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44 動了殺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44 動了殺心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沒直接駁回,笑著道:「郭主任推薦的人肯定沒錯,但提前給你打個預防針,這次空缺的常委畢竟是縣委辦主任,直接為我服務的,所以在選人的時候會異常慎重。如果龐經緯沒進來也彆氣餒,隨後我會考慮的。要知道,我們的常委成員普遍年齡偏大。」

    郭建業頜首道:「您說得對,常委裡面應該進新鮮血液了,多少年都是老面孔。尤其是那些空降下來的常委,心思完全不在工作上,不思進取,頑固不化,都盼著儘快調離。趕緊讓他們走,這樣下去不利於龍安的發展。」

    「至於你說的,我能理解,畢竟不是誰都能幹了縣委辦主任。龐經緯原先就是從縣委辦出來的,而且為人務實,老實,踏實,忠誠,忠義、忠孝,是很不錯的人選。當然了,他也要缺點,可能向您彙報工作少,但不代表能力不行,還是希望您考慮一下。」

    陸一偉頭疼不已,道:「行,我會考慮的,但這段時間顧不上,過陣子吧。」

    郭建業明白其意,身子前傾低聲道:「為了龍江煤業的事?」

    陸一偉凝視著他,沒有回應。

    郭建業臉上露出奇妙的笑容,翹起二郎腿悠然地道:「陸書記,這是說起來其實很簡單,無非是承包與不承包的事。但您往深層次想,龍江煤業已經形成歷史事實,而且給縣裡做的貢獻也不小,特別是對永盛鎮,給當地新農村建設付出很多,別的不說,就地解決了將近上千人的就業問題,在群眾的口碑相當不錯。此外,該煤礦鮮有煤礦安全事故,畢竟是正規國企,無論是資金上還是技術上,都是私企無法比擬的。」

    「為什麼突然出現了不同聲音?這背後牽扯著太複雜的利益關係。不和您拐彎抹角,我敢保證這一定是王志全在背後搞鬼。他覬覦龍江煤礦很久了,早在五年前就提出想兼并,但礙於該煤礦背靠勢力大,不敢輕舉妄動。現在突然又提出來,必然有人在幕後指手畫腳。至於是誰,不得而知。」

    「王志全此人呢,在龍安算得上響噹噹的人物,生意做得最大,賺來的錢都進了自己腰包了。他為當地百姓做過什麼,什麼都沒有。你不信打聽打聽,那個村民不是背地裡罵他的,只不過礙於他勢力太大,敢怒不敢言。另外,此人上層路線走得好,關係直接通到省里,甚至中央。所以,他可能不把你放到眼裡。」

    郭建業說得是實情,到現在為止,王志全只上門找過他一次。作為全縣最大的民營企業家,不和縣委書記搞好關係,還能繼續幹下去嗎。可能他覺得劉占魁才是他真正的「娘家人」。陸一偉不是小雞肚腸之人,但對此人已經動了「殺心」。

    見他有所動容,郭建業又道:「陸書記,造成這種局面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王志全鑽了政策的空子,很多專項款下來都給了他,甚至膽敢把扶貧專項款都給他撥下去,簡直喪盡天良。以至於民間流傳著一句話,龍安縣最窮的人是王志全,因為扶貧款都給了他。」

    「我不是針對某個人,而是就事論事。龍安縣不單單是鑫恆集團,還有很多企業,比如富陽煤礦,寨子溝煤礦,縣副食品加工廠,雙橋飲料廠,大川果林場等等,這些企業都是可以大力扶持的。我特別給你推薦一個人,林希文,很能幹的,此人絕對可以重用。」

    陸一偉依然不發表意見,安靜聆聽著。其實他腦海里已經有了完整的思路,不想在他面前提及罷了,不成熟之前,暫時保密。

    郭建業的「吹風」結束了,對方雖沒回應,但應有的效果起到了。起身道:「瞎說了一通,又耽誤你午休。我呢,說是人大主任,其實已經退居二線了,再過兩年就退休了。想要為你分擔解憂,有心而力不足。一句話,有需要我的地方,儘快開口,全力以赴。」

    陸一偉跟著起身,握著他的手道:「千萬別這麼說,其實挺感激你的。自從來后,非常支持我的工作,縣委的工作,但有些事……你明白的。以後少不了麻煩你。」

    郭建業微微一笑,挑眉道:「人大雖監督不了縣委,但可以監督政府。馬上要開兩會了,不知道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怎麼做,我非常期待,呵呵。行了,你休息吧,我走了。」

    最後一句話值得玩味。他和劉占魁的矛盾是公開化的,全縣人民都知道。這樣不利於團結,但對陸一偉而言,不失是最好的狀態。相互牽制制約,對他開展工作是有利的。

    送走他還不等緩口氣,政協主席張建安也打來了電話。不用問,應該是同一件事。陸一偉找了個借口推辭了,掛電話的時候告知他,會綜合考慮的。

    薛志強,龐經緯,侯永傑,邢炳文,四套班子主官一人一個,心亂如麻,難以抉擇。第一個先排除薛志強,什麼東西,這種人要是提拔上來,外人真懷疑他的能力和水平,必然會招來罵聲一片。他也佩服劉占魁,膽子真大,什麼人都敢推薦,這不是瞎胡鬧嘛。也印證了外界流傳的那句話,在龍安,他說了算,想讓誰上就誰上。

    至於其他兩個,可以考慮,但不是現在。如果非要進,只能委屈他們去人大政協了。縣委辦指揮系統失靈,對他是致命的打擊。目前了解下來,邢炳文是不二人選。他打算親自去找邵中傑要這個人,把上次欠下的人情要回來。

    可是,劉占魁和他的關係是眾所周知的,他會給自己面子嗎。不管給不給,必須是邢炳文,哪怕是從省里找關係也得促成此事。如果連這點事都做不到,還談什麼其他的。顏面盡掃,降低身份,委曲求全,其他事能容忍,但想要動自己的乳酪,死磕到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