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8 你幸福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8 你幸福嗎字體大小: A+
     

    在邱映雪的啟迪下,喚醒了陸一偉沉寂在心底對生活的熱愛和文學的激情。道:「你現在是……」

    邱映雪莞爾一笑道:「我啊,中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協會會員,《西江文學》的特約作家,《南州文學》的特別顧問……」

    一連串頭銜聽著陸一偉就像頭一次見世面似的,豎起大拇指佩服地道:「沒想到你還有另一面,太牛了。」

    「你也可以啊,只不過是你不想而已。」

    隨著越聊越深入,邱映雪越來越放得開,顧盼神飛,神采奕奕道:「泰戈爾有句名言,西沉的太陽感慨道:我落山以後,誰來接替我的工作呢?瓦燈回答說:我願為此竭盡所能。文學的生命力是流淌在骨子裡的,讀書使人明智,更能沉澱歲月的痕迹。當你不開心的時候,手捧一本書,聽著音樂,安靜地閱讀,你會發現,沒有什麼事是忘不掉的。你平時讀什麼?」

    「呃……我讀文件……」

    「除此之外呢。」

    「呃……報紙算不算?」

    邱映雪眉頭一蹙道:「報紙怎麼能等同於文學呢,你應該多讀讀名著。比如尼采、黑格爾,還有三島由紀夫的。對了,我最近在研究日本文學,泉鏡花聽過嗎,尾崎紅葉的得意弟子,跨越明智、大正、昭和三個時代,文風崇尚物哀美學,文字唯美華麗而浪漫幽玄,其文風對後來的夏目漱石,川端康成以及太宰治影響很大,《高野聖僧》值得已讀。還有芥川龍之介,村上春樹……」

    聽著一堆似曾相識的名字,陸一偉如同井底之蛙。名義上是漢語言文學畢業的,可所讀的書僅限於那幾本叫得響的名著。參加工作后,很少再去靜下心品讀,更別說其他的了。

    邱映雪意識到話有些多了,畢竟對方是領導。捋了捋頭髮低眉道:「不好意思,我可能說多了。」

    「沒關係,聽你講也是學習的過程。」

    邱映雪今晚好像確實有些興奮,難道是喝了咖啡的緣故?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少言寡語,不善言辭,沒事的時候習慣一個人關在辦公室,很少主動與其他人接觸。以至於下屬對其十分害怕,還以為紀檢幹部就是如此。今晚的表現截然相反,流露出真性情的一面。或許,這才是真實的她。

    一時間冷場,邱映雪端起咖啡杯掩飾短暫的不安,陸一偉習慣性地掏出煙,看到她又收了回去。

    「抽吧,我不介意的。」

    「算了,在女士面前最好不要抽,有失風度。」

    邱映雪笑了起來,道:「范春芳在家裡不讓你抽嗎?」

    「呃……也沒吧,我在書房抽,她和孩子在卧室,互不打擾。」

    不經意間,陸一偉把自己的隱私泄露了。邱映雪以女人敏感的嗅覺捕捉到這一重要信息。抿了抿嘴唇道:「你們在家不聊文學嗎?」

    陸一偉望著天花板道:「好像不聊,我工作忙,每晚回去就不早了。而她要帶孩子,上班,也非常忙。而且,她好像不怎麼喜歡讀書,除了柴米油鹽,基本上不聊工作上的事,更別說風花雪月了。」

    「呵呵。」

    邱映雪捂著嘴笑道:「結婚了都如此。說真的,我沒想到你倆能走到一起。」

    「很意外?」

    邱映雪點了點頭。

    陸一偉自己也覺得很意外,可有些事是冥冥註定的。曾經的下屬,曾經的同學,看似毫不相干的平行線,最終居然交匯到一起。

    邱映雪又問道:「你幸福嗎?」

    陸一偉凝視著她,張著嘴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抵抗不住香煙的誘惑,點燃道:「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只是好奇。」

    「還行吧,都這麼大的人了,還談什麼幸福不幸福。都是為了家,為了事業,生活就如此,每天浪漫卿卿我我肯定不現實,吵架拌嘴常有的事,正要是風平浪靜,那或許就真的出問題了,不是嗎?」

    邱映雪突然愣在那裡,笑容倏爾消失,再端起咖啡杯的時候空空如也。陸一偉見狀,起身道:「我再給你泡一杯?」

    見她沒說話,接過杯子準備去泡,想了想回頭道:「還是喝白開水吧,喝這麼多今晚不想睡了。」

    「就咖啡吧,已經習慣了。」

    語氣沉下來的她道出背後的故事,陸一偉尊重她的選擇,將重新泡好的咖啡端過去,坐在那裡安靜地看著她。

    邱映雪回頭道:「看我幹嗎?」

    陸一偉移開眼神淡然一笑道:「沒什麼,房間里就你我兩個人,我不看你看誰。」

    邱映雪擠出一絲苦笑,低頭道:「你一定想問,我幸福嗎,對嗎?」

    陸一偉攤攤手道:「我可不想窺探別人的隱私。」

    邱映雪呷了一大口,深呼吸一口氣道:「說說也無妨。坦白講,我不幸福……」

    話沒說完,陸一偉的手機響了。伸頭看了看,是范春芳的,連忙起身低聲道:「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說完,轉身進了卧室,關上了門。

    十幾分鐘后,陸一偉走了出來,坐下道:「你繼續說。」

    經過一段時間的冷場,邱映雪高漲的情緒已經下去了,搖搖頭道:「算了,我不想說了。」

    「哦。」

    沉默片刻,邱映雪調整情緒道:「對了,我已經掌握了薛志強的情況了。通過大量調查,此人在紅旗鄉挪用公款20餘萬元用於賭博,在修建紅旗鄉中學時拿人回扣10餘萬元,個人參股新東方娛樂城,在外麵包養著情人,目前知道有3個。賭博賺來的錢用於情人的開支,時常帶著外出遊玩。剛過年,帶著在一中教書的情人去了海南,我們已經拿到照片。現在可以立案調查。」

    陸一偉聽了頗為震驚,更為氣憤,咬著牙道:「事實確鑿?」

    「嗯,這只是我初步掌握的,還有一些沒證據的。薛志強嗜賭生性,據說還去澳門參與賭博。去了一個星期,輸了800多萬,最後還是他姐夫出錢把人贖回來的。即便如此,絲毫不收斂,現在還在賭博,更為猖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