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95 投資興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95 投資興業字體大小: A+
     

    牛福勇擺手道:「我平時打交道的官員多了去了,在正式場合一本正經,下來了個個爽朗豪邁。陸哥,別給自己太大壓力,適當放鬆一下。要不這周末我帶去香港玩玩?」

    陸一偉真想出去散散心,可現在的局勢絲毫不敢馬虎。道:「我就不去了,要是有那個心,帶上春芳和孩子出去玩玩。早就說帶他們旅遊,可……」

    牛福勇一拍大腿道:「這叫什麼事,都包在我身上了。正好,我媳婦也想出去玩。這樣吧,馬上就五一了,我安排人帶他們去馬爾地夫玩玩,你看行不?」

    田俊東在跟前,陸一偉不想提私事,淡淡道:「再說吧。」

    飯菜上桌后,陸一偉端起酒杯道:「都是老相識了,多餘的話不說了,感謝二位來看我。特別是俊東兄弟,千里迢迢從京城趕來……不說了,敬二位。」說完,一口喝了下去。

    牛福勇喝完咂巴著嘴道:「陸哥,現在真懷念咱們在北河鎮那會兒,成天鑽在一起喝酒打牌聊天,日子過得苦了點,但過得異常開心。哎!一晃都快十年了,我們的人四分五裂,天南地北,再也找不回當年的感覺了。」

    牛福勇是性情中人,有時候情感比陸一偉都豐富。他渾是渾了點,但絕對夠義氣,能相處這麼多年,堅持走到最後的,必然是真兄弟。陸一偉的朋友多了去了,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再到社會,少說也有幾百號人,一多半人都不聯繫了,經常聯繫的只有那麼幾個。像牛福勇這種,很長時間不聯繫,見了面依然親切。或許,這就是朋友吧。

    牛福勇繼續道:「俊東,你是沒早點認識陸哥,這人特別夠意思,重情重義,絕對可以深交。以前我都給你講過了,當年要不是他出手相助,估計都死在澳門了。啥也不說了,沒有陸哥,也沒有我的今天,我喝了。」

    牛福勇在憶往事,陸一偉在揣摩田俊東的心思。此人表現得相當沉穩,身上沒有公子爺的特質,相反彬彬有禮,謙虛懂禮。此人三番五次與自己見面,必然有什麼事。

    果不其然,答案很快揭曉。牛福勇主動道:「陸哥,今天過來最主要是看你,另外,俊東也有點事想和你說。他不想說,我就替他說了。他看上伏山那塊地了,想過來投資。」

    陸一偉表現得很平淡,慢悠悠夾著菜道:「哦,投資什麼?」

    田俊東接過話茬道:「陸書記,還是以前和你說的,我手裡有個建設鋼鐵廠的批文,原打算在西州市三里縣投資的,通過多次考察,還是不太合適。來了龍安縣后,我覺得這個地理位置絕佳。靠近原材料產地,縣裡有煤有水,而且鄰縣遷安縣有鐵礦,還有,距離消費市場也非常近,出去就是南江省,直達南方。可以說,天時地利人和,你覺得呢。」

    陸一偉已經猜到了,第一次見面時此人就拿著這個批文「招搖撞騙」,其身份到底真實,無從得知。沉默片刻道:「俊東兄願意到我們龍安投資興業,我非常歡迎,這樣不僅可以帶來就業,也可以創造經濟效益,是多贏的一個項目。可是,我對龍安的發展定位不發展重工業,側重於一三產業。此外,我們這裡的交通也不行,就怕給你帶來重大損失。所以,抱歉。」

    田俊東沒想到他會拒絕,極力爭取道:「交通不是問題,我知道你已經在重新翻修省道,而且未來的不久有條高速將路過鄰縣。過兩年,動車也很快鋪到南州,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此外,我這次投資是大手筆,最少投資10個億,目前已經聯合了三四個大股東,只要開工,資金馬上到位。也不需要你減免什麼費用,還有相關手續,我自有辦法。」

    陸一偉並不感興趣,實在不想讓重工業污染了這方凈土。笑了笑道:「投資有風險,還需多謹慎。全世界的鋼鐵過剩飽和,河北幾百家鋼廠日子都不好過,現在再興建,我怕你損失慘重。」

    田俊東輕鬆地道:「這個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知道西氣東輸工程嗎?我這個廠子就是為該工程服務的。」

    「哦。」

    見其沒有反應,田俊東繼續道:「龍安不發展就是因為交通問題,這很簡單,非常簡單。這樣吧,北曲高速開工后,我可以想辦法讓高速繞龍安,而且在這裡留兩個口子,怎麼樣?」

    陸一偉打量著他,質疑他的能力。牛福勇附和道:「陸哥,俊東兄弟有這個能力,不要忘了他的身份,這種事對他而言小菜一碟。」

    陸一偉心動了,如果真的能讓龍安通了高速,絕對的大業績。可想到自己對龍安的規劃,又冷靜下來。良久道:「這事比較大,我一人做不了主,還需要上會研究決定。這樣吧,你回頭寫個方案,我上會討論討論。」

    田俊東笑了,端起酒杯道:「果然福勇沒說錯,陸哥就是夠意思。來,我敬你一杯,祝我們合作愉快。對了,福勇也是大股東。」

    牛福勇也跟著端起來,得意道:「我和俊東一見如故,也是鐵哥們,這麼大的生意肯定能賺大錢。你不是一直說讓我轉型嗎,煤礦不行了還有鋼鐵廠,哈哈。來來來,我也敬你一杯。」

    一行人喝得不少,陸一偉沒有喝多,意識非常清醒。先是唐麗,又是田俊東,最近好不熱鬧。個個都是大手筆,都是帶著背景下來的,那個都得罪不起。尤其是田俊東,他總覺得此事沒那麼簡單。

    當天晚上,陸一偉和牛福勇在房間聊了很久。多次提醒他離田俊東遠一點,可他似乎聽不進去,一個勁地說此人多好多好,就跟著了魔似的。還勸說陸一偉,要是建了鋼鐵廠,還能搭上國家大工程的順風車,百害無一利……

    牛福勇變了,他也變了,倆人沒有了共同語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