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9 一路走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9 一路走好字體大小: A+
     

    蔣振濤出事,陸一偉不得已改變行程。原本打算放鬆幾天,看來全泡湯了。頭頂上壓得責任不允許他絲毫鬆懈。

    潘成軍將其送到機場,同樣心急如焚道:「一偉,要不要我陪你回去?」

    「不必了,我來處理吧,回頭你和福勇說一聲。另外,我不在的時候,幫我照顧好家裡。」

    「好的,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當天晚上七點半,飛機降落南江省曲州國際機場,走出機場,迅速上了早已等候的車輛,往龍安縣趕去。

    「情況怎麼樣?」

    許昌遠道:「正組織有關專家在趕來的路上,蔣主任目前處於重度昏迷狀態,可能有生命危險。」

    「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據他家人說,蔣主任昨晚十點多才回來,喝得醉醺醺的。回來了連衣服都顧不上脫就鑽進了被窩裡。凌晨三點多的時候可能是起床上廁所,他老伴鄭老師聽到半天沒動靜,就起床去查看,結果發現倒在衛生間。」

    陸一偉眉頭緊蹙,半天道:「他昨晚和誰一起喝酒的?」

    許昌遠搖搖頭道:「不清楚,不過我聽他司機說昨晚王志全叫他了。」

    如果真是這樣,這就是一起單純的因為喝酒誘發的腦出血,不需要過多地解讀。類似事件在中國每天不知道發生多少起,再尋常不過。蔣振濤年紀不算大,還沒享清福就……

    陸一偉想到了另一層。問道:「他們經常在一起喝酒嗎?」

    許昌遠明白其意,低聲道:「以前經常在一起,不過今年好像還是頭一次。」

    晚上十點半,陸一偉趕回龍安縣直奔醫院,急救室走廊里站滿了人。看到他后,立馬閃開一條道,紛紛避讓。醫院院長丁書明上前一臉凝重道:「陸書記,您回來了。」

    陸一偉抬頭看看急救室上面的刺眼的紅燈,再看看一側長椅上躺著的蔣振濤的妻子鄭玉梅,雙眼紅腫,目光獃滯,緊緊地抓著女兒的手,身體不停地搐動。蔣振濤的兒子蔣文浩推了推她小聲道:「媽,陸書記來看我爸了。」

    鄭玉梅這才緩緩地扭頭,進而激動地起身撲過來,死死地抓住手臂哀嚎道:「陸書記,你要救救我家振濤啊。」

    也不知怎麼回事,陸一偉最近半年來經歷了太多這樣的情景,從江東汽車廠到津門鎮事故,再到今天的蔣振濤。彷彿事情往一塊湊,讓他一次又一次面臨生離死別。雖然不是學醫的,但他了解腦幹出血意味著什麼,基本上無生還的可能。

    「鄭老師,您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的。」

    許昌遠在旁邊附和道:「鄭老師,陸書記在京城出差,專程趕回來看望蔣主任的。」

    鄭玉梅畢竟是文化人,沒有撒潑嚎哭,投來感激地眼神道:「謝謝,謝謝陸書記。」

    陸一偉抓著她的手道:「鄭老師,您的身體要緊,回去休息吧。這邊一有消息就通知您。千萬不能把您的身子也垮了。」

    安撫了一通,陸一偉把丁書明叫到了隔壁辦公室。道:「裡面情況怎麼樣?」

    丁書明語氣低沉地道:「今天下午五點多,省人民醫院心腦血管科周教授一行匆忙趕來,又進行了一次檢查,緊鑼密鼓會診后,決定做開顱手術,但不敢保證能成功,即便成功恐怕也是植物人。他的出血量達到5.3毫升,死亡的概率非常之大。加上病人送來的不及時,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

    「哦,有多少把握?」

    丁書明嘆了口氣道:「這個……我真不敢向您保證,就連周教授都無法下結論,只能看造化了。蔣主任有高血壓,伴有血栓,加上攝入酒精過量,可能是用力過猛致使血管爆裂。」

    陸一偉心裡亂糟糟的,和死神對抗,這種事誰都無法左右。沉默片刻道:「手術進行多長時間了?」

    「差不多兩個小時。」

    「行,盡全力吧。你去忙吧,我在這裡等著。」

    丁書明連忙道:「陸書記,您回去休息吧,手術可能要持續到明天早上。等結果出來后我第一時間給您打電話。」

    「不必了,我等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陸一偉心裡愈發沉重。手術時間越長,意味著蔣振濤的生存希望越渺茫。不管怎麼樣,他是老革命,沒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作為班長,理所應當肩負起應有的責任。

    許昌遠陪在身邊,一次一次勸說讓他回去。他無動於衷,站在窗戶邊不停地抽著煙,凝望著黢黑而深邃的夜空,彷彿在凝視死亡。他不希望蔣振濤有任何閃失,哪怕保住一條命,也算是一個交代。要是在他任期內死亡,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凌晨五點,手術燈終於熄滅了。周教授拖著疲憊的身軀走了出來,直接被請到休息室。陸一偉與其簡單交流后,周教授道:「手術還算成功,暫時保住了生命。但不敢保證接下來會如何,讓他家屬提前做好準備。」

    「好的,謝謝您。」

    總算是個好消息,陸一偉進去隔著玻璃看了一眼,蔣振濤身上插滿了管子,昏迷不醒。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來,也可能就醒不來了。

    三天後,醫院傳來了噩耗,蔣振濤停止了心跳,醫學上宣布死亡,終究還是沒挽留住他的生命。

    此消息一出,轟動全縣,甚至驚動了市裡。陸一偉心裡異常沉重,召集相關領導開了個短會,研究蔣振濤的喪事。儘管是非正常死亡,他決定由縣裡成立治喪委員會,由縣委副書記孫根生擔任主任,全權負責此次喪事。

    按照當地的習俗,三天後正式出殯,蔣振濤被埋在了伏山。陸一偉沒有出席儀式,而是坐在辦公室發了一天的呆。生命是多麼的脆弱,前陣子還好好的,一下子就沒了。其實他早該料到,上次召開常委會的時候蔣振濤就不對勁,硬是撐了下來。如果那時候及時救治,或許也不會成了這個樣子。

    一路走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