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81 家庭婚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81 家庭婚姻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只是和張志遠說了一聲,沒想到這麼快就辦成了。而且,辦了這麼大的事說都沒說一聲,這要是擱給別人,肯定會在面前表功有多難辦讓你領情。自己人連告知都不用就一聲不吭辦完了。

    這件事說好辦也好辦,說不好辦也不好辦,畢竟跨了系統和部門。從農委系統到黨群系統,不單單是分管領導簽字,還需要組織部門點頭才行。對於普通人來說遙不可及,花錢也不一定能行,但在核心圈子內,並不算個事。

    陸一偉早就想把范春芳調離,現在的工作太忙不說,主要責任太大,一旦出了問題,誰都擔不起。相對輕鬆,最起碼不用成日提心弔膽的,只要後方穩定,他干工作也踏實。興奮地道:「好事,好事,回頭好好感謝一下張書記。」

    「嗯,你要是明天不走,叫他來家裡一起吃頓飯。正好明天是周末,把小雨和小楚一併接回來。」

    陸一偉擠出一絲笑容,范春芳見狀立馬不高興了,放下筷子道:「你該不會吃完飯就要走吧?」

    陸一偉點了點頭,道:「春芳,我們正召開兩會,我是請了假頭頭跑回來的,明天上午還有會……」

    范春芳眼睛里瞬間泛著淚花,很快落了下來,咬著嘴唇道:「你把這個家當什麼了,旅館嗎?還不如旅館,吃一頓就要走,為了工作家都不要了嗎,說說你這些年在家裡一共待了幾天,有一個月嗎……」

    范春芳越說越激動,陸一偉自慚形穢,寬慰道:「我這不是為了工作嘛,今天怎麼了。」

    「我真的受夠了,受夠這種日子了。美名其曰我有丈夫,還是當大官的,就圖了個名聲,還有什麼,和守活寡有什麼區別。從去了龍安,你在家裡連五天都沒待過,是個稱職的父親和丈夫嗎,朗朗天天問我要爸爸,我該怎麼回答,你現在就告訴他。」

    陸一偉看著朗朗,等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看自己,心如刀絞。一把摟著兒子道:「朗朗,爸爸對不起你,原諒我好嗎?」

    朗朗懂事地點點頭,稚嫩的聲音道:「媽媽說,爸爸工作忙,為了賺錢給我買玩具。可是,別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媽媽接,為什麼你不接我呢。還有,老師說要讓爸爸媽媽陪我們去放風箏,你來嗎?」

    陸一偉的心更加凌亂,摸著兒子的頭難以啟齒。孩子的世界是單純的,如果說謊,很容易帶給心靈的創傷。轉向范春芳道:「什麼時候?」

    「周一下午。」

    「好,我一定回來!」

    朗朗頓時興奮起來,拍著小手道:「太好咯,爸爸和我們放風箏去咯!」

    就在這時候,陸一偉的手機響了。看到是陌生號碼,接了起來。

    「請問你是陸一偉嗎?」

    「嗯,我是。」

    「您好,我是省人大王主任的秘書廖城,您現在在哪裡?」

    陸一偉立馬站起來道:「廖秘書好,我現在在家。」

    「哦,按照王主任安排,現在立馬前往看守所,我過去接您,一輛警車,車牌號是……」

    陸一偉看看錶道:「不是說十點嗎?」

    「情況有變,臨時改變時間,您把地址告訴我,我馬上過去。」

    陸一偉想了想道:「你去東江公園等我吧,警車開到我小區門口不合適。」

    「好的,很快就過去。」

    吃了一半的飯,陸一偉不得已起身與家人匆匆道別。將兒子抱起來摟在懷裡左親右親,有太多的不舍,可是……

    放下兒子,又走到范春芳身後,雙手放在肩膀上握了握,聲音沙啞地道:「春芳,我要走了。我知道你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從你嫁給我的那一天,就應該想到有這一天。給我兩年時間,到時候肯定會回來安心陪你和兒子,好嗎?」

    范春芳沒有說話,許久伸手摸著他的手扭頭道:「你愛我嗎?」

    陸一偉疑惑,道:「為什麼這麼問?」

    「你不會愛上別的女人吧?」

    陸一偉想笑,摸著秀髮道:「別胡思亂想,我得走了,車過來了。」

    范春芳當真了,站起來一本正經道:「邱映雪和你在一起工作?」

    陸一偉楞在那裡,緩緩回頭道:「嗯。」

    「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有必要告訴你嗎?」

    「當然有了,為什麼。」范春芳氣呼呼道,「你就是不想告訴我,對嗎?」

    「哎呀,這哪跟哪啊,不和你說了,先走了。」

    范春芳一把拉住道:「不說清楚別走。」

    陸一偉沒好氣地道:「你讓我說什麼?」

    范春芳黑著臉道:「你追過她,而且她也喜歡你,這麼大的事居然要隱瞞我,是害怕我知道嗎?我知道了,你經常不回家是因為有女人陪,對嗎?」

    陸一偉抓狂,拚命解釋道:「不告訴你是怕你胡思亂想,至於你說的,不存在。我和她只是同事關係,如果不相信,可以去龍安縣詢問。夫妻之間應該有最起碼的信任,你這樣做我很被動。」

    范春芳不依不饒道:「到底是什麼關係,你心裡清楚。陸一偉,如果你敢出軌,我能毀了你,信嗎?」

    陸一偉有些不敢認眼前的妻子,面目猙獰,目光懼怕,滿是戾氣,還是原來的她嗎?被人誤解的滋味如同中藥,苦不堪言。耐心地道:「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如果你非要這樣認為我無話可說。」說完,準備穿鞋離開。

    范春芳突然嚎啕大哭起來,嚇得朗朗也跟著哭了起來。陸一偉心裡亂糟糟的,不得不再次抱起兒子,身心疲憊道:「春芳,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樣想我,從娶你的那一天起,從來沒想過背叛。還是那句話,信任,是婚姻最好的穩定器。」

    范春芳停止哭聲,將朗朗從懷裡抱過來道:「我相信你,但不相信她。這些年我一直小心翼翼維護著我們的婚姻,生怕出丁點問題。不管怎麼說,我們有了孩子,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好嗎?」

    手機再次響起,陸一偉看了看道:「我真的要走了,車子已經過來了。」說完,開門離去。

    范春芳望著沉重的鐵門和空蕩蕩的家,痛苦萬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