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50 來勢洶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50 來勢洶洶字體大小: A+
     

    當天下午,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將趙小軍送到永盛鎮召開幹部大會宣讀了縣委任命決定,縣委常委、紀委書記邱映雪也參加了會。與此同時,公安局抽調30餘名幹警進駐該鎮,其中包括攜帶荷槍實彈的特警。還有一支沒有任何標識的紀檢幹部悄無聲息進入,一時間,永盛鎮成了全縣的焦點。

    幾乎在同一時間,省煤焦集團派出以副董事長楊方旭帶隊的專項組抵達龍安縣,沒提前打招呼直接找到了陸一偉。

    對方來勢洶洶,簡單介紹后,楊方旭毫不留情道:「陸書記,龍江煤業在你們地盤上不假,但一而再再而三出現這種情況,是不是有些不妥呢。我們雖然是國企,但是省政府批的,代表著省政府出資經營,你們地方這樣破壞團結和穩定,看來,是不是需要廖省長親自出面與你溝通了。」

    陸一偉本來還想說好話,但對方的語氣很是難聽,回敬道:「楊董事長,是我們地方的問題肯定認,有事好好說就行,何必把廖省長抬出來。」

    「哼!去年發生這樣的事我們就忍了,現在又發生,這就是你們治理的能力嗎?」

    陸一偉當仁不讓道:「如果你覺得我們地方能力不行,完全可以撤資離開,正好承包合同到期了,為了保證你們的安全和穩定,我建議還是離開吧,免得鬧情緒。」

    「你……這是你和省領導說話的態度嗎?」

    陸一偉瞥了眼道:「誰是省領導?」

    對方噎得說不上話來,情緒激動地道:「你這個小同志眼裡還有人嗎,既然這樣我只好和廖省長彙報了,讓他和你直接溝通。」

    陸一偉吃軟不吃硬,攤了攤手道:「請便。」

    旁邊的張小禾趕緊勸說道:「楊董事長,您錯怪陸書記了,他一直在努力協調我們和地方的關係,今天還免了當地的黨委書記,抓了不少人,又派公安幹警進了永盛鎮……」

    對方依依不饒道:「事情都發生了,採取這些措施是應該的。誰來彌補我們的損失,這點必須說清楚。」

    陸一偉懶得和他費口舌,起身對許昌遠道:「你陪著楊董事長好好聊,把他的意見都記錄下來,我要去一趟市裡,回來再說。」

    陸一偉逃離現場回到了公安局,付江偉緊隨其後跟進去道:「陸書記,今天上午抓的人放不放?」

    陸一偉焦頭爛額,態度異常堅決,道:「不能放!不給他們一點教訓,真把這裡當成他們自己家了。」

    「還有老弱病殘……」

    「不必擔心,給醫院丁院長打個電話,讓他派醫生去看守所,三天後再放人。一定要盯緊了,不能出了人命。」

    付江偉隱隱擔心,低聲道:「陸書記,我的建議還是放了吧,有一老頭都80多歲了,還患有腦梗,行動不便。另外,他也說了,是有人花錢100元雇他來的,並非真正的上訪戶。另外,網上貼吧里已經散發一些不正當言論,大肆妄議今天的事,輿論導向不是太有利。」

    「不管他,功與過由他們評說,這事要是稍微放鬆,對我們接下來開展工作很不利。如果上面追查下來,我頂著,和你無關。有沒有審訊,到底是誰帶頭鬧事的?」

    「嗯,他們都說是一個叫鄭二軍的煽動他們。」

    「他人呢?」

    「跑了,不見人影。」

    陸一偉重重一拍桌子道:「抓回來,我親自審訊。」

    「已經派人出去了。」

    「好。」

    就在這時,許昌遠打來電話說,王志全想要見他一面,已經在門外等候。陸一偉早就想會會此人,和付江偉遞了個眼色,放他進來了。

    王志全個子不大,一臉奸詐相看著就不像好人。對比起來,反而劉占魁一臉正氣。從口袋裡取出煙放到桌子上笑著道:「陸書記,早就想請您吃飯,怕您沒時間,晚上有時間嗎?」

    「有什麼話你直說吧。」

    碰了釘子,王志全沒有氣餒,依然面帶微笑道:「是這樣的,今天抓得人里有我家的一遠方親戚,他兒子在我辦公室鬧了好久了,您看在年紀大的份上,再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放了吧。」

    陸一偉抬頭斜視著他,半天道:「你眼裡有我嗎?」

    王志全一愣,趕緊道:「陸書記,您是我的父母官,怎麼可能沒有呢。永盛鎮發生這種事情我也有責任,好歹是省人大代表,又是市人大代表,回去以後我一定好好教育他們,絕不會再鬧事。」

    陸一偉抓住話柄道:「這麼說,你的人也參與鬧事了?」

    王志全趕忙道:「沒有,絕對沒有,我們怎麼可能幹那種愚蠢的事呢。」

    「那你回去吧,三天後我自然會放人。」

    見對方不給面子,王志全分外尷尬,留不是,走也不是。最終,還是灰溜溜的離開了。

    當天晚上,鄧中原驅車來到縣城外的看守所,氣勢洶洶狂按喇叭要進去,把門的民警絲毫不給面子,他頓時惱羞成怒,對司機道:「去,給點教訓。」

    有什麼樣主子就有什麼樣的下屬,司機下車二話不說往民警臉上甩了兩巴掌,指著囂張地道:「知道車裡坐得是誰嗎,趕緊讓你們所長出來迎接。」

    五六分鐘后,一個肥胖的男子走了出來,確認是他的車,趕緊指揮民警開大門。車子駛了進去,鄧中原下車直截了當道:「立馬把今天抓的人統統都放了,這是命令!」

    所長知道縣委書記下了死命令,不準放人。陪著笑臉道:「鄧縣長,我沒有接到上面的命令,要不您給我們局長打個電話,我也好照做。」

    鄧中原哼笑道:「你們局長?我不認識他。我現在也給你下一道死命令,趕緊放人。」

    所長支支吾吾道:「鄧縣長,您這不是為難人嘛,我就一小小所長,真心沒那麼大的權力。」

    鄧中原瞪著銅鈴大的眼睛道:「你到底放不放?」

    所長愣在那裡不說話。

    鄧中原上前就是一腳,將所長踹倒在地。叱罵道:「給臉不要臉的東西,連我的話都不聽了。限你十分鐘時間,要是在不放人信不信立即就免了你?」

    所長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沒給好臉色道:「對不起,我沒接到命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