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72 他必須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72 他必須走字體大小: A+
     

    就在陸一偉準備離開的時候,胡鵬打來了電話。電話那頭著急忙慌道:「陸書記,您找我?」

    陸一偉保持情緒穩定,道:「你在哪?」

    胡鵬聽到語氣不對,不由得緊張起來,戰戰兢兢道:「我在,我在宿舍。」

    陸一偉沒有戳穿他,閉上眼睛半天道:「你現在來我房間。」說完,掛了電話。

    他沒有立即離開,而是站在原地緊盯著酒店門口。五六分鐘后,胡鵬慌慌張張從裡面出來了,鬼鬼祟祟四周看看,上了一輛車快速離開。

    陸一偉到現在都不相信看到的是真的,可事實擺在面前……

    胡鵬跟了他三年多,一直老實本分,任勞任怨,從來沒什麼不良嗜好。可現在這麼突然變成這個樣子,讓他不得不放棄原則。如果別有用心的人拿其做文章,一拿一個準。

    這時候,許昌遠開著車子停到了面前,下車低著頭道:「陸書記,這是我的錯,您要批評就批評我吧……」

    「他什麼時候開始的?又和誰在一起玩?」

    「呃……主要是和機關事務管理局的司機們,好像也沒玩幾次。」

    陸一偉沒再說話,氣呼呼地開門上了車。

    回到宿舍樓,許昌遠要上去,陸一偉攔著道:「你回去吧,通知沈部長,明天一早去萬龍山鎮。」

    「好的。」

    陸一偉上了樓,看到胡鵬怯怯地站在門口氣不打一處來,冷冷地看著他掏出鑰匙打開門,把鑰匙重重往檯子上一放,嚇得胡鵬魂飛魄散。至此,他好像已經猜到了什麼。

    「陸書記,我……我……」

    陸一偉一邊脫外套扔到一邊,往沙發上一坐瞪著他,騰騰燃起的火氣漸漸熄滅,突然間不忍心訓斥他。移開眼神點燃煙,良久道:「你說吧。」

    胡鵬似乎在瞬間幡然醒悟,頓時淚流滿面。支支吾吾道:「陸書記,我錯了,對不起,讓您失望了。」

    「別和我扯這些!老實告訴我,你到底輸了多少?」

    胡鵬低著頭不說話,雙腿不停地在顫抖。

    「到底多少?」

    陸一偉猛地提高聲音,嚇得他渾身哆嗦,過了很長時間伸出三個指頭。

    「三百萬?」

    胡鵬趕忙道:「沒有那麼多,30多萬。」

    陸一偉鬆了口氣,還不算多。不知為什麼,他對賭博極其反感,尤其是上次牛福勇闖下大禍,欠下巨債,足以讓一個家庭傾家蕩產,毀於一旦。如果上次不是他,牛福勇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好在挺過去了,現在又輪到胡鵬了,簡直讓他寒心。同時,讓他痛下決心做出決定,他必須走!

    「陸書記,您聽我解釋……」

    陸一偉一擺手道:「什麼都不要說了,再解釋又有何用。我真的沒想到你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是因為我給的你不夠多嗎,還是覺得我在龍安過得很順心,假借我的名義在外面胡作非為,如果有人利用你做文章威脅我,我該怎麼辦,你想過嗎?」

    胡鵬連連道:「陸書記,我認識到錯誤了,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參與了,求您放過我這次……」

    「行了,不說廢話了。今晚回去收拾下東西,明天離開龍安,隨後我再給你安排工作。」

    胡鵬瞪著大眼珠子張大嘴巴許久道:「您要趕我走嗎?」

    陸一偉嘴角微微搐動,深呼吸了一口氣道:「不是趕你走,就算不發生這件事也會讓你離開。這件事我不會和你爸說,好自為之。」

    胡鵬苦苦哀求道:「陸書記,我真的錯了,求你別趕我走,以後我絕對不會再犯了,讓我留下來好嗎,我一定會好好工作,不辜負您的期望。」

    陸一偉一擺手,決絕地道:「已經決定的事,不必再說了。」

    見他決心已定,胡鵬明白不可挽回,沮喪地道:「我走了,您就剩下一個人了,誰來伺候您?」

    陸一偉不由得眼眶發熱,多年來畢竟有感情了,突然讓其離開,確實有諸多不舍。可讓他留下來,遲早一天會出問題。狠心道:「這你不用管了,回去以後多陪陪你爸媽,有合適的早點結婚,不要再讓他們操心了。」

    胡鵬抿著嘴唇望著天花板,一瞬間想了很多很多,可有些話到嘴邊又開不了口。深深地鞠了一躬,轉身離去。

    門關上的剎那,陸一偉的心在滴血。他早已把胡鵬當成了親人,這一走,恐怕再見面很難。但是,為了大局,不得已做出這一決定。只有解決了後顧之憂,不怕他們針對自己。這件事幸虧發現的早,如果再晚幾天,說不定劉占魁就要拿此事做文章了。

    劉占魁表面上選擇了妥協,其實是拿一些附加條件和自己做交易。在大局面前,陸一偉不得不屈從。如果真和他對著干,恐怕吃虧的是自己。畢竟,他在龍安的勢力太大了,稍有不慎就會引火燒身,等他離開后再慢慢調理。

    這要是放到幾年前,陸一偉可能就會不顧後果直接拉開栓開幹了,先把其干倒再說。但現在的政治動向越來越不明朗,和諧已成為主旋律,誰都不想得罪人,對誰都沒好處。再者,如果真的把他干倒了,定會議論紛紛。總不能每到一處都不太平吧。如果這樣,「瘟神」的名號就實至名歸了。

    坊間傳說,說他是「瘟神」,走到哪那裡就會發生地震。也不知誰傳出來的,赤裸裸地損害他的名譽。是這樣嗎,也許是趕巧了。其實最為轟動的,是當年在高新區的時候,連續落馬了好多官員,在西江省引起轟動。這件事不能怨他,只是很多事在一時間集中爆發出來,迫使上級不得不採取措施。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龍安也一樣,他不希望留下壞的名聲。畢竟,這裡只是他人生中的一個驛站,一個匆匆過客,用不了多久可能就會離開。把這裡弄得天翻地覆,對誰都不好看。他手裡已經掌握著劉占魁很多情況,每件事拿出來都是致命打擊,可以結束他的政治生涯。但是,他不想這麼做。留給別人生存的餘地,也是給自己留後路。

    「老潘,明天你帶30萬過來,把胡鵬接回去。」

    不等他回話,陸一偉掛了電話起身進了卧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