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5 敗走西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5 敗走西江字體大小: A+
     

    本來是私人活動,田俊東的出現讓陸一偉有些為難。這牛福勇,也不事先商量就自行做決定,這不陷入被動嘛。

    田俊東往沙發上一坐,將手中的手機和刺眼的法拉利鑰匙往茶几上一放,從衣兜里掏出一包中南海香煙,遞上道:「陸哥要不來一支?」

    陸一偉猶豫片刻,接過香煙。田俊東捧著打火機為其點燃,笑著道:「我們京城人習慣抽中南海,勁小味淡,比什麼中華,黃鶴樓好抽多了。」

    陸一偉抽了口道:「我對抽煙沒研究,啥都行。」

    牛福勇上前附和道:「這點我能作證,陸哥這人很隨和,為什麼能一帆風順當上大官,關鍵是老百姓認可。下鄉的時候,老鄉掏出2塊錢的香煙照樣抽,有幾個能做到,哈哈。」

    陸一偉淡然道:「福勇,別瞎說,不是有句話嗎,在京城別比官大小,廳級幹部一抓一大把,我一小小的處級幹部有什麼好吹的。」

    田俊東擺了擺手,舉手投足間顯現出獨有的氣質。沒有那些富二代官二代的詐唬,倒多了幾分謙遜和內斂。道:「陸哥說錯了,京官可比不上你們地方官員,很多都來自清水衙門,而你是封疆大吏,手中的權不是一般的大。」

    陸一偉笑笑,沒有作聲。說實話,他打心裡不願意和這些所謂的官二代結交朋友,倒不是瞧不起他們身上的標籤和本質,關鍵是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牛福勇帶他不止一次出現,肯定有什麼目的。另外,這些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他不止一次奉勸牛福勇,遠離這些官二代,真心得罪不起。今天你有錢和他結交朋友,要是有一天沒錢了呢。說到底,是看上你的錢,還覺得你像傻蛋一樣屁顛屁顛跟在後面當小弟,那天用不著你的時候一腳踹開,他敢把你踩到腳下,你敢惹他嗎。

    陷入短暫的冷場,牛福勇及時化解尷尬道:「陸哥,上次的事俊東可是沒少出力啊。直接給省委章書記打的電話,我就在跟前,章書記立馬答應不予深究,絕對夠哥們!」

    陸一偉聽著有些假,但也不敢不相信,連忙道:「那真是太謝謝了,有機會我一定單獨請你好好喝一頓。」

    田俊東怡然自得道:「小事一樁,不足掛齒。你是福勇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間客氣啥,以後有事儘管來找我,特別到了京城,沒有什麼事情搞不定的。哦,當然了,要求別過分,哈哈。」

    陸一偉笑笑,轉向旁邊的潘成軍。眼神的交流意味深長,倆人共同在琢磨一件事,關於此人的真實身份。牛福勇說他是某某主任的兒子,這種事怎麼查呢。

    正聊著,張志遠進來了。看到田俊東一愣,陸一偉趕忙起身,牛福勇搶先一步道:「張書記,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田俊東,華銘集團執行董事,超速度跑車俱樂部總裁。」

    張志遠不明所以,看看陸一偉,略微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田俊東對他不怎麼感興趣,回頭道:「陸哥,我那邊還有客人,就不打擾你們了,過段時間去龍安找你,到時候好好喝兩杯,那裡是個好地方,告辭!」說完,大搖大擺離去。

    張志遠望著背影道:「這誰?」

    「福勇的朋友。」

    「哦。」

    陸一偉從他手中接過包,又為其脫掉外套,掛在衣架上。雖早已不是他的秘書,但在任何時候都表現出謙卑尊重的態度。換句話說,要是沒有張志遠,也沒有他的今天。

    張志遠坐下搓搓臉,接過煙點燃道:「白書記什麼時候到?」

    「快了,他那邊有客人,馬上就過來。」

    「哦,這兩天正好有個培訓會,關於法制方面的,要一周。前天晚上和白書記通了個電話,還沒來得及看他。」

    陸一偉對面而坐,與其有聊不完的話題,卻不知從哪開始。還有旁人在場,避開敏感話題道:「我這次來京城,一來是看看白書記,另外想拜訪幾個專家。」

    張志遠抬起頭道:「哪方面的?」

    「城市和旅遊規劃的。」

    「哦,聯繫上了嗎,我倒是認識中規院的幾個專家。」

    「聯繫上了,要是需要再麻煩您。」

    張志遠頜首道:「搞旅遊出發點好的,但一定要經過充分論證,切實可行才上馬。項目一旦開工可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明白,我就是帶著問題來的。」

    「行吧,需要我出面協調儘管開口。」說罷,轉向潘成軍道:「你那邊怎麼樣?」

    潘成軍謙虛地道:「承蒙張書記挂念,還不錯。」

    「聽一偉說你要進軍房地產,現在時機成熟,還是可以做的。今年,省里打算拿出500個億搞城市建設,江東市就佔到三分之一。穩妥一點,切不可激進。」

    張志遠講話已經帶有官腔,不點透,不說破,點到為止,剩下的自己去悟。他講話看似隨意,每句話都蘊藏著一定含義。亦或在透露某種信號,就看你能不能揣摩透深層意思了。

    幾人閑聊了半個多小時,白宗峰姍姍來遲。進門滿臉紅潤笑呵呵地道:「不好意思啊,今天我一朋友從加拿大回來了,和以前的老同學聚了聚。」

    一行人紛紛起身迎接,白宗峰壓了壓手面帶笑容道:「都是自己人,別那麼客氣,坐下聊。」

    白宗峰依然如同往常神采飛揚,精神抖擻。絲毫看不出「敗走西江」的失落和惆悵。不過鬢角的白髮掩飾不住歲月的痕迹,年紀五十的他本來很有希望進入省委班子,誰能料到戛然而止。就像一場未放完的電影,不等故事結局就曲終人散了。

    從京城空降,再從西江原路返回,七八年來只上了一個台階,多多少少有些落寞。

    白宗峰倒好像坦然面對,看著陸一偉露出笑容道:「不錯,比以前沉穩了,我在網上看到關於龍安的消息,挺好的一個地方,可惜沒去過,以後有機會一定去看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