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68 主動請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68 主動請客字體大小: A+
     

    領導定了調子,下面的人幹事也就有方向了。見馬菲菲興緻高漲,陸一偉乾脆提了出來,道:「馬市長,我還有個不情之請,能不能給我換個縣長……」

    馬菲菲盯著他看了半天道:「這個劉占魁我也不喜歡他,甚至討厭。我知道你在龍安畏手畏腳,阻力重重,這樣吧,回頭我和邵書記商量一下,不行乾脆調離算了。假如調走他,有合適人選沒?」

    陸一偉搖頭道:「我來了南州時間也不長,除了幾個其他人都不認識。如果搭配,誰都行,年輕點,肯幹事就行。」

    馬菲菲拿起筆記在筆記本上,蹙眉道:「你們龍安有合適的嗎?」

    陸一偉猛然想到了孫根生,頜首道:「有,縣委副書記孫根生,他接任縣長再合適不過。」

    「他多大了?」

    「53歲。」

    馬菲菲詫異地道:「你不是要年輕的嗎,這麼大年齡了當縣長,你確定?」

    陸一偉思索片刻,點了點頭。

    面對陸一偉的要求,馬菲菲舉棋不定。畢竟她只是市長,在人事方面說了不算,但手裡掌握著建議權。再者,縣長屬於他的兵,邵中傑也不敢輕易否定吧。此事的複雜程度不亞於任何事,牽一髮而動全身,關鍵是劉占魁的安置問題。平調不太現實,只能提拔。再困難複雜,她決定出手,在南州發聲。道:「行,既然你決定了,我會儘力的。至於能不能成,不敢給你打保證,儘力而為。但是,選擇的機會只有一次,你要考慮清楚。」

    陸一偉答應了孫根生,自然要辦到。何況相處一段時間配合得還算默契。鄭重其事道:「考慮好了。」

    「行了,我記下了。」

    ……

    周末,陸一偉帶著人大主任郭建業,副縣長葉虎臣以及許昌遠回到省城,在張志遠的撮合下,宴請省公路管理局局長鄭銀祥在一起吃了頓飯。一切非常順利,關於修路的事基本談妥。結束時,他安排許昌遠偷偷給鄭銀祥塞了20萬元,儘管不多,聊表心意。對方沒有拒絕,欣然接受。

    這段時間,各項工作推進似乎都比較順利。修路的事搞定,全國現代農業示範縣也批了下來,這兩件大事足以讓陸一偉在龍安縣站穩腳跟,也讓他在艱難中看到了希望。

    回到龍安縣,陸一偉接到了劉占魁的電話,主動提出晚上一起吃飯的請求,這讓他頗為意外。考慮再三,他打算赴約。他們之間好像還沒坐下來心平氣和好好聊過。

    地點定在伏山山莊,王志全早早在門口四處張望,看到陸一偉的車駛了進來,趕忙立正稍息,整理了下衣服快步走上前,肥大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等車子停穩后立馬拉開車門,左手在車框上輕輕一擋,微微一笑道:「陸書記,您來了。」

    見到王志全並不意外,來之前就想到了他。陸一偉看了一眼,下車挺直身板道:「劉縣長來了嗎?」

    「來了來了,已經在樓上等候,我帶您上去。」

    王志全帶著他來到二樓包廂,只見劉占魁端坐在沙發上一邊抽著煙一邊把玩著手機。看到他后,臉上流露出難得的笑容,輕聲道:「來了,坐吧。」

    來到正中央落座,倆人一左一右陪著,王志全遞上煙雙手合攏點燃,乖乖地坐在那裡充當聽眾。劉占魁主動道:「聽說修路的事定了?」

    王志全在場,陸一偉不想聊公事,含含糊糊道:「倒是勘測了,具體如何實施還需要上級審核批准。」

    「哦,這是好事,還是你有本事啊。」

    劉占魁說這話不知是自嘲還是諷刺,陸一偉充耳不聞,坐在那裡默默地抽著煙。三人各懷心事,相互揣摩著對方。

    等飯菜上來后,劉占魁直接把酒盅撤掉換上大杯子,倒滿酒道:「咱倆好像還是第一次喝酒吧,那就爽快點,用大杯。」

    陸一偉沒拒絕,端起酒杯碰了下道:「今晚你是主角,你說了算。」說完,一大口喝了下去。

    「爽快!我就喜歡爽快的人。」劉占魁一反常態親自為其斟滿酒,興緻勃勃道:「這西江紅啊,外省的人不一定能喝的慣,但絕對是好酒。入口綿柔,醇香淡雅,在嘴裡停留一小會兒,然後慢慢地咽下去,蕩氣迴腸,回味無窮,哈哈。」

    王志全趕忙附和道:「這是我從酒廠拿出來的陳年老酒,市場上絕對買不到,今晚特意拿出來招待二位。」

    陸一偉沒搭理他,端起酒轉向劉占魁道:「進行第二個吧?」

    劉占魁對其酒量刮目相看,主動迎戰喝了下去。咂巴著嘴道:「陸書記,今天咱不說職務,只說感情。從年齡講,我比你大小二十歲,和我兒子差不了幾歲。他弔兒郎當在外面瞎晃悠,而你已經成了縣委書記,不能比。從輩分上講,你應該叫我叔,不為過吧。但這些統統都不說了,兄弟相稱。」

    劉占魁一反常態讓陸一偉有些招架不住,笑了笑道:「稱呼而已,叫啥都行。」

    「今晚敞開了喝,不醉不歸。」

    等三輪進行完后,王志全雙手端著酒杯站起來道:「陸書記,我敬您一杯。早該請您吃飯了,時機一直不合適,本來想單獨請的,劉縣長說他也作陪,讓我很感動。我是粗人,沒文化,如果先前有什麼做得不對的,或說錯什麼話還望您多多諒解,別和我一般見識,這杯酒我喝了,就當賠不是了。」

    陸一偉到現在都猜不透倆人葫蘆里賣得什麼葯,突然獻殷勤絕對沒好事。他們不說,他也不問,靜觀一切。王志全主動喝了三杯后道:「陸書記,劉縣長,你們先聊,我出去辦點事,馬上就回來。」

    王志全走後,房間里只剩下倆人,氣氛變得異常凝重。陸一偉仔細打量著劉占魁,坑坑窪窪的臉上寫滿了歲月的痕迹,眼角層層疊疊的皺紋以及那渾濁的眼球,染過的頭髮已經露出一大截白髮,手臂上竟然有了老年斑,歲月不饒人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