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89 職工工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89 職工工資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被手機鈴聲吵醒,拿起來一看是陸文哲的,立馬接了起來。

    「陸書記,邵書記上午要見您。」

    「好的,沒說什麼事?」

    「沒說。」

    陸一偉坐在那裡思考了片刻,翻身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洗漱,下樓吃飯時想到了什麼,打電話給孫根生:「孫書記,我一會兒要去市裡見邵書記,你現在趕緊準備一份簡歷送過來。」

    孫根生也沒起床,頓時睡意全無,連忙道:「好的,好的,我馬上給您送過去。」

    下了樓,新晉縣委辦主任邢炳文和郭嘉俊在樓下等候。對於兩個新人來說,遠沒有蔣振濤服務周到,最起碼每天早上準時出現在門口,彙報相關工作,並聽取有關指示及時傳達。如此想,到有些懷念他了。畢竟是新人,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

    進了餐廳,郭嘉俊取代了服務員,麻利地將飯菜端上桌,然後坐在旁邊的桌子上隨時等候命令。邢炳文挨著坐下來道:「陸書記,昨天下午財政局梁海平來找過您。」

    陸一偉一邊吃一邊道:「有什麼事?」

    「今年的財政預算做好了,想讓您過目一下。另外,他說,這個月恐怕發不了工資了……」

    陸一偉停止吃飯,抬頭茫然道:「什麼情況?」

    邢炳文壓低聲音道:「縣財政這個月收入不佳,才完成1000多萬,而發放全縣職工工資要3000多萬。」

    陸一偉聽著頗為頭大,道:「具體什麼情況。」

    邢炳文匯報之前做足了功課,道:「目前縣財政結餘資金4000多萬,可利用資金也就1000多萬,剩下的都是專款。我們縣是省級貧困縣,職工工資由省里承擔60%,剩下的我們自籌,也就是說,每個月縣財政的剛性支出就在1200多萬,這還不包括其他項目。」

    陸一偉作為書記,很少操心縣財政情況。他現在暫時主持縣政府工作,必然要統籌考慮。職工工資可是大問題,如果解決不好,恐怕會引起波動。

    邢炳文繼續道:「另外,據我了解,縣財政目前欠3個億的外債。其中銀行貸款兩個多億,其他欠款接近一個億。」

    陸一偉驚愕,道:「這些情況我怎麼沒掌握,什麼時候欠下的?」

    邢炳文環看四周,郭嘉俊立馬明白,匆忙起身離去。等沒人後悄聲道:「具體什麼情況我不太清楚,但我聽說去年修建縣委大樓和山腰上的別墅都是從銀行貸得款。還有其他一些零零星星工程,比如說校安工程,水利工程等等,以及其他單位蓋樓,基本上都是走得貸款。」

    陸一偉難以置信,劉占魁丟了個爛攤子拍拍屁股走人了,混亂的賬目觸目驚心,瞠目結舌。就這樣的爛攤子,誰當了縣長都不好乾。

    這裡面到底有多少貓膩,很多事情是顯而易見的。一旦揭開鍋蓋,恐怕就難以收場。劉占魁主政這麼多年,花了多少錢他心裡最清楚。更讓人氣憤的是,居然貸款大搞修建,就為了一些面子工程,怪不得他走時龍安的百姓放鞭炮,已經是遺臭萬年了。

    龍安需要動大手術,但從何動手,似乎是千針萬線,很難在短時間內理順。當務之急,先穩定住全縣幹部職工的情緒,若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陸一偉沒有當眾表態,道:「今天下午我就回來了,你讓梁海平到我辦公室。來得時候攜帶最近五年的賬目,我要一一查看。告訴他,不要對我有任何隱瞞,否則,對他不客氣。」

    本來心情不錯,被這件事攪得亂七八糟的。匆忙喝完稀飯,起身準備出發。這時候,孫根生及時趕到,將他的簡歷遞到手中,壓了壓手道:「拜託您了。」

    陸一偉沒有多言,心事重重離去。

    路上,越想越覺得窩火,對坐在前面的郭嘉俊道:「嘉俊,龍安的百姓對劉占魁怎麼看待?」

    郭嘉俊回頭道:「您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見陸一偉臉色不好,郭嘉俊實話實說道:「怎麼說呢,大部分人都害怕他,畢竟他就是龍安人,家大業大勢力大,沒人敢惹他。說一兩件小事,有一次他開會,國土局的副局長和旁邊的環保局局長說了兩句悄悄話,他當場就給了不好看,劈頭蓋臉罵了足足兩個多小時,事後將倆人給免職了。國土局副局長調到史志辦,環保局局長調到檔案局,儘管不服氣,還是選擇了沉默。」

    「還有一件小事,有一家做生意的把他外甥給打了,不分青皂白就把那人給抓了,還判了刑。他的親戚在龍安縣飛揚跋扈,橫行霸道,很是囂張,沒人敢惹。包括他一手扶植起來的王志全和王志安兄弟,原先就龍安的地皮混混,搖身一變成了企業家,幾乎壟斷了龍安的煤炭市場,外人都說,縣裡的錢都讓王家兄弟賺了。不管什麼款下來,最終都會流到王家,哪怕是扶貧款,照樣不放過。別人都說,那是劉縣長的金庫。」

    「所以,劉縣長這一走,絕大多數人都是堅決擁護的,很多人都感激您。我個人的一些觀點,龍安縣這些年在劉縣長的執政下,一次次錯過了黃金髮展機會,甚至在開歷史倒車,不謀如何發展,而是想辦法鞏固他的權力。您來后提出的一些發展思路,我聽了非常激動,至少您是在為龍安辦實事。」

    關於這些事,陸一偉早有耳聞,而且舉報信里寫得比這個更詳細,更具體。他不想劉占魁一走就全部推翻,可眼下的事要不及時解決,恐怕難以平息民憤。另外,即使他不跳出來,自然有人會把矛頭對準他,郭建業首當其衝。

    他不明白省里為什麼會把他派到這麼複雜的地方。反過來想想,如果好乾的地方也輪不到他。一件一件挨著干吧,只能慢慢理順。猛然又記起了什麼,道:「對了,唐總走了?」

    「嗯,昨晚就走了。」

    「她沒在賓館住?」

    「您走了她就走了。」

    「哦,以後她來了提前知會,盡量擋著,我不想見她。」

    「好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