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4 前往京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4 前往京城字體大小: A+
     

    潘成軍聽后很長時間沒說話,縝密思考道:「你的意思是丁昌華知道此事?」

    「嗯,當初他就在現場。」

    足智多謀的潘成軍一時間沉默了,抽完一根煙分析道:「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如果牽扯到你,紀委肯定會介入調查,到現在都沒反應,說明所掌握的證據里不涉及你。現在就看郭書記會不會供出你了。」

    陸一偉堅定地道:「我相信郭書記的為人,他不會的。只是他的秘書……就說不來了。」

    「那怎麼辦,要不我現在把福勇叫過來?他如今上層路線走得好,說不定能幫上忙。再說此事因他而起……」

    陸一偉打斷道:「別,千萬別讓他知道。福勇脾氣大,性子直,說不定好事辦壞事。」

    「要不我去上面活動活動?」

    陸一偉嘆了口氣道:「算了,暫時按兵不動,聽天由命。說不定我命好,就扛過去了。實在抗不過去,等紀委介入后再動手也不遲。」

    潘成軍雖不在官場,但對裡面的彎彎繞一清二楚。寬慰道:「別胡思亂想,你一定沒事的。要是真有事,我絕對袖手旁觀,就是傾家蕩產,也要想辦法把你撈出來。」

    看著他鐵骨錚言,陸一偉倍感欣慰,笑了笑道:「沒那邊嚴重,我要真出了事,不要做無謂的舉動。保住得志公司就相當於保住了根基,我大不了開除公職,正合我意,到時候加入得志,給你們打工,哈哈。」

    沒想到他如此心態,潘成軍卻笑不起來,道:「一偉,我說句不好聽的話,你不適合在商界混,天生就為官場為生。亦步亦趨走到今天不容易,得志倒下了還能站起來,大不了從頭開始,而你倒下就倒下了,再沒有翻盤的機會。或許表面上不在乎,但是一輩子的心病,始終無法釋懷的。」

    陸一偉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打斷道:「好了,不提了,走一步說一步吧。另外,此事千萬別讓佟歡知道,她現在是關鍵期,小心動了胎氣。」

    殊不知,佟歡在樓上拐角處聽得一清二楚。

    從潘成軍家出來,陸一偉躲在車裡給張志遠打了個電話,誰知在京城開會。他立馬決定改變行程,下午就飛赴京城。

    晚上七點,飛機降落在首都國際機場。走出出口,牛福勇穿著一身黑西裝戴著墨鏡站在一輛嶄新的賓利慕尚前呲牙咧笑,脖子上明晃晃的拇指粗的金鏈子格外刺眼。看到倆人伸開雙臂居然來了句英文,把陸一偉嚇了一跳。

    陸一偉愣在那裡回頭道:「這是福勇嗎?」

    潘成軍一本正經地搖搖頭道:「不認識。」

    牛福勇上前往胸口上捶了拳道:「這才幾天功夫就不認識了,是不是老帥了?」

    陸一偉上下打量一番道:「去了趟澳大利亞就拽上英文了?」

    「哈哈,和國際接軌嘛,我還會說粵語呢。」

    陸一偉哈哈笑了起來,上了車觀望著外面的夜景道:「你這是打算常住京城了?一天到晚都不見人影。」

    牛福勇打開盒子取出雪茄遞上前道:「我才不想在這裡呢,有什麼好的,就是樓高人多,堵車堵得跟孫子似的,那有老家舒坦。我那婆姨非要來這兒,說讓孩子上最好的學校。沒辦法,只能和她一起來了。那天還聊了,還不如你也把孩子接來,上貴族學校,學費我全包。」

    「拉倒吧,在江東就挺好的。」

    「樹挪死,人挪活,首都就是首都,條件就是不一樣。年前,我在海淀買了兩棟樓,先屯著,坐等以後升值。」

    坐在前排的潘成軍回頭笑道:「怎麼,想開了?」

    牛福勇笑道:「錢是王八蛋,沒了再賺。首都的房價確實太他媽的變態了,我剛買上立馬轉手賣就能賺好幾千萬,才不呢,過兩年再說。另外,今年有奧運會,房價還要飆升,要是不漲到十萬一平,堅決不賣,哈哈。現在有時間嗎,要不過去看看?」

    「算了,改天吧,你在哪安排的飯?」

    「釣魚台。」

    「夠闊氣,真是有錢沒地方花了。」

    牛福勇大大咧咧道:「也不看招待誰,要是換做別人,一邊去,兩百塊一晚的酒店都懶得搭理他們。」

    牛福勇重情義,也懂得感恩,這點沒得說。可以說,倆人是過命的交情,任何人都比不了。能和他成為朋友,陸一偉到現在都覺得不可思議。道:「給張書記打電話了?」

    「打了,我已經安排人去接了。白書記那邊手頭還有點事,可能要遲一會兒過來。」

    來到釣魚台國賓館,牛福勇輕車熟路帶到房間,陸一偉看到他身旁帶著兩個男子實在彆扭,道:「這兩位是幹啥的?」

    「現在不都流行帶保鏢嘛,我也弄了個保鏢隊,一共十個,這兩位是最出眾的,這個是全國散打冠軍,這個是退伍軍人,能撂倒一大片。要不給你配倆?」

    陸一偉沒好氣地道:「行了,你讓他們出去吧,我們不會綁架你。」

    「哈哈哈……」

    牛福勇揚手一揮,倆男子鞠了一躬退了出去。

    「就剩下咱仨了,能摘掉墨鏡嗎?有錢了派頭越來越大。」

    牛福勇把墨鏡摘掉笑道:「有錢就得學會享受,鬼知道那天會變天。瀟洒一天是一天,換句話說,沒有你,能有我的今天嗎。」

    「和我沒關係,全是你奮鬥的結果。」

    正說著,門推開了。看到是田俊東,陸一偉有些不樂意了。牛福勇沒意識到,趕忙起身迎接道:「東哥,就不用介紹了吧,見過好幾面了,陸哥,潘哥,都是自家兄弟。」

    田俊東穿著一身休閑裝,大搖大擺走過來笑道:「福勇和我說晚上有幾個兄弟過來,本來不想來,可聽到是你們,再忙也得抽出時間作陪。」

    陸一偉尷尬笑笑道:「多謝了,我們就是來辦點私事,打擾你了。」

    「客氣,來了京城就和來了自己家一樣,今晚的飯我管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