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83 我見他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83 我見他了字體大小: A+
     

    進了審訊室,陸一偉遵照廖城的意思目視前方,用餘光打量著周邊的環境。對於這樣的審訊室並不陌生,全國各地似乎都一樣,依然是嚴絲合縫的鐵柵欄,中間留20公分高的距離,裡面擺放著一張特殊的椅子,上面還有擋板,擋板一側有鎖扣,後面是防盜門,僅此而已。

    裡面的布置也簡單,鐵柵欄前也是椅子,另一側一張辦公桌,上面擺放著電腦。房間四周經過特殊處理,都用軟包裝,應該是防止犯罪嫌疑人自殺。

    陸一偉在男子的指示下坐在椅子上,表面淡定自若,內心早已慌亂不已。可已經進來了,再後悔都晚了。

    等了度日如年的三分鐘,聽到門外傳來沉重的腳步聲。緊接著門鎖轉動,防盜門打開,一名民警先行進來,郭金柱緊隨其後,看到陸一偉眉毛輕輕一挑,在民警的示意下坐在那裡,等擋板合攏后,為其打開了手銬。

    陸一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男子真的是郭金柱嗎?他瘦了,瘦的不成樣子,身上穿著深藍色翻領外套,整體挎挎的,壓根撐不起來,感覺大一號似的。坐在那裡蜷縮成一團,只剩下皮包骨頭了。

    最顯眼的莫過於頭髮的變化。他的頭髮本來稀疏且禿頂,全靠左半部分支援右半部分,一下子變少了許多,整個頭皮都露出來。而且頭髮花白,長出一大截白頭髮。此外,以前的臉是圓的,現在瘦了下去,臉頰都出現凹陷,整個人無精打采,雙目無神,這才多長時間,就變成這副模樣了。還是當年威風凜凜,意氣風發的郭大炮嗎。

    陸一偉與其對視,心在滴血,卻不敢表露出任何情感。郭金柱認出了他,嘴角浮現出輕微的笑容很快消失,用眼神相互交流著,傳遞著某種信號。

    按照廖城的安排,陸一偉打開了文件袋,取出一份提前準備的問題掃了一眼,抬頭看著道:「郭金柱同志,按照有關指示,對你做一些補充取證。你要如實回答,如果不配合,將來會從重處罰,聽明白了嗎?」

    郭金柱一臉茫然,眨了眨眼。

    陸一偉看了看兩邊的警察,挺直身姿道:「你女兒出國的錢是從哪來的,我們查明,郭悅在美國讀書時花費了10萬多美金,請如實回答。」

    郭金柱抿了抿嘴唇,閉上眼睛道:「我幹了一輩子了,多多少少有些積蓄,我愛人教書,平時省吃儉用,很少亂花,工資都積攢下來了。我們就這一個女兒,而且學習成績優異,出國是她自己考取的,每年還有獎學金。後來是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才回國的,到現在她都盼著想出國,是我不讓的。現在想想,應該讓她留在國外。」

    「另外,她舅舅在深圳開著一家叫天畫的設計公司,生意很好,年收入都在百萬以上。我女兒出國時他給了很多錢。我不知道你們這10萬多美金是怎麼算出來的,根本沒有那麼多。如果有,那也是合法渠道。」

    陸一偉快速在腦海里記錄著每個信息,又道:「她舅舅開公司,你有沒有給其方便?」

    郭金柱冷笑道:「他在深圳,我在江東,你覺得我能幫得上忙嗎。另外,他是搞設計的,和我分管的領域沾不上丁點關係。」

    「好,下一個問題。我們查明,你在深圳有兩套住房,這是從哪來的?」

    「還是她舅舅買的,我一次都沒去住過,包括我的家人。」

    「是嗎,我們調查的結果顯示,是當年你的合作夥伴丁昌華贈予的。」

    郭金柱面無表情道:「我不認識他,更不是什麼合作夥伴。」

    陸一偉按照「台本」問了七八個問題,意味著談話結束了。他沒有過多廢話,起身對旁邊的男子道:「我的問題問完了,可以把他帶回去了。」

    「等等!」

    郭金柱突然打斷道:「這位同志,有些話我必須的說清楚。你們查明的一些問題,是我乾的肯定會承認,不是我幹得絕對不會承認,更不要牽扯別人。一人做事一人當,有什麼沖著我來,別針對我妻子和女兒,她們沒有任何問題,都是我瞞著她們乾的。」

    民警並沒有給郭金柱太多發言時間,為其戴上手銬帶離了現場。臨走時,他停留了一下,側著頭用餘光尋找陸一偉的眼神,進而長嘆一口氣。或許,他已經知道自己的結局了,餘生可能要在監獄里度過。

    陸一偉望著他佝僂的背影,默默地閉上了眼睛。曾經的老領導,如今的階下囚,到底是誰之過,也許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傳遞的信息都接收到了,目的只有一個,讓他照顧妻女。另外,無意之中透露了郭悅的舅舅,這是讓他去找對方,並且將來把郭悅送到那邊。如果有可能,送出國,不要再回國。

    陸一偉也不知道如何走出看守所的,眼前始終出現郭金柱那凄涼而絕望的背影,腦海里盤桓著剛才的對話,對他的遭遇說不出的滋味。

    他有沒有犯罪事實,肯定有,這點不容置疑。如果沒有,也不會成了今天這個樣子。但這件事的背後,肯定有人在推波助瀾,將其抓了典型,打入死牢。從直覺出發,應該會給他判無期徒刑,終身剝奪政治權利。

    出了看守所,陸一偉在車上脫掉警服,換上他的便服,心情格外的沉重。走到一拐角處,車子停了下來。司機回頭道:「陸書記,您可以下車了。就在原地等候,一會兒就有車子來接您。」

    陸一偉下了車,不一會兒一輛黑色帕薩特在其面前停下,開門上車,除了司機不見其他人。他好奇地問道:「廖主任呢?」

    司機連忙道:「廖主任有事先回去了,讓我負責送您回家。」

    「哦,送我到東外環吧。」

    在東外環處,陸一偉換乘了自己的車,連夜往南州市趕去。快到南州時,他給張志遠發了條簡訊:我見他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