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2 開了先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12 開了先河字體大小: A+
     

    桌子上擺放著一本《西江前沿》,這是西江省最高規格的內部刊物,不對外發行,擔任實職的處級以上領導才能看到。與公開發行的報紙不同,後者是面相大眾公開領導的活動,而前者重點解讀高層的意識形態以及其他地方的經驗做法。

    蔡潤年當年是該刊物的總編,陸一偉請他寫了一篇文章,得到當時省委書記的批示,張志遠才算逃過一劫。自此之後,該刊物風格大變,一度甚至停刊,現在又重新副刊,不知其中經歷了什麼。

    陸一偉拿起來打開,第一篇文章居然是邱遠航寫的,題目為《凈化官場風氣,堅決遏制「圈子文化」》。文章內容措辭相當嚴厲,甚至提到了「東湖會」「老鄉會」「同學會」等,含沙射影暗指郭金柱,間接地指向了以郭金柱為核心的「東湖會」。

    看到這篇文章,陸一偉恍然大悟,原來幕後操手果然是邱遠航,誓將所謂的「圈子文化」徹底擊破。文章最上面有省委書記章秉同的簽署意見:請各級黨組織對照檢查,堅決不允許圈子文化盛行。

    現如今的「東湖會」早已分崩離析,進去的進去,調離的調離,唯獨原東州市委書記徐才茂沒受到牽連,反而得到提拔出任副省長。看來,章秉同早就盯上了他們,只不過徐才茂更為聰明而已。

    陸一偉算不算「東湖會」成員,從來不這樣認為。他所扮演的角色不過是個邊緣化跑腿的,壓根沒進入決策核心,就連張志遠都不夠資格。那下一步會不會牽連到自己,一切皆是未知數。

    因為郭金柱,這陣子他一直在提心弔膽中度過,每天睡覺都睡不踏實。尤其是晚上手機響的時候,渾身發緊,心有餘悸。

    這時候,桌子上的手機響了,把他嚇了一跳。看到是郭建業的,鬆了口氣接了起來。

    「陸書記,忙了?」

    「還行,有事?」

    「也沒什麼事,晚上有時間沒,我想和你聊聊,商討下兩會的事。」

    陸一偉心裡亂糟糟的,正想找個人聊聊天,道:「好吧,你定時間地點。」

    「老地方吧。」

    「好嘞。」

    中午吃過飯,陸一偉驅車來到市委大院。上了樓走廊里如往常一樣站滿了人,都等著面見市委書記。他只好站在隊伍後面耐心地等著。

    「陸書記?」

    聽到有人叫自己,陸一偉扭頭,趕忙笑臉相迎,點頭道:「申秘書長好。」

    眼前此人是市委辦公廳副秘書長申亞超,他所扮演的角色正是陸一偉在江東市的角色。陸一偉和他並不熟,不過年前拜訪過了,市委辦公廳幾乎一個不落都親自給了數額不等的超市卡,與下面的人搞好關係,對自己以後干工作很有幫助。

    申亞超打量一番道:「要見邵書記?」

    「嗯。」

    申亞超看看錶道:「邵書記六點要會見美國來的客人,要見就得抓點緊了。」

    陸一偉看著長長的隊伍,不好意思地道:「要是見不上,那就明天再來吧。」

    「你等著。」

    說罷,撥開人群進了一間辦公室,不一會兒走了出來低聲道:「給你安排好了,4點15分,時間還早,去我辦公室坐坐?」

    陸一偉沒有客氣,跟著他來到辦公室。

    第一次坐下聊天,申亞超表現得很大方得體,面帶微笑道:「陸書記,我現在乾的活就是你以前乾的,咱倆聊起來應該無溝通障礙。到了龍安感覺如何?」

    陸一偉不想把情緒帶到工作上,滿是激動點點頭道:「還行。」

    「那就好。其實你空降龍安縣,當時在全市引起了不小轟動,你應該知道吧。」

    「嗯,知道一點。」

    申亞超繼續道:「按照慣例,市委副秘書長鮮有下去擔任縣委書記的,頂多是個縣長。當然了,南州市和江東市不能比,規格就在那裡。不過你的到來確實很意外,全市乃至全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又是副秘書長下來的,算是開了先河。」

    關於這個話題,陸一偉實在不想再過度解讀了。最開始新鮮,到了後面就索然無味了。這個最年輕的標籤一直貼在身上並不是好事。笑著淡淡道:「運氣而已。」

    「絕對不是運氣,你的能力擺在那裡,我們都羨慕不來啊。前兩天我還和趙副秘書長一起聊天,要是有你的運氣就好咯,哈哈。」

    陸一偉沒做回應。

    申亞超見他不搭茬,轉移話題道:「陸書記,咱們雖不熟,但有些話覺得應該提醒你。相比起其他縣來說,你可能跑市委跑得不夠勤。」

    陸一偉頜首道:「申秘書長批評得對,在這方面我做得確實不夠,以後會多加註意。」

    「別那麼客氣,我只是提醒你罷了。你看遷安的縣委書記甘連堂,幾乎每周都來一趟,有時候跑好幾趟,屬他最勤快。年前遷安發生那麼大的事,愣是沒給他任何處分。你曾經是領導身邊的人,有些事比我更懂。」

    申亞超善意的提醒,戳中了陸一偉的痛點。他何嘗不想多跑幾趟呢,可邵中傑對其並不感冒,幾次想約他吃飯,都被拒絕了。而且每次見面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更談不上私人感情。他知道心結在那,還是因為劉占魁。本來已經定好的事,他突然空降,打亂了他的陣腳。可這也不能怪他啊。再者就是上次的津門事故,很多人將其這次得不到提拔歸結於此。

    一旦有了心病,很難治癒。

    陸一偉擺出謙虛態度道:「還請申秘書長指點一二。」

    申亞超往後一靠,笑著道:「指點談不上,只是交流探討一下。我就實話實說吧,其實你來龍安身份挺尷尬的。放眼望去,全市二十一個縣市區,基本上都是當地提拔起來的領導幹部,只有市裡才會空降。而且當地人有種排外情緒,想要在這邊干一番事業,真心很難。或者說,你一大半精力都放到了人事上,哪有精力考慮發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