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42 昭然若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42 昭然若揭字體大小: A+
     

    沈晨為用懷疑的眼神看著他,劉占魁睜大眼睛道:「怎麼,信不過我?」

    沈晨為算是被他綁架上岸了,嘆了口氣道:「沒有,我只是想早點離開龍安,一天都不想在這裡待了。」

    「別有這種思想嘛,都走了誰來干工作。我的想法是,把孫根生擠走,讓你就地提拔,怎麼樣?」

    「還讓我在龍安?」

    「怎麼,龍安就那麼不好嗎?我和你說啊,我是非常器重你的,頂替孫根生的位置,接下來意味著什麼,如果我當了縣委書記,縣長的位置不是空著嗎,你說該輪到誰?」

    沈晨為淡然一笑,顯然不吃他那一套。這話不知和他說過多少次了,就像哄小孩似的,估計他和別人都這麼說。再說了,再輪也輪不到他,前面還有張騰飛和鄧中原排隊等著呢。起身道:「我先去安排,回頭再聊。」

    望著沈晨為的背影,劉占魁複雜的面容上刻畫著活靈活現的神態。他能走到今天,沒有過人的本領豈能將老狐狸郭建業壓下去?對付他們綽綽有餘,小施伎倆即可輕鬆上鉤。他現在的目標不在他們身上,而是如何將陸一偉儘快擠走。可眼下看,這小子似乎沒走得跡象。

    不行,必須加快速度!

    王國剛打來了電話。

    「喂,劉縣長,說話方便嗎?」

    「嗯,說吧。」

    「陸書記要來永盛鎮開會,已經在來得路上,應該是解決龍江煤業的事。」

    「他找你談話了?」

    王國剛焦頭爛額道:「可不是嘛,都是王志全搞的鬼,盡出餿主意。啥年代了,上訪能解決問題嗎,到頭來還不是推到我頭上嘛。劉縣長,你得說說他,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劉占魁黑著臉道:「關他什麼事,告訴你啊,這件事必須給我頂住。先統一口徑,不該說得別亂說,龍江煤礦必須給我收回來,要是收不回來,你也別想幹了!」說完,啪地掛斷電話。

    王國剛差點把嘴唇咬破,氣得就差摔手機了。暗暗罵道:「都他媽的什麼事。」

    一個小時后,陸一偉抵達永盛鎮政府。氣派的辦公大樓,不亞於縣委大樓,光看該地,很難看出這裡是貧困縣。作為全縣唯一一個工礦鄉鎮,承擔著全縣70%的財政收入,嚴重畸形發展。造成這局面,是地理環境造成的,誰讓就這裡蘊藏著豐富的煤礦資源。

    陸一偉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但應該是第一次來調研。王國剛將其帶到辦公室,好煙好茶伺候著,生怕有所怠慢。他比其他人聰明,不依附一個人,要和兩邊搞好關係,只要對方在龍安一天,就是縣委書記。

    「陸書記,這是永盛鎮的情況簡介,您過目。」

    陸一偉接過彙報材料看了看,隔到一邊道:「上訪的人都回來了嗎?」

    「都回來了,我狠狠地把村長訓了一通,向您保證,以後絕不會發生類似事情。」

    陸一偉直截了當道:「你對龍江煤業怎麼看?」

    王國剛眼珠子一轉,把皮球踢回去道:「我尊重縣裡的決定,不管將來收不收回,我一如既往支持。」

    陸一偉最討厭這種模稜兩可的話,道:「村委主任來了?」

    「來了,在會議室等著,要不我把他叫過來?」

    「不必了,直接去會議室。」

    會議室里煙霧繚繞,高談闊論,歡聲笑語。陸一偉進來后,所有人都停止講話,將目光集中到他身上。

    陸一偉環顧一周,對王國剛道:「開始吧。」

    王國剛清了清嗓子道:「都安靜了,不要抽煙了,開會之前,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陸書記來我鎮調研指導工作。」

    稀里嘩啦的掌聲讓他尷尬,側耳道:「陸書記,都是些沒文化的農民,別和他們見怪。」說完,扭頭道:「都他媽的振作點,要鼓掌就好好鼓,不願意鼓滾出去。什麼素質,怪不得一輩子是農民。」

    陸一偉當過鄉鎮書記,清楚鄉鎮的工作作風。和老百姓打交道,講話不能太文縐縐,就得用群眾語言。王國剛的話太粗,可有時候就需要如此交談。也可以看出,他也不是什麼善茬。

    「好了,接下來輪著發言,有什麼說什麼,但不能瞎說,讓陸書記聽聽大家的呼聲,開始吧。」

    坐在中間的一個男子率先站起來道:「陸書記,我有話說。」

    陸一偉凝視著他,道:「先自我介紹。」

    「我叫鄭和平,永盛村的村委主任。您來了,我就得把心裡話說出來。龍江煤礦必須收回來,這是我們村的產業,老祖宗留下的東西,憑什麼讓他們挖走,村民們一分錢都得不到,都讓狗日的賺走了。」

    他剛說完,坐在後面的幾個人紛紛附和道:「對,必須收回來,我們要自己經營。」

    口徑如此統一,一看就是提前安排好的。或者說參會的人是事前挑選出來的,代表他們的意見來發聲。確實如此,這個座談會沒必要開。

    「一個一個說!」

    鄭和平繼續道:「陸書記,我是粗人,不會說話,但說得都是實在話。以前的村長拿了黑錢才把煤礦承包出去,他自己發財了,苦的還是咱百姓。據我所知,龍江煤礦這些年少說也賺了幾十個億,這錢要是留在咱縣,早就是全市最富有的縣了。我代表全村5000多人向你請求,給我們生存之路。如果收不回來,他們也甭打算繼續好好乾,我的話說完了。」說完,流里流氣地坐了下去。

    後面的一個年長男子拿起話筒道:「陸書記,我不是什麼官,就一平頭百姓,我支持鄭主任的提議。以前承包出去的就不提了,誰讓我們不懂了。現在懂了,也不算晚,只要收回來我們會好好經營,實在不行,承包給王志全,他是我村的驕傲,全縣乃至全市有名的農民企業家……」

    說著說著,把實話說出來了。陸一偉早就猜到是王志全在背後搞鬼,現在看來,昭然若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