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1 水清無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1 水清無魚字體大小: A+
     

    家家一本難念的經,越是家大業大的情況更為複雜。范家的情況如同一團亂麻,理不斷剪不斷,如果要追溯,還要追溯到上個世紀。簡單地說,又是一個女強男弱的俗套故事。

    范榮奎出身不好,家境貧寒,大專畢業分配到省委宣傳部。孫春雲的父親是機關事務管理局的一個小科長,看上了范榮奎,就此結下姻緣。日子過得倒也平淡,不過孫春雲的性格頗為強勢,脾氣又不好,給人感覺時常是更年期,一兩天可以,長此以往誰能受得了。別的不說,陸一偉進入范家后算是領教了她的不近人情,范榮奎出軌遲早的事。

    當然,這不是出軌的理由。但這種事,誰也說不清。作為男人,陸一偉很同情他,可作為一個父親,如此明目張胆確實不像話。

    范春芳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陸一偉趕忙安慰道:「別哭了,這事交給我來處理。你先回家,我和爸單獨聊聊,要是回去晚了帶朗朗先回家。」

    范春芳對他深信不疑,擦掉眼淚道:「你和爸好好說。」

    「嗯,放心吧。」

    范春芳對性格怪異的母親頗有微詞,甚至跟父親走得更近一些。但再怎麼樣那也是她母親,不能偏向任何一方。

    范春芳驅車獨自離去了,陸一偉走到范榮奎跟前,取出煙遞給他,半天道:「爸,好長時間沒和你聊天了,找個地方聊聊吧。」

    范榮奎神色凝重,站在那裡不說話。

    陸一偉伸出手道:「車鑰匙給我,我來開。」

    他猶豫了片刻,從口袋裡掏出鑰匙遞給他。

    驅車來到以前經常去的一家茶社,倆人通過軒廊進入裡面上了二樓包廂,要了一壺紅茶和點心。陸一偉把身上的煙掏出來放到其面前,沉默片刻道:「回到科協還習慣嗎?」

    范榮奎還沒緩過勁來,愛理不理道:「有什麼不習慣的,到哪不是工作,還行吧。」

    陸一偉很少與他溝通,甚至不知情他為什麼突然調回來,可以說,這一批人事調整中,屬他的結局不好。一部分人升遷,一部分人從經濟不發達的地市調到經濟較好的地方,就算混得不好的頂多原地踏步,繼續留用。唯獨他,從省委委員的身份調到科協。以前有過類似先例,大多數是安置犯了錯誤的官員。難道他也犯了什麼錯誤?

    外面陸續有一些風聲對此事進行評判,有的說他能力平平,不足以勝任,在西州這些年沒有做出貢獻,經濟不增長反而倒退。還有人說,他不服從省委的安排,與省委的思路背道而馳,隨即調離。還有的說他存在腐敗現象,被人舉報,出於保護調離云云。說法有千百種,真正的原因或許只有他知道。

    與他聊,除了工作上的事似乎沒什麼可聊的。陸一偉不想提及今晚的事,男人是要臉面的,何況他作為外人談這些不太合適。想了半天道:「爸,不管怎麼樣,希望您能想開一點。我不爭氣,也幫不上什麼忙。現在去了龍安,家裡大事小事全靠春芳一個人,我非常內疚。走到今天這一步,可能與您的想法相差甚遠,希望你能理解,有時候身不由已。」

    范榮奎猛然抬頭道:「你和我說實話,去龍安是不是你的想法?」

    陸一偉搖頭道:「我確實有離開江東的想法,但沒想到會走那麼遠。一切來得太突然,我自己都始料未及。」

    「這麼說,是白宗峰一手為你操辦的?」

    「可以這麼認為,不過事前徵求過我的意見,如果繼續留在江東市委,我的結局好不到哪兒去。考慮再三,我覺得還是先離開為好。」

    「為什麼不事前徵求我的意見?」

    「我也想徵求,可真的來得太突然,留給我思考的時間並不多。當天白書記就帶我去見了趙部長。你也知道的,擔任谷未區書記已經到了公示階段,情況臨時有變,是我無法左右的。」

    見陸一偉話語真誠,范榮奎沒再計較。端起茶呷了一口道:「一偉啊,不管怎麼樣,我們現在是一家人,一家人就應該抱團發展。我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想要再起來幾乎為零,全部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好好乾,完成我未完成的心愿。如果我將來有什麼不測,這個家就全靠你了。」

    陸一偉心裡一驚,立馬嗅到什麼氣味,道:「爸,這話什麼意思呢。」

    范榮奎擠出一絲笑容道:「沒什麼,就是提醒你。你不能對不起芳芳,她全心全意愛你,不顧我們的反對嫁給你,這種勇氣不是隨隨便便一個女人可以做到的。不可否認,你很有能力,但缺點也很多。無淤泥焉有荷花,水清無魚,你太過於正直耿直,是在這個大環境生存不下去的。」

    「固然群眾喜歡你,喊你一聲清官。可同僚官員呢,你阻擋了別人的發財之路,必然會窮極必反,成為眾矢之的。要學會圓滑處事,遇到強大的敵人不一定非要干倒他,轉換一下思路拉攏過來為自己所用,這才叫智慧。」

    陸一偉頜首道:「爸,你說得我都懂,也想如此做。現在的我已經沒有當年的銳氣,在慢慢打磨消磨,學會適應環境。到處都是一潭污水,僅靠我一個人的力量能改變時局嗎,不可能的。但真要我與他們同流合污,說實話,做不到。」

    「打壓我的人多了去了,在高新區差點死掉,但還是頑強地生存下來了。為什麼,我堅持了立場,他們想害我都抓不到任何把柄。龍安的情況比高新區好不到哪兒去,但我不會輕易站在對立面與其對抗,只要面子上過得去,我選擇妥協。」

    這是陸一偉的真實想法。從踏入龍安那一天起,就沒打算像在高新區那樣攪得天翻地覆。劉占魁劣跡斑斑,不會去掀他老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安全離開龍安為目的。可想要干一番事業,又豈能不得罪人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