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51 將錯就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51 將錯就錯字體大小: A+
     

    「喲呵,張立峰,你要知道你是誰手裡提拔的,周凡林剛走立馬就易主了?陸一偉在龍安縣是短暫的,我這輩子肯定不會離開。如果他離開了,我弄不死你。到底放不放?」

    所謂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張立峰一小小所長,豈能與權貴抗衡。再者,他了解鄧中原是什麼人,坐在主席台上縣領導,實則就一地痞無賴,誰都不敢惹他,就連劉占魁都讓其三分。激烈掙扎后,他做出了妥協。

    鄧中原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道:「這就對了嘛,要分得清好歹,和我作對,是沒有好下場的。」說完,上車揚長而去。

    張立峰陷入痛苦的掙扎中,旁邊的副所長小聲道:「張所,要不請示一下付局長?」

    「別!」

    張立峰一伸手道:「不要請示。」

    副所長焦慮地道:「難道真的放人?要讓付局長知道了……」

    張立峰經過長時間思考,嘆了口氣道:「放人吧,你我都惹不起他,付局長那邊我來解釋。」

    「好吧。」

    很快,當天鬧事的人被請出了看守所。陸一偉得知后異常震怒,毫不留情批評了付江偉,道:「為什麼這樣,這樣做不是打我臉嗎,考慮過嗎?」

    付江偉隱瞞了實情,低頭道:「陸書記,我的責任,主要是考慮到關押人員年紀大了,如果真死在看守所,對您非常不利,所以我擅自做主,提前釋放了。不過有個好消息,鄭二軍抓住了。」

    陸一偉難以平復心情,閉上眼睛半天道:「江偉,我調你過來主要是整治龍安的治安問題,永盛鎮存在村霸,路霸,礦霸,必須給我斬草除根。所以,你絕對不能心慈手軟,該下狠手就下狠手,還是那句話,出了問題我來扛。」

    付江偉低頭慚愧地道:「陸書記,我讓你失望了。」

    陸一偉坐起來揮手道:「鄭二軍現在在哪?」

    「在公安局審訊室。」

    「連夜突審,一定要挖出背後的人物。」

    「好的。」

    ……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正迷糊著,耳邊聽到陣陣哭泣聲,猛地睜開眼睛仔細聆聽,聽到是從外面傳來的,迅速起身走到窗前,看到公安局大門口又有上訪戶。這次更加變本加厲,一群人穿著孝服,抬著棺材跪在門口嚎啕大哭。看到此情此景,一陣頭皮發麻。

    正準備打電話詢問,許昌遠已經打過來了,聲音低沉地道:「陸書記,事情有點糟糕,昨天拘留了的一人突發腦溢血死亡了。」

    腦袋嗡地一聲,陸一偉意識到事情不妙,保持鎮定道:「在公安局鬧事的人就是?」

    「嗯。不僅如此,有一批人抵達市政府大鬧,趙小軍書記已經趕去市裡了,我正在協調信訪局處理這邊的事。」

    事情的走勢越來越偏離方向,已經到了不可控的地步,考驗陸一偉的時候到來了。他一直認為背後絕對有主謀者,可到現在都沒找出來,但接二連三的事肯定與劉占魁有著千絲萬縷關係。

    他和劉占魁沒有個人恩怨,只是執政理念上出現了偏差。如果來后與其打成一片順著往下走,或許也不會出現諸多麻煩。他不是那種趨炎附勢之人,更不會向任何人妥協。事已至此,咬著牙也要走下去。道:「劉國華呢?」

    「他正在趕來的路上。」

    「讓他過來見我。」

    「好。」

    掛了電話,陸一偉快速穿衣洗漱,走出門外點燃煙,永盛鎮鎮長劉國華已經站在門外。進門就道:「陸書記,都是我的責任,我已經讓村幹部來了,保證在短時間內消化解決。」

    陸一偉昨天開常委會的時候忽略了劉國華,他能當上永盛鎮鎮長,必然是劉占魁的人。光免了書記,沒將他一起免掉,照樣難以開展工作。事情已經這樣了,不能再推翻了。即便是錯的,也得將錯就錯。道:「什麼情況?」

    劉國華道:「王金生昨晚突發腦溢血去世了,可能是昨天受了驚嚇,是王志全的大伯,我也是早上剛知道的,沒想到他們已經來了這裡了。您放心,我會妥善處理的。」

    陸一偉使勁抽了幾口煙道:「這麼說,是我的責任?」

    「不不,和您沒關係,他本身就有病,而且年事已高,受了點驚嚇。」

    「昨天他們來你知道嗎?」

    劉國華避開眼神,是是而非道:「知道一點,剛好昨天我請假了,昨晚連夜趕了回來。」

    陸一偉沒再多言,瞟了眼窗外道:「先把人撤離,回去好好處理後事,有什麼訴求你們鎮政府解決,不要一有事就到縣裡上訪,把這裡當什麼了。如果再出現類似事件,你自己看著辦吧。」

    劉國華扭捏半天不走,許久道:「陸書記,我有個不情之請。」

    陸一偉看著他道:「說吧。」

    「是這樣的,我自己身體有病,三高,血壓高得特別厲害,昏得我無法上班,醫生建議我休息一段時間,不能再這樣勞累了。我今年45歲了,為龍安發展付出了不少,所以,我提請辭去鎮長職務。」

    陸一偉的手抖了下,煙灰跌落在桌子上,布滿血絲的眼睛里寫滿複雜的情緒。劉國華與其對視一眼,很快移向別處。

    沉默了足足兩分多鐘,陸一偉道:「這是你的心裡話?」

    劉國華挺直腰板,唉聲嘆氣道:「陸書記,我真的不是給您撂挑子,是身體真心不允許了。永盛鎮的情況複雜眾所周知,是其他鄉鎮三倍的工作量。每天的酒席不斷,頓頓都要喝酒,這都是為了工作。但身體也重要,如果再這樣折騰下去,恐怕就和王金生一樣,倒在工作崗位上。讓我休息也好,換個工作崗位也罷,真心力不從心了。」

    劉國華在這個時候提出辭呈,必定和免去王國剛有直接關係。此外,有人在背後一定指點了他,用這種方式來要挾他,就要是測試他敢不敢同意。進退兩難,如同出海遠航的巨輪,想要掉頭回頭沒那麼容易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