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45 國進民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45 國進民退字體大小: A+
     

    關於談話考察的消息不脛而走,迅速傳遍了整個龍安縣,引起不小轟動,這意味著新書記上任后開始動人了。一些人蠢蠢欲動,奔走相告四處活動,動用各種關係想上一個台階。還有一些人望穿秋水,心裡羨慕嫉妒,但礙於無關係無金錢只能繼續坐冷板凳。

    這次動人只是小試牛刀,陸一偉不打算大規模調整,一切等三講活動結束再說。開展活動是載體,從中發現優秀人才才是關鍵。這段時間基本上把全縣各級領導幹部研究得差不多了,就看誰能在此次活動中脫穎而出。如何動人,他心裡有了底,要大力提拔一批年輕幹部上來,不能讓龍安的幹部後繼無人。

    陸一偉的電話此起彼伏響著,今天格外忙碌。不用問,都是在打聽這次考察人的事。他不想接,乾脆把手機給了許昌遠,由他來應付。

    下午三點半,張志遠抵達龍安。由於不想讓外人知道,陸一偉讓胡鵬前去接待,忙完手頭的事匆忙趕到賓館。

    在異鄉見到老領導,陸一偉心情是激動的。來了龍安后,有不少人過來探望,張志遠是第一次。見面后,沒有表現出強烈的熱情,就像自家人見面寒虛問暖。隨同人員似乎知道二人的關係,打招呼後主動退出了會客廳。

    張志遠依然如往日神采奕奕,烏黑茂密的頭髮向後梳攏,白皙乾淨的臉上戴著一副銀邊眼鏡,標誌性的領導幹部著裝打扮,白襯衣配翻領夾克,西褲加黑皮鞋,精幹利落。似乎沒受到前陣子風波的影響,環顧一周道:「來得時候我還以為龍安有多落後破舊,結果超出我的想象,這賓館的標準不亞於五星級大酒店,比省賓館的檔次都高,呵呵。」

    陸一偉笑不出來,附和道:「賓館,縣委大樓去年才重修的,代表一個縣的形象,門面先裝點起來。要不帶您下去走走看看?」

    張志遠擺擺手道:「算了,下次吧。這次是私人活動,只代表我個人。」

    「代表您就不能參觀一下了?」

    張志遠有所顧慮,依然拒絕了,道:「我就是過來看看你,一會兒還要回江東,這地方太遠了,來一趟可真不容易啊。」

    「是啊,到省城差不多要5個多小時。」

    張志遠注視著他,眼神里滿是關愛,浮現出笑容道:「比以前瘦了,黑了,也憔悴了,壓力不小吧?」

    陸一偉輕嘆道:「以前跟著您和白書記的時候,覺得當官挺好的,真正走到領導崗位上,真心力不從心。好在先前耳濡目染,若不然壓根拉不開栓。」

    「嗯,當官並非好差事,時刻緊繃著弦,別人可以不動,你就得動起來。稍微一鬆懈,各項工作就有可能落下步子。不急,慢慢來吧。總有個過程,適應了就好了。」

    陸一偉頜首道:「能不急嗎,事情一大堆,那件事都是當緊的,這陣子快愁死我了。」

    「是不是因為龍江煤業的事?」

    陸一偉抬頭看著他,吃驚地道:「您也知道了?」

    張志遠調整坐姿道:「昨晚和省煤焦集團金董一起吃飯了,他和我說了聲。就此事,他已經找過廖省長,廖省長好像給馬菲菲市長打過電話了,要求繼續承包。」

    陸一偉焦頭爛額道:「省領導是說句話的事,那知道下面的實際情況,這兩天龍江煤業所在村蠢蠢欲動,鬧得不可開交,堅決要收回來。一邊是領導,一邊是村民,我該倒向那一邊?」

    張志遠沉默片刻道:「那你是怎麼想的?」

    「我……」

    見他有難言之隱,張志遠寬慰道:「不要受任何人的思維影響,你怎麼想的就怎麼干,省領導打招呼只是建議,最終決定權還在你手裡。」

    陸一偉道:「我是這樣想的,打算把龍江煤業進行改制。」

    「改制?」

    「嗯。讓龍江煤業出讓出一部分股份來給縣裡,縣裡成立公司認購,參股共同經營。此外,民間資本也可以進,這樣一來,既解決了國企與地方的矛盾,也可以增加資本,擴大規模。」

    張志遠聽了半天沒說話。他是學經濟的,而且主導過企業改制。他的思路是國退民進,畢竟民企經營起來有活力。無論是哪種模式,各有利弊,但要緊跟形勢,緊跟政策。想了半天道:「你的想法倒是不錯,可龍江煤業同意嗎?」

    「我打算晚上找負責人談話,如果可行,儘快促成這件事。至於縣裡,我問過經貿局,旗下有不少企業,或者乾脆新成立一個公司參與運營。此事難度肯定是有的,但我想嘗試一下。煤焦集團金董那邊,還需要您做一下工作。」

    張志遠思忖道:「不管做什麼決定,都要謹慎行事,畢竟事關民生大事,稍有不慎,可影響大局。金董那邊倒是可以吹吹風,對方未必同意。另外,省里關於煤企接下來會有大動作,出於安全考慮,可能會顛覆原來的模式,全部由國企接管。」

    陸一偉驚愕,道:「什麼,國進民退?這不是開歷史倒車嗎?」

    「這是沒辦法的辦法。人命關天,誰都不敢掉以輕心。這些年,煤礦安全事故層出不窮,絕大部分都是民企。過度追求利益化,致使技術革新緩慢,捨不得投資,對安全不重視,對生命漠視,如果再不加以管控,事態會更嚴重。這只是省里的初步想法,具體如何實施,還需要進一步論證。」

    「哦,這麼說,龍安的煤礦都有可能被收編?」

    「嗯,內部消息,先別透露出去。如此浩大的工程,若是實施也到幾年以後了。趙省長已經安排相關人員就此事展開調研。」

    陸一偉想了許久道:「那您的意思是,我先慢些行動?」

    「不影響,你怎麼想的怎麼來。企業改制,本身就是很複雜的系統工程。當年我們在南陽縣改制的時候,也不是阻力重重?要做好打硬仗、啃硬骨頭的準備。要是扛不住,就怕前功盡棄。」

    「改革嘛,必然要觸動某些人的利益。不要膽怯,更不要害怕,勇往無前往前走,必要時處理幾個人,但絕對不能動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