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2 家庭為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2 家庭為重字體大小: A+
     

    是夜,夜深。

    陸一偉和范榮奎從茶社走出來時,街上的行人已寥寥無幾。

    「爸,謝謝您和我聊了這麼多,本來今晚想在一起吃頓晚飯的,誰知道一聊就是深夜。」

    范榮奎壓抑在心底的話得到釋放,心情好了許多,道:「誰讓你是我女婿呢,就芳芳一個女兒,疼她還來不及呢,便宜你小子了。」

    這點說得沒錯,彷彿天下的父親都疼女兒,陸一偉趁機笑著道:「那我送您回家吧,我媽在家裡等您呢。」

    說話間,范榮奎立馬拉下臉,悶悶不樂揮揮手道:「你回吧,我散散心。」

    陸一偉鼓起勇氣道:「您該不會又回那裡吧。」

    范榮奎臉上擠出無奈的苦笑,背著手沿著街道往前走去。

    那一苦笑道出一個男人的艱難和辛酸,外人覺得大逆不道,而他心裡卻是另一番滋味。

    陸一偉追了上去,道:「爸,您一直說一個男人應該有擔當,應該以家庭為重。同樣為男人,我能理解您的苦衷,但那是你的家,如果這樣下去,芳芳夾在中間也不好受啊。」

    「哎!」

    范榮奎欲言又止,半天道:「一偉,有些事你不懂,或許慢慢就懂了。我的故事不希望在你身上重演,若不然絕對不會饒了你。別跟著我!」說完,上前攔了輛計程車急速離去。

    陸一偉開著車回到家中,范春芳獨自坐在客廳心焦地等候。看到他立馬站起來道:「怎麼樣,爸呢。」

    陸一偉把車鑰匙丟在桌子上,脫掉外套疲憊地躺在沙發上,抱著頭望著天花板沒有作聲。范春芳挨著坐下來,推了把道:「到底怎麼樣了?」

    陸一偉歪頭看著她露出一絲苦笑道:「你都解決不了,我能解決得了嗎。這件事上他倆都有問題,各打五十大板,但爸的做法確實不應該。可是,十幾年都這樣過來了,一下子能改變嗎。」

    范春芳頓時淚流滿面,陸一偉坐起來趕忙哄著道:「好啦好啦,這事交給我,保證解決得妥妥帖帖的,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范春芳擦掉眼淚呢喃道:「一偉,我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

    「嗯,放心吧。」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送了范春芳和朗朗,路上買了點東西,驅車來到佟歡家。

    現如今的佟歡已經成為江東市傑出的女企業家,住著別墅,開著豪車,身價上億,誰能想到四五年前還是窮困潦倒的小姑娘。陸一偉為她搭建了平台,靠著頑強的毅力和不屈的性格闖出了一番天地。現如今,小日子過得有滋有潤。

    潘成軍從窗戶上看到陸一偉,急忙跑出門外迎接。一臉錯愕道:「你怎麼來了?」

    陸一偉瞥了眼道:「我怎麼不能來?」

    潘成軍笑笑道:「沒那個意思,剛才我還和佟歡聊了,說你打算在龍安縣常駐了,呵呵,快進屋。」

    進了門,佟歡起身迎接,陸一偉趕忙道:「趕緊坐,起來幹什麼,小心動了胎氣。」

    佟歡披頭散髮,沒有化妝,而且吃胖了許多,尤其是臉蛋,胖得都不敢認了。不過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道:「那有那麼脆弱,好著呢。人家縣委書記大駕光臨,我總得起身迎接吧,嘿嘿。」

    「拉倒吧,再說我就走了。諾,不知該買什麼,隨便買了點。」

    佟歡毫不客氣,接過東西道:「謝謝還惦記著我。」

    陸一偉與其對視,很快移開眼神轉向潘成軍道:「老潘,不是說了嘛,讓佟歡去日本,怎麼還沒去?」

    潘成軍掏出煙道:「我說了不止一次,可佟歡偏不聽,說在孩子降臨之前不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就待在家裡安心養胎。小心點也好,我請了省城有名的中醫給她開了幾副安胎藥,看著效果還不錯。」

    「好吧。從現在開始,你們一定要以家庭為重,至於生意上的事先交給別人打理。對了,海東最近在忙什麼。」

    潘成軍低沉地道:「又回煤礦了,說幹不了這個,我沒敢和你說。」

    「哦,那隨他去吧,這小子不喜歡管束,性子太野,回去也好,省得給你添亂。」

    閑聊了會兒,自然聊到工作上。潘成軍有些無奈地道:「我們已經連續兩次流標了,都被別的公司搶去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一夜之間就冒出那麼多房地產公司,而且個個來勢洶洶,財大氣粗。一個叫富華地產的公司,一口氣吃下將近上千畝地,能量不是一般的驚人。」

    這事不用細想都明白其中的奧妙,道:「要是拿不下就不要勉強,畢竟剛成立,先站穩腳跟再說,實在不行,還是干自己的強項,今年省里計劃修不少路,龍安也要修路。」

    潘成軍抬頭望著他,良久道:「你的意思是……」

    陸一偉不想讓潘成軍過去,一旦身份暴露,各種輿論壓力蜂擁而來。可要是不用自己人,誰干都不踏實。點點頭道:「做好準備,時刻跟我出發。」

    「行,我隨時待命。」

    「對了,你和省公路局鄭局長關係怎麼樣?」

    潘成軍望向佟歡,佟歡接過話茬道:「我和他關係不錯,以前經常打交道,怎麼,涉及到龍安的路網?」

    「嗯,年前郭書記帶我去見過他,可現在郭書記……也不知道他答應的算不算話。」

    佟歡淡然一笑道:「當官的話你也能信?別指望了,早就忘了。鄭銀祥手黑,前兩年修環城高速時,除了送禮,還要從中抽點,在他身上至少花了400多萬。他還算不錯,拿了錢給人辦事,總比那些不吐骨頭的人實在多了。要是你不方便出面,我來和他對接吧。」

    「你能行?」

    「這有什麼,不礙事的,改天我親自去找他一趟,你不用出面。回頭把相關資料給我發過來就行。」

    陸一偉相信佟歡的能力,在沒有更好辦法前,只能依靠她了。道:「那好吧,需要多少錢你先墊著,回頭我想辦法給你。」

    「拉倒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分那麼清幹什麼。」

    「一碼歸一碼,這是公事。」

    「行了,到時候再說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