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71 胡鵬賭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71 胡鵬賭博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看了看外面的天,凝神道:「天還沒黑,他們就敢如此明目張胆?」

    「嗯,我在裡面安排的線人,這段時間基本上對他們的規律摸清楚了。主要分下午場和夜場。下午場主要是當地人,而夜場外地人居多。而且據我了解,其中不乏一些公職人員。」

    「什麼?」

    陸一偉頗為震驚,站起來道:「你再說一遍。」

    付江偉又重複了一遍,陸一偉難以置信,壓著火氣鎮定地道:「都有些誰,你認識嗎?」

    「認識幾個,今天參加下午場的有政法委書記張騰飛,財政局局長梁海平,還有幾個單位的副職。而且賭資比較大,可能涉及上百萬。」

    陸一偉再次刷新了世界觀,半天道:「還有張騰飛和梁海平?這怎麼可能。不對,張騰飛下午還參加了常委會,他怎麼在那裡。」

    「據我了解,他開完常委會又去了鑫恆酒店,有七八個人在玩。而且異常警惕,很多人在把守。」

    陸一偉冷靜思考良久道:「你的意思呢?」

    「呃……如果現在抓,肯定能抓到現成。但涉及到縣領導,還要考慮影響。再者,趙省長馬上要調研,在這個時候是不是以穩定為重?」

    陸一偉沉默了,連續抽了三支煙翻來覆去尋思道:「這樣吧,如果今晚他們還繼續聚眾賭博,不必經過我,立馬抓人。」

    「好。」

    陸一偉對張騰飛已經忍了許久了。這個人屁大的本事沒有,陰奉陽違倒是有一套。追隨在劉占魁身後唯馬首是瞻,既然撞到槍口上那就不客氣了。想要整頓,必須拿大人物開刀。

    晚上,在陸一偉的提議下,許昌遠在家裡備了一桌飯。一家人從下午就開始忙活了,就為了給他的貴人奉獻一頓美餐。他本不想來,可盛情難卻,與其在一起吃頓飯,應該是最大的鼓勵。

    吃到一半的時候,付江偉來了電話:「陸書記,他們還在賭,而且又增加了幾個人,要不要動手?」

    陸一偉直接下命令道:「立即動手,但要人贓俱獲。」

    「好的。陸書記,有件事我得向您彙報一下,方便說話嗎?」

    陸一偉四周看了看,起身走到門外道:「你說吧。」

    付江偉難為情地道:「有件事不知該怎麼說,想來想去還是和您說吧。胡鵬也在現場……」

    陸一偉再次震驚,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身子晃了下道:「你說誰?」

    「胡鵬。」

    本來張騰飛和梁海平參與已經夠勁爆了,沒想到胡鵬居然也參與進去了。他不相信,不敢相信。胡鵬跟隨自己多年,十分了解他的脾性,不可能參與這些事。鎮定地道:「你確定沒認錯人?」

    付江偉吞吞吐吐道:「確定沒有。陸書記,其實我早就想和您彙報了,胡鵬已經多次參與賭博了,考慮到您的情緒,一直不敢跟您說,但現在不得不說了。」

    陸一偉徹底懵了,這怎麼可能,難道這是真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突然間覺得胸悶氣短,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付江偉等待了片刻道:「陸書記,那還抓嗎?」

    在這一刻,他動搖了。如果堅持原則,胡鵬這輩子可能就完了。另外,誰到知道是他帶過來的人,這不赤裸裸地打他的臉嗎。如果不抓,其他人還逍遙法外,對接下來開展治安整頓造成很大困擾和被動。

    他不能毀了胡鵬。當初,他父親胡志雄親自將其送到手裡,千叮嚀萬囑咐希望把他兒子管好帶好。現在,他要是把手伸向胡鵬,怎麼和胡志雄交代。可是,他向來堅持原則,難道為了他要放棄原則嗎?

    付江偉也知道自己有些冒失了,不應該說此事。對方很久沒出聲,已經猜到他在痛苦掙扎,沒再等候回聲,默默地掛了電話。今晚的行動取消。

    陸一偉獨自站在寒冷的夜裡,儘管春天已來臨,冷風依然強勁,嗖嗖地往脖子里灌。許昌遠一直站在門口觀察,看到他的情況,急忙走出來小心翼翼道:「陸書記,您沒事吧?」

    陸一偉回過神猛地盯著他,把許昌遠嚇了一大跳。

    「胡鵬的事你知道嗎?」

    許昌遠頓時緊張,似乎明白了什麼,可又不敢撒謊,怯怯地點了點頭。

    陸一偉一把抓住他的領口道:「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不和我說?」

    許昌遠驚恐地道:「陸書記,您冷靜一點。這事是我的錯,我早該告訴您的,可……」

    「可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

    許昌遠一狠心道:「最開始我也不知道,後來才聽別人說的。可能是他晚上沒什麼事做,就和機關事務管理局的司機一起去玩。後來就一發不可收拾了,經常出入賭場,好像還輸了很多錢。」

    陸一偉眼睛血紅,恨不得立馬將其碎屍萬段。連自己身邊的人都管不好,更別說別人了。鬆開他的領口轉身要走,許昌遠追上去道:「陸書記,您別生氣,都是我的錯,我會妥善處理好的。」

    「別跟著我!」

    許昌遠定在門口,不敢上前。

    陸一偉快步穿梭在街道上,他想立馬見到胡鵬,當面與其對峙。對他那麼好,為什麼要這麼對自己。此外,他心有餘悸,如果他被劉占魁利用了,當作誘餌對付他,後果不堪設想。眼下看,他已經成了別人的工具。

    不知不覺,他來到了鑫恆國際大酒店,門外車水馬龍,人頭攢動,進進出出,好不熱鬧。抬頭仰望,幾乎所有的房間的燈都亮著,呈現一派繁榮景象。

    自從來了龍安后,陸一偉很少用他,就是為了避嫌,也是為了讓他獨自成長。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沉淪了,對自己是致命的打擊。是他疏於管教,還是胡鵬變了,一時間他無法做出判斷。

    凝望了許久,他拿起手機撥通了胡鵬的電話。

    手機嘟嘟響著,一直沒人接聽,估計他正激戰正酣,陸一偉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