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0 鬼迷心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400 鬼迷心竅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見他是認真的,四周看看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這樣吧,明天晚上一起吃個飯,到時候再詳聊。」

    「好,那我等你。」

    送走嚴傑,范春芳試探著道:「白書記走得時候就沒安頓他嗎?」

    陸一偉心亂如麻,嘆了口氣道:「沒聽他說嗎,已經來不及了。」

    「這我不太相信,以白書記的能力安頓個人還不是輕而易舉?還是他做得不夠好,要不也不會把你安置了。」

    范春芳說得是實話,白宗峰看似在用嚴傑,卻對他並不感冒。大部分材料都是陸一偉寫的,他只寫一些不重要的材料。這些都是次要的,關鍵看人品。嚴傑是報社記者出身,基本功紮實,但人品差了一些。他時常打著白書記的旗號辦私事,給親戚安排工作,買房的時候給城建局局長打了招呼,居然以一半的價格買下來,還參與官場其他事務,甚至膽子特大,敢公然收受賄賂。這些事,白宗峰表面上不說,心知肚明。

    這樣的人,白宗峰不給他辦事是情理之中的。陸一偉跟了三年多,從來沒暗地裡手腳不幹凈。既然真有事,直接和他說,對方毫不猶豫就辦了。就拿孫根生兒子的事,一個電話打過去,不需要過多粉飾,更不需要說感恩戴德的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以白宗峰的實力妥善安置嚴傑不費吹灰之力,這就應了那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這種人將來不管走得什麼崗位上,最終結局不會太好。但好歹相處幾年,該出手就得出手,就算替白宗峰完成他的心愿。

    從商場出來,倆人驅車來到幼兒園,等了半個多小時,看到兒子穿著校服肉跑出來,陸一偉心裡甭提多開心。衝上前一下子抱起來,在肉嘟嘟的臉蛋上左親右親,以此來彌補不稱職的父親。

    接上朗朗,回到了范春芳父母家。聽到朗朗的聲音,向來面無表情的孫春雲臉上綻放出笑容,摟在懷中自言自語道:「可想死姥姥咯,在學校調皮沒,中午吃了什麼,有沒有其他小朋友欺負你……」

    范春芳將東西放到茶几上道:「媽,這是一偉給你買的禮物。」

    孫春雲瞟了一眼,淡淡地道:「回來就回來吧,還買什麼東西,浪費錢。」

    依舊是以往的態度,范春芳生怕陸一偉承受不了,趕忙小聲道:「你別見怪,媽就那樣,刀子嘴豆腐心。」

    陸一偉早已習以為常,淡淡一笑,沒有回應。

    「媽,我爸呢。」

    「誰知道呢,人家調回來可成了大忙人,一天到晚不著家,估計又和那狐狸精約會去了吧。」

    孫春雲現在變成這樣,很大程度上和范榮奎有關係。他在外面養著女人,陸一偉一開始不相信,直到後來親眼所見才信以為真。那女的並不漂亮,要相貌沒相貌,要身材沒身材,關鍵年紀又大,誰知道她父親鬼迷心竅,偏偏迷上了那個女人。一好就是十幾年。

    這事幾乎成了公開透明的,范榮奎絲毫不避諱,明目張胆帶著出入各種場合。范春芳不知說了多少次,他絲毫聽不進去,依然我行我素。陸一偉是後來才知道的,可他作為外人不好評判,總不能抓著暴打一通吧。

    范春芳作為女兒,替她父親臉紅。同時可憐母親,可又能怎麼樣,誰讓生在這樣的家庭。她甚至威脅過父親,再要見那個女的,就去紀檢委舉報。說歸說,她做不出來。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看不見。

    范春芳臉色驟變,愣怔了片刻,拿起手機進了卧室。不一會兒黑著臉走了出來道:「媽,你先帶著朗朗,我和一偉出去辦點事。」說完,氣洶洶地拉著他出了門外。

    「幹什麼去。」

    「去狐狸精那裡。」

    陸一偉停止腳步甩開手臂道:「要去你去吧,我去不合適。」

    范春芳回頭惡狠狠瞪著他道:「你到底去不去?要是一會兒我和那狐狸精打起來,你能袖手旁觀嗎。」

    「哎呀,能不能別那麼粗魯,除了動粗難道就沒其他解決辦法了嗎?」

    「你給我說什麼辦法,你不是有本事嗎,要是能讓我爸回心轉意,我就相信。」

    陸一偉無奈地撓撓頭,難為情地道:「這事……確實很難辦。不過總有解決辦法的,給我點時間,好嗎?」

    「不行!今晚就是今晚,我非弄死她不可。」

    范春芳看似柔弱,脾氣上來了和她媽一模一樣。陸一偉攔著道:「好了好了,讓我想想辦法。」

    「你不去我去!」

    說完,氣呼呼地上了車。陸一偉見狀,趕緊追了上去。

    倆人驅車來到一個高檔小區,與保安爭執了一番硬闖進去,上了樓直接拍打著門。不一會兒,那女的穿著紅色的睡衣打開了門,還不等說話,一個巴掌甩上去,打得她直冒金星。問詢趕來的父親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那女的哇地哭了起來,哭泣著回頭道:「老范,你可得給我做主啊,你女兒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范春芳越看越氣,拿起手中的包砸過去,破口大罵道:「你個狐狸精,要不要臉,破壞別人的家庭,活得還不如畜生。」

    范榮奎居然護著那女人,大聲一喝道:「夠了,有完沒完。」

    范春芳眼淚瞬間流了下來,指著道:「爸,你居然為了這個女人這樣對我,考慮我和我媽的感受嗎,你簡直不是人。」

    范榮奎紅著臉半天不說話,抬頭看著陸一偉,遞了個眼神,進了屋穿上衣服,一聲不吭離開。

    臨走時,范春芳拿起門口的花瓶重重地摔到地上,指著道:「再要是不要臉,我非殺了你不可。」

    范榮奎背著手下了樓獨自前行,范春芳追上去攔著道:「爸,你去哪。」

    范榮奎沒好氣地道:「你讓我去哪,難道回家嗎?」

    「不回家幹什麼,那才是你的家。」

    范榮奎冷笑一聲,望著天空嘆了口氣道:「女兒,我知道這樣做不好,這些年怎樣過來的,你比誰都清楚。不是爸不想回家,而是實在回不去。」



    上一頁    下一頁

    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
    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