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03 休想得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03 休想得逞字體大小: A+
     

    「哦,那你還是來我家來得少,以後要常來,我給你講講什麼是茶道。」

    說著,端起旁邊的透明茶壺道:「看到了嗎,茶葉以優雅的姿勢完全放鬆飄蕩在水中,精神抖擻,很有活力。可惜的是,它最終的命運還是被作為垃圾倒掉,通過層層降解,化為泥土。」

    「此外,茶離不開水,離了水就是普通的植物,生長在荒山野嶺中。可一旦遇到水,立馬成為一種雅物,受人追捧,愛不釋手。你明白這個道理嗎?」

    龔之儒在含沙射影教育自己,陸一偉點頭道:「謝謝龔縣長指點。茶道在中國文化中博大精深,我這個年紀可能還達不到參悟的水準。」

    「不懂可以慢慢來,品茶如同做人,清寡淡如,柔和婉轉,不徐不燥,不急不亂,心亂則神散,氣融則意張,處理每件事情都要謹慎對待,考慮清楚了再做決定。你還年輕,經歷的少,經驗也不足,做什麼都要靜下心,沉住氣。」

    「我雖然退下來了,但在龍安還是有發言權的。你在做每一項決定時,是否應該徵求下我的意見?」

    面對德高望重的長者,陸一偉向來很尊敬。看對於這位老縣長,似乎尊敬不起來。上次登門拜訪,很明顯倒向劉占魁,這次也一樣,如此袒護他的人,不覺得有失公允嗎。站在客觀立場上看問題,這位得意徒弟就如此優秀嗎。

    想歸想,說歸說,陸一偉謙恭地道:「龔縣長批評得對,是我做得不夠好,以後我在做決定前,盡量向您彙報。」

    「不是盡量,而是一定!」

    龔之儒情緒激動地道:「先是免了王國剛,又是梁海平,還有教育局的於俊志,這都是龍安有頭有臉的人物,免掉他們想過後果嗎?不管他們犯什麼錯誤,好歹為龍安的發展是做出積極貢獻的。你這樣隨性動人,我很質疑你的能力。不怕你是從省里下來的,龍安這地方就需要港人治港。」

    「你說你來了龍安后都幹了些什麼,出了一起交通大事故,又遭遇極其罕見的大雪災,人家是胳膊肘子往裡拐,你可倒好,動員全縣企業向南方低價出售煤炭,龍安很富有嗎,通過這項舉動你得到了什麼,邵中傑肯定你了嗎,沒有。而龍安卻付出慘痛的代價。」

    「再說其他工作。龍安底子薄,又是省級貧困縣,就應該一門心思謀發展,只有經濟搞上去了才能談其他的。而你呢,到現在為止,沒提出任何經濟發展基調,而是耗費大量的精力搞旅遊,這是花錢的項目啊,縣裡有錢嗎,工資都快發不出了。」

    龔之儒氣得不輕,喘了幾口道:「再說農業。發展農業的思路是對的,但不能把這個當成主要產業。你看看全國各地,哪個地方不是在發展工業。前兩天,我看電視說林南縣招商引資一家新型能源工廠,投資12個億,這是什麼效果,大手筆,大氣魄!你呢,就要靠種地讓龍安縣脫貧致富嗎。」

    「年輕人啊,有想法是好事,但不能不切實際。不會走就想跑,遲早是要摔跟頭的。如果你再這樣胡鬧下去,我改天就去見見他邵中傑,問問他市裡就如此縱容嗎。如果市裡不管,我會聯合龍安縣的老幹部聯名上訪,必須有個交代。」

    陸一偉到了龍安縣后遭遇到那麼多挫折和困難,從來沒妥協害怕過。但今天龔之儒的一席話,讓他頗為寒心。幹了這麼多工作,最後落了個這名聲,欲哭無淚。

    龔之儒的夫人聽不下去了,上前嘟囔道:「老頭子,你就少說兩句吧,都退下來了還不消停。我覺得小陸同志幹得挺好的,旅遊前景廣闊,而且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子子孫孫後代都能享福。咱龍安有的是山水資源,為什麼不開發利用。就靠煤礦,挖完了怎麼辦……」

    「住嘴!」

    龔之儒惡狠狠地打斷道:「我在和一偉說話,輪得上你插嘴,回去睡覺!」

    她瞪了一眼,上期寬慰陸一偉道:「小陸,別聽他的,按照你的想法來,你在老百姓心中口碑不錯,我相信你能給龍安帶來新的生機。」說完,轉身進了卧室。

    陸一偉低頭沉默片刻,道:「龔縣長,對於您的意見我虛心接受,但中國未來的發展不是靠能源,而是文化。文化是最持久的生產力,也是最靚麗的發展命脈,原始性能源已經開始走下坡路,趁著這時候我們儘早轉型發展,說不定能趕上第一批發展快車道。阿姨她說的沒錯,旅遊是用之不竭的,我們勒緊褲腰帶艱苦幾年,等建成后將會帶來巨大財富。」

    「至於農業,國家一直在保護糧食安全,也是形勢所趨。中央一號文件把農業提高到空前的位置,這就是發展方向。我今天定的發展基調都是從十七大報告中截取出來的,不會出現任何偏差。您給我一點時間,行嗎?」

    龔之儒黑著臉道:「這麼說,我剛才的話你都沒聽進去?」

    「不是沒聽進去,而是龍安的實際情況不允許發展重工業。如果污染破壞了萬龍山,什麼時候才能恢復……」

    「好啦!」

    龔之儒不耐煩打斷道:「既然你如此固執,也沒必要繼續聊下去了。龍安絕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除非我死了,若不然,休想得逞,你走吧。」

    陸一偉還想辯解,龔之儒起身進了卧室,重重地關上了門。

    一聲巨大的聲響,震得他的心稀碎。獨自坐在那裡半天,緩緩起身走向門外。到了門口時駐足,回頭看著緊閉的卧室門,嘆了口氣絕塵離去。

    還沒走出院子,聽到樓上傳來了咳嗽聲。

    好熟悉的咳嗽聲,是劉占魁嗎?

    他抬頭看了眼,樓上黑黢黢的,沒有亮燈。看來,剛才的對話他們都聽到了。面對強大勢力的圍攻,他一個人的力量變得渺小,甚至微乎其微。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