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7 個人愛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7 個人愛好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沒想到她還是當年那樣,一點都沒變。本打算挽留,看來沒必要了。淡然一笑道:「梅佳,我今天來呢,不是和你爭執這些已經過去的事,再提也沒意義。海東現如今還在礦上,不過是替別人打工,生活過得挺好。他希望你能回去,只要回去,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好好過日子,我依然把你當弟妹。」

    狂躁的梅佳愣怔在那裡。緩緩地坐在椅子上尋思了許久,拚命搖頭道:「謝謝了,替我轉告他,我在京城過得很好,我不會回去的。」

    「哦,別急於給我答覆,你們的家還在,想回去就回去吧。」說完,起身準備離去。臨走時遲疑片刻,返回來道:「海東的腿不是我打斷的,而是你。」

    陸一偉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京城。一路上一聲不吭,毫無睡意,翻來覆去回想這些年的是是非非。每個人的面孔如同放電影般在眼前掠過,人一旦開始習慣回憶,說明已經老了。

    回到龍安,已是晚上十點。陸一偉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宿舍,三下五除二脫掉衣服洗了個澡,躺在沙發上點燃煙拿起茶几上的文件一份份看了起來。

    他有個習慣,在單位很少批閱文件,因為亂七八糟的雜事太多,不等拿起筆就有人進來,陸陸續續見完,一天就過去了,哪有時間看文件。後來乾脆讓南超把文件帶回宿舍,晚上睡覺前安安靜靜地看一會兒。

    在文件的最下方,陸一偉發現了最新一期的《西江文學》,放下文件饒有興趣地拿起來翻看。令他欣喜的是,他的文章居然刊登了。看到自己的文字變得帶有油墨清香的印刷體,那種感覺比簽了一個大項目都欣悅。

    他一直以為自己不算什麼文人墨客,很少賣弄詩詞歌賦,更不會無病呻吟寫一些虛無縹緲的散文,更多的精力放到八股文上,成天琢磨著如何寫好一篇講話稿。說心裡話,他很想寫一些所思所想,記錄每時每刻的心情波動。跳躍的思維總讓人感性,看到不同的景色會有別樣的情結。然而,繁忙的工作把他的時間切割成無數個碎片,難以靜下心來觸及靈魂,書寫襟懷。

    這篇散文不是他的處女作,但是第一篇刊登在學術報刊上的。儘管是自己的作品,依然仔仔細細通讀了一遍,別有一番滋味。

    正沉浸在漫無邊際的幻想中,有人敲門。深夜最害怕的就是門鈴和手機鈴聲,這麼晚打電話准沒好事。

    陸一偉放下書迅速坐起來穿好脫鞋走到門口繃緊神經道:「誰?」

    「我。」

    聽到是邱映雪,陸一偉大舒一口氣,打開門顧不上與其打招呼,一邊往卧室走去一邊道:「你先坐啊,我換衣服。」

    邱映雪看著他慌亂的樣子,嘴角揚起笑弧,唇末有一米粒大小的酒窩,與眯起來的眼睛相得益彰。背起手像活潑的兔子般走到沙發前坐下,看到茶几上的《西江文學》正翻到剛才的看到的那一篇,不由得笑了起來。

    不一會兒,陸一偉穿著運動服走了出來。道:「這麼晚了還沒睡?」

    邱映雪回頭看著他笑道:「已經睡了一覺了,覺得無聊,看到你的燈亮著,上來看看你幹什麼。」

    「在監督我?」

    邱映雪腦子一轉,噗嗤笑了起來,進而收起笑容一本正經道:「那當然了,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這紀委書記監督範圍內,萬一你來個金屋藏嬌,我也好提醒你,呵呵。」

    陸一偉也笑了起來,點頭道:「應該的,隨時歡迎邱書記督查。」

    相由面生,陸一偉長相帥氣硬朗,一臉正氣,滿滿的正能量,看著就是正直的人。相處一段時間再加上在省委黨校的了解,對其印象很好。道:「逗你玩的,看把你緊張的。」

    「呵呵,喝什麼,茶還是咖啡?」

    「不想讓我睡覺了?那就來杯咖啡吧。」

    陸一偉打開柜子取出咖啡,細緻地調好端到跟前,邱映雪端起杯子輕盈地抿了口,又輕輕放下,倆人四目相對,瞬間尷尬,快速移開眼神轉向別處。

    陸一偉也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尋思著找話題,邱映雪拿起《西江文學》道:「這篇是你寫的吧?」

    陸一偉倍感驚詫,鎮靜地道:「不是,我那有那功夫。」

    「是嗎,為什麼叫『初客』,有什麼寓意嗎?」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初日照高林,客晚憩楓橋,是這句嗎?」

    陸一偉見藏不住了,無奈地道:「我隨便瞎起的,沒那麼高深的含義。」

    邱映雪閃著明亮的眸子道:「果然是你寫的,我剛才看到的時候就猜到是你。文筆細膩,情感豐富,文風樸實,貼近生活,是一篇高質量的好文章。」

    被人誇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低聲道:「有那麼好嗎,我這麼感覺不出來,瞎寫的。」

    「瞎寫都寫得這麼好,要是好好寫肯定更好。對了,你加入作家協會了嗎?」

    「呃……沒有。」

    「那這是交給我來辦吧,先加入市級,再推薦到省級,最後才能到國家級。」

    陸一偉陣陣發懵,道:「我可以嗎?」

    「當然可以了,有作品就行。」

    「可我就這一篇啊。」

    「其他的呢,以前沒寫過嗎?」

    「寫過倒是寫過,但沒有發表。」

    邱映雪伸出手道:「拿出來,交給我。」

    「……」

    「愣著幹什麼,趕緊去拿啊。」

    陸一偉遲疑片刻道:「讓我整理整理好嗎,都是以前隨便瞎寫的,登不了大雅之堂。」

    「那是你認為,真心很不錯。如此優秀的人才就應該吸納到正規軍來,往更高的舞台走。然後多參加參加比賽,到時候就火了。」

    陸一偉擺手道:「我寫的東西就是自娛自樂,遠沒達到你所說的水平。算了吧,真心沒那閑工夫。」

    邱映雪依依不饒道:「工作是工作,愛好是愛好,一碼歸一碼,黨紀國法裡面也沒寫不允許有個人愛好。人還是的有點愛好,若不然生活多枯燥無味。好比我,從來沒放棄寫作,談不上什麼大家,至少在圈內小有名氣。不僅是陶冶情操,也是緩解生活壓力的一種方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