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5 金蘭之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5 金蘭之交字體大小: A+
     

    邵中傑臉上露出少有的笑容,欣慰地道:「那就辛苦你了。」

    陸一偉說出難以啟齒的話:「能為邵書記服務,是我的榮幸。」

    這話邵中傑很受用,頜首道:「作為秘書,你是稱職的,合格的,優秀的,其他方面還需要多加歷練。比如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上,要學會妥協,懂得運用藝術。」

    陸一偉明白所指,謙虛道:「謝謝邵書記指點,我今後會多加註意,加以改正。」

    「嗯,好好乾。」

    從辦公室出來,陸一偉沒有回縣裡,與好友中興社副總編夏雨鴻打了個電話,直奔京城。

    當天晚上,見到了夏雨鴻。與其相識,要追溯到五年前,是蘇蒙給他引薦的。本是萍水相逢,卻相見如故,一來二去成了好朋友,結下深厚友誼。

    古人有什麼金蘭之交,勿頸之交,竹馬之交,忘年之交等等,那時候的人比較單純,沒有現代人如此複雜。現在交友,除去兒時玩伴,無非是兩種。要麼興趣相投,要麼金錢開路。結識夏雨鴻,是兩種關係的交織。

    陸一偉雖不是什麼文人,但一直從事文字工作,在某些領域有共同語言。僅此還不夠,沒有持續的維持,很難成為真正的朋友。當年夏雨鴻還是個記者,也沒多少錢,又不是京城人,沒拿到京城戶口,沒有住房。一次喝多了酒傾吐心聲,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得知他買房還缺70萬,第二天陸一偉直接讓李海東把錢打過來給了他。

    此舉讓他感動不已,甚至痛哭流涕。說了一大堆感恩戴德的話,還說分三年還清。借和給是兩個概念,陸一偉同意了,但沒有刻意強求。三年後,對方果然兌現承諾,如數還清。

    在最困難的時候,你若拉一把,比任何方式都來快。陸一偉能混到今天,結交一大把朋友,全是他的仁慈仁義所在。

    倆人見面后,夏雨鴻異常驚詫道:「有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說,非要大老遠的跑一趟?」

    陸一偉笑著道:「電話里說不清楚,再說了面談顯得正式。」

    「咱倆的關係還那麼客氣,不存在。既然來了,我就要盡地主之誼,晚上我請客,別和我搶啊,哈哈。」

    倆人來到一家高檔餐廳,對面而坐。夏雨鴻上下打量著道:「咱倆可有幾年沒見了,這次見面感覺滄桑了不少,當了縣委書記是不是很忙?」

    陸一偉嘆了口氣道:「甭提了,每天愁得我半死不活的,筋疲力盡。早知道這麼苦,打死都不幹了。」

    「哈哈……你這屬於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多少人擠破腦袋想進去,而你卻不想干。別矯情了,當領導的,有那個輕鬆的。好好乾,你這麼年輕大有前途,說不定是未來的省委書記或者更高。」

    「拉倒吧,我可沒想那麼遠,成天提心弔膽的,那像你,自由自在,有時候真想辭職了干自己做的事。」

    夏雨鴻苦笑道:「什麼行業都不好乾,我的工作看似輕鬆,壓力特別大,只是外人看不到罷了。都有一個過程,習慣了就好了。」

    「嗯。」

    閑聊了一會兒,夏雨鴻道:「說吧,找我啥事。」

    陸一偉從包里取出列印好的稿子遞給他道:「你先看看。」

    夏雨鴻大致瀏覽了遍,抬頭道:「這是你寫的吧。」

    「也不是,領導寫的。」

    「蒙誰呢,一看就是你的風格。寫得結構完整,邏輯清晰,無可挑剔。」

    「別拍馬屁了,我幾斤幾兩心裡清楚。」

    夏雨鴻抿嘴笑道:「打算怎麼做?」

    「在你們《中興日報》和《人民日報》上刊登,要是能在頭版最好了。」

    夏雨鴻常年和官員打交道,自然明白其中情由。無非是想讓主要領導看到,留個好印象,為下一步提拔鋪路架橋。夏雨鴻撓撓頭道:「《中興日報》應該問題不大,但《人民日報》……」

    「我可不管啊,國家級媒體我就認識你一個,你不幫我誰幫。領導交辦的事給人家辦妥,就這點小要求。」

    夏雨鴻想了半天道:「好吧,我試試吧,但不一定能成,畢竟都是排著隊等著上稿子呢。」

    「行,我知道你有辦法。」

    說罷,將提前準備好的銀行卡推了過去。

    夏雨鴻瞪大眼睛道:「你這是幹嘛?」

    「沒什麼意思,找人辦事總得上下打點,吃飯喝酒吧。人情社會,人之常情。」

    夏雨鴻推回去決絕地道:「你要這樣我翻臉啊,快拿回去,別和我來這套。咱倆的關係還用得著這樣?」

    「又不是給你的,拿著吧,你要不拿我心裡都不安心。剩下的給嫂子孩子買點東西,我就不登門了。」

    好說歹說,夏雨鴻說什麼都不肯要。間接地說明他不是唯利是圖之人。陸一偉只好作罷,道:「那好吧,需要我做什麼儘管吩咐。」

    「這就對了嘛,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肯伸手幫忙,你和我才見過幾次面就敢一下子借我那麼多錢。時至今日想起來都非常感動,欠這麼大的人情這點區區小事又算什麼。放心吧,既然答應了你肯定辦到。」

    陸一偉一顆心落地,端起酒道:「什麼不說了,都在酒里了。」

    「來,不醉不歸,哈哈。」

    倆人喝下去兩瓶,吃過飯摟著肩東倒西歪走出餐廳,南超費了好大勁將其送到酒店。在溫泉池中,又要了瓶紅酒,舉杯對飲,把酒歡歌,好不盡興。陸一偉記憶中好久沒如此酣暢淋漓了,徹底放縱下自己。

    「想蘇蒙嗎?」

    夏雨鴻突然一問,陸一偉笑容僵在臉上,端起高腳杯晃動著道:「都過去的事了,不想再提了。」

    「哎!多好的一姑娘,就這樣……不提了。應了那句話,好人不長命,壞人萬年長,尤其是你們當官的,沒有狠手腕是站不穩腳跟的。你給我的印象一直是溫文爾雅,瀟洒倜儻,當縣委書記和秘書可不一樣了,該狠的時候就要狠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