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3 反面典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3 反面典型字體大小: A+
     

    佟歡是聰明人,知道陸一偉找潘成軍還有其他事,起身佯裝打了個哈欠道:「自從懷了孩子覺就多了,我得上去睡一會兒了,你們聊,中午一起吃飯。」說罷,摸著肚子上樓了。

    潘成軍望著佟歡的背影滿滿的愛意,笑了笑道:「她一天到晚就是睡覺,你別介意啊。」

    「什麼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早把你們當成自家人。」陸一偉若有所思道,「佟歡命苦,父母親都不在了,照顧她就全靠你了。要是她發脾氣之類的,多擔待點。」

    「嗯,放心吧,我疼她還來不及呢。這不,看到她每天上下樓不方便,打算安裝台電梯。出行也不方便,定製了輛吉姆斯房車,醫院也聯繫好了,京城瑪麗婦嬰醫院,過陣子去產檢的時候看看,不行在附近買套房子……」

    現如今的潘成軍可不是當年的煤礦工人,經過幾年的積累,財富雖不及牛福勇,過猶不及。如此奢侈揮霍,有足夠的資本。陸一偉管不著,善意提醒道:「還是低調點為好,沒必要那麼誇張。」

    潘成軍湊上前小聲道:「一偉,最近幾年京城的房價可是一天一個價啊,三四環都逼近兩萬一平了,趁著房價低,要不我們多買幾套吧。」

    陸一偉看著他道:「你手裡有那麼多閑錢嗎?」

    「還行吧,幾千萬是有的。實在不行從福勇那邊倒騰一下,他現在不差錢。前陣子帶著什麼公子爺去澳大利亞看房去了,還要買什麼莊園,這小子,有倆錢燒得不行,呵呵。」

    陸一偉神情嚴肅道:「我的話他現在不聽了,回頭你好好勸說一下,讓他別玩得太大,小心玩火自焚。」

    「嗯,不過他現在誰的話都不聽,有恃無恐。我早就和他說了,趁著現在手頭有錢,要麼搞投資要麼轉型,煤炭市場一旦不景氣,就怕……」

    陸一偉無奈地道:「他早已不是當年的牛福勇了,算了,改天我把他叫過來好好聊聊,這兩天在嗎?」

    「好像不在,聽海東說了句在香港。」

    「哦。」

    陸一偉沒再多言,從口袋裡取出銀行卡放到面前道:「你去查一查這張卡的戶名是誰,裡面有多少錢?」

    潘成軍似乎明白了什麼,拿起卡看了看道:「現在就能給你問,正好銀行有朋友,你等著。」

    說完,拿起手機打了一通,不一會兒對方回過來。掛點電話道:「打聽清楚了,戶名叫王天喜,廣西桂林人,裡面有300萬元。」

    陸一偉吃了一驚,快速思考道:「王天喜?我印象中怎麼沒這個人。」

    潘成軍想了想道:「是不是有人冒用了他的名字?」

    「說詳細點!」

    「這種事我接觸過幾次。一些人送禮為了不給自己和領導找麻煩,隨便找個人的身份證開戶,然後送出去,以後取錢也不會暴露身份。」

    「不是本人可以取嗎?」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想要取錢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甚至可能在辦理這張卡的時候已經與銀行方面談妥了。」

    陸一偉擠出一絲苦笑道:「現在的人啊,為了送禮可是煞費苦心,幫我查到這個人。」

    潘成軍忖度道:「查可以查,就怕查到也沒用。既然有人送,說不定過段時間就會找上門,到時候你再還給他。」

    陸一偉想了半天沒想到更好的辦法,收起卡道:「這事我來處理吧。給我訂明天飛往京城的機票,你和我一起去吧,佟歡能行不?」

    「沒問題,讓她妹妹過來就行。」

    「好,準備幾份禮物。回頭你和福勇聯繫一下,讓他準備車和吃飯的地方。」

    「好勒,我一會兒聯繫。」

    安排妥當后,陸一偉壓低聲音道:「郭書記最近有什麼消息?」

    「不清楚,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聽不到他的任何消息。」

    「那他家人呢?」

    「可以自由活動,不能出省,而且二十四小時監控。前兩天郭悅還給我打電話了,把我嚇了一跳。」

    「說什麼了?」

    「也沒說什麼,這事反正挺複雜的,眼下看,郭書記翻盤的機會是不可能了。我聽說,指控他的罪名多達十多項,隨後就會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而且此事已經上報中紀委,《法制日報》都刊登了有關信息,就算有通天本事,估計也於事無補了。他可能得罪了大人物了。」

    陸一偉良久未說話,不可避免地聯想到自己頭上。在以前,他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害怕,經歷的多了反而麻痹了,而現在卻在心顫。有句話說,當官越久,越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以前並不懂什麼意思,如今活生生地給他上了一堂課。

    按照慣例,歷來是樹立典型,震懾他人。英雄人物正面引導,腐敗分子側打旁敲,郭金柱顯然被抓了反面典型,而陸一偉,也在這一條線上。

    潘成軍並不知道他們先前的事情,不過從面部表情敏銳地捕捉到別樣的東西。小心翼翼道:「你……需要我做什麼嗎?」

    陸一偉閉上眼睛冥想,半天道:「知道丁昌華現在的境況嗎?」

    潘成軍一臉凝重點了點頭,道:「在西州桐關監獄。」

    「還有幾年出來?」

    「判了七年,還有三年。」

    陸一偉和丁昌華沒什麼恩怨,要說有就是在佟歡身上。此人當年靠著郭金柱起家,后又投靠林海峰,當年準備出逃時從飛機場截留,以合同詐騙罪判了七年。此人劣跡斑斑,抓他的把柄一大把,不過聽人說他屬於替別人蹲監獄,他若不進去很多事情恐怕無法解決。

    丁昌華明白了什麼,警惕地道:「你說此事和丁昌華有關?」

    陸一偉略微頜首道:「據我所知,郭書記這次栽就栽在北州市任職期間,他原先的秘書年前也規了。」

    「那你……」

    陸一偉心裡憋得慌,不想提及當年的事。咬了咬嘴唇道:「老潘,這事不知該怎麼和你說,當年我為了福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