經歷太過磨嘰,陸一偉太過優柔寡斷等等。其實,這就是萬路想要的效果。說句真心話,龍安這段才是真正寫真實的官場,通過大量的對話和描寫來反映一個真實殘酷的官場生態。不是每天各種大事不斷,然後主角神一般的站出來力挽狂瀾,那種寫法很簡單,可能就是所謂的爽文吧。萬路沒有這樣寫,而是把一個接近於真實的人物狀態展現出來,沒有經歷的人是寫不出來的。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在寫自己。有一部分是,有一部分是耳濡目染,親身經歷。掌握平衡是官場的權術,不是你想干誰就能幹誰的。仔細分析一下陸一偉此時的狀態,他還沒有能力與劉占魁抗衡。而劉占魁背後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關係容不得半天馬虎衝動。慢慢看吧,我的小說和別人的不一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