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39 海闊天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39 海闊天空字體大小: A+
     

    與妻子通完電話,陸一偉凌亂的心稍微好了許多。都說家是溫柔的港灣,最後的歸宿,在外面受了委屈,家從來不嫌棄拒絕,始終敞開心懷等你歸來。一個擁抱,一杯熱茶,一句親切的話語,滌盪著污濁的心靈。

    擱在以前,遇到難題總有很多人商量,張志遠解決不了還有白宗峰,他還解決不了還有郭金柱,而現在,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散了,只剩下他和張志遠在孤軍奮戰。失去了依靠,如同無頭的蒼蠅,找不到出口在那裡。

    呆坐了十幾分鐘,陸一偉從身後的柜子里取出剩下的半瓶酒,猛地喝了一口,高度濃縮的酒精順著口腔經過食道進入胃裡,灼熱的炙烤感頓時感覺要沸騰,刺激著淚腺噙滿眼眶,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這不是哭,絕對不是哭!

    記憶中,已經很久沒哭過了。繁忙的工作讓他忘記了還有這種發泄渠道。不爭氣的是,眼淚竟然止不住了,這是怎麼了。

    他的手機里始終保存著兩首歌,鄭智化的《水手》和beyond的《海闊天空》,在現在是老掉牙的歌曲,可百聽不厭,每次聆聽都有不同的感覺。很長時間了,他連聽歌的時間都沒有,每天不知道在忙什麼。

    打開手機,《海闊天空》的旋律響起,彷彿置身於萬人體育場跟隨著歌迷的節奏瘋狂為beyond的吶喊。靠在椅子上,望著窗外的夜景,不由得跟著音樂節奏唱了起來……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哪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一曲畢,心已空。

    他註定是孤獨者,獨自行走在刀尖上。

    嗡嗡的震動聲打斷了洗盡鉛華的歌曲,他瞟了眼,看到是張志遠的,匆忙坐起來調整情緒,接了起來。

    「睡了?」

    「沒呢,剛才還惦記你來著,沒想到很快就打過來了,呵呵。」

    張志遠聽到他的聲音不對勁,道:「心情不好?」

    陸一偉急忙掩飾道:「沒有啊,挺好的。」

    「哦,有心事和我說,別藏著掖著。明天我要去南州督查工作,你們縣距離市裡遠不遠?」

    聽到他要來,陸一偉興奮地道:「不遠,一點都不遠,幾分鐘就到了。」

    「真的?」

    「還騙你不成?」

    「那行,等上午檢查完順道過去看看你。記住,是私人身份,不代表任何部門,切不要大張旗鼓,其他人一律不見,只見你。」

    「好的,我正好有事找您談,那明天見了面再聊吧。」

    「行,少喝點酒,隔著電話都能聞到酒味。」

    陸一偉笑了起來,道:「不會吧,您還有如此神功?」

    「早點休息。」

    說完,掛了電話。

    關於龍江煤業的事,陸一偉打算求助張志遠,或許他能給自己一些建議。但在處理這件事之前,先要干一件事。

    第二天,天色還蒙蒙亮,許昌遠就打來了電話:「陸書記,永盛鎮的村民聚集在縣委大院要求見您……」

    陸一偉聽著睡意全無,坐起來道:「有多少人?」

    「一百多人吧。」

    陸一偉知道他們因為什麼而來,想了想道:「給信訪局局長打電話,讓他現在去處理。」

    「好的。」

    這是在向他施壓。是誰在背後搞鬼,一目了然。利用民眾來滋事,顯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

    他不能不見,如果不見勢必會對自己造成不良印象,甚至演變得更複雜。匆忙下床洗漱,剛要出門時,付江偉敲門進來了,神色慌張道:「陸書記,您知道了?」

    「慌什麼,穩住!」

    付江偉低聲道:「要不要派警察過去?」

    「暫時不用。你現在準備一個排的警力,隨時待命。」

    「好!早飯已經為您準備好了……」

    陸一偉驅車來到縣委大院,之間院子里黑壓壓的人,舉著三四個白布黑字條幅,上面寫著:「請縣委主持公道,還我們煤礦」「龍江煤礦是我們的,必須拿回來」「讓龍江煤礦滾出龍安」……

    對於這類上訪屢見不鮮,而且處理起來相對容易,只要抓住帶頭鬧事的,其他人自然不歡而散。但凡是這種活動,絕大多數人屬於無腦服眾,拿了別人的小恩小惠,自然要替別人賣命。

    陸一偉把車停到大門口,順著人群走了進去。眼尖的群眾認出了他,瞬間沸騰圍了上來,七嘴八舌道:「陸書記,你可得為我們做主啊。」「聽說你要把龍江煤礦賣了,是嗎?」「陸書記,你可不能這麼做啊,你過兩年就調走了,而我們還要在這裡生存一輩子」……

    許昌遠在旁邊拚命護著陸一偉,其他工作人員見狀,也急忙趕過來築起人牆。走到台階上,他扭頭環顧一周,壓了壓手道:「各位村民,大家稍安勿躁。我沒有在任何場合說過要賣龍江煤礦,也沒說讓他們繼續承包,這件事正在協商解決中,過陣子縣裡會拿出具體方案,徵求大家的意見,都回去吧。」

    一個高個子男子跳出來,情緒激動地道:「陸書記,你這說了等於沒說啊,我們今天就是讓你來解決問題的,總不能打官腔糊弄我們吧。」

    男子這麼一說,其他人立馬附和。看得出來,他是這支隊伍的領頭人物。

    陸一偉看著他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鄭二軍。」

    「你是負責人嗎?」

    「我那是什麼負責人,就一勞動人民,算負責人嗎?」

    陸一偉與其對視,半天道:「你跟我上辦公室,其他人都回去吧。」

    鄭二軍十分精明,提高聲音道:「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我跟你進去萬一出不來了怎麼辦,有話說到明處,讓大傢伙聽聽。」

    「對,都讓我們聽聽。」

    這時候,人群后大聲一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身後。只見永盛鎮黨委書記王國剛快步走上前,狠狠瞪著鄭二軍道:「又是你,鄭二狗,趕緊給我滾回去,別讓老子失去耐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