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9 魅力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9 魅力男人字體大小: A+
     

    女人是靠哄的,但陸一偉的性格註定浪漫不起來,更別說嘗試著哄女人。不過他今天放下姿態,主動挨著范春芳坐下,將其摟入懷中道:「跟了我你受苦了,我今天所付出的一切還不是為了你和孩子好嘛,奮鬥的年紀享受了,老了以後幹嘛,等過兩年調離龍安后,每年都陪著你去一個地方,好嗎?」

    范春芳的心瞬間化了,像個孩子似的埋進懷裡道:「一偉,你還會喜歡上別的女人嗎?」

    陸一偉詫異地看著她,道:「為什麼這麼問?」

    「我希望你只屬於我一個人,好嗎?」

    「難道現在的我還屬於別人?」

    范春芳坐起來道:「都說男人有錢有權就會變壞。即便你沒有想法,也會有別的女人往上貼。」

    陸一偉笑著道:「至少現在沒有。」

    「那以後呢。」

    「以後……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

    「誰知道呢,你那麼有女人緣,那麼多女人喜歡過你,我在你心裡拍第幾位?」

    女人的思維不可理喻,但也能理解。這些年來,陸一偉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很少惦記兒女情長。在某個階段的確有強烈的慾望,可一股風刮過後再無雜念。即便和范春芳關係最緊張的時候也沒考慮過出軌之類的。家庭為重,是他的做人原則。

    「行了,別胡思亂想了,如果真的那天有女人喜歡我,我會告訴你的。」

    范春芳半天沒有回應,許久道:「邱映雪是不是也在龍安縣?」

    陸一偉絲毫不避諱,點了點頭。

    范春芳變得緊張起來,她知道倆人在青干班的時候有過一段曖昧。急切地道:「那你怎麼不說,是不是怕我知道?」

    「我暈,想哪兒去了。正因為我光明磊落,不想讓你胡思亂想才不說的。我和她只是單純的同事關係,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瓜葛。你若不信,可以去打聽。」

    范春芳姑且相信,卻無法想象以後會不會發生什麼。

    「好了,夫妻之間應該有最起碼的信任,我絕對不會背叛你的。」

    范春芳擠出一絲笑容,進而消失得無影無蹤。一本正經道:「一偉,我不怕你出軌,更不怕你喜歡上別的女人,我只求你不要拋棄我,拋棄這個家就知足了,能做到嗎?」

    「咱能別談論這個話題了嗎,好像我真有什麼似的。」

    范春芳撒嬌道:「誰讓你長得如此不安全呢,現在真希望你長得丑一點,然後沒本事一些。」

    陸一偉笑著道:「要是那樣,你還是喜歡我嗎?」

    「哼!」

    「哈哈……」

    吃過飯,倆人結伴來到商場,打算給父母親以及孩子買些禮物。陸一偉走到珠寶櫃檯前看到一款金光閃閃,晶瑩剔透的鑽石項鏈停住了腳步,連價格沒看,指著道:「服務員,把這個拿出來。」

    陸一偉親自給范春芳戴上,與她的氣質絕配,毫不猶豫道:「買了。」

    范春芳聽到30多萬時,嚇得趕緊摘下來放回去道:「太貴了,我們不要了。」

    陸一偉執意地道:「為什麼不買,只要你喜歡就行,不差錢。」

    「喜歡是喜歡……可也太貴了吧。」

    陸一偉擺出闊少的姿態道:「給我老婆買東西,沒有價值一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沒什麼辦不到的。」

    范春芳對丈夫深信不疑,賺錢有門道,能力也非同尋常。他嘴邊掛著的一句話是「我來想辦法」,此話一出,就是天大的事都能化險為夷,輕鬆搞定。或許,這才是一個男人的魅力所在。嫁給一個有本事的男人,是女人最大的福氣。

    范春芳噘著嘴道:「你那麼闊綽,還不是花我的錢啊。」

    看到倆人在較真,服務員都笑了起來,投向羨慕嫉妒的眼光,內心波瀾壯闊。忍不住道:「太太,真心羨慕您找了如此優秀的男人。」

    范春芳頗為得意,笑著道:「你也會找到優秀男人的。」

    倆人從一層逛到六層,買了一大堆東西,十幾個袋子提都提不動。有衣服,有玩具,還有補品之類的,所有的人都惦記到了,就連遠在日本的許磊都考慮到,不管怎麼樣,他是陸一偉的親弟弟。

    走出商場時,陸一偉迎面遇到了白宗峰的秘書嚴傑。倆人見面倍感意外,卻又異常親切。在市委辦公廳時,同為一個領導服務,可以說倆人相處時間最長。先來了個熱烈握手,興奮道:「陸秘書長,哦不,陸書記,真沒想到在這裡遇到您,你這個縣委書記還有閑心逛商場?」

    陸一偉笑著道:「剛從龍安回來還沒停歇就被你撞了個正著,工作得干,家庭也得顧及吧。」

    「開玩笑的,怎麼樣,在那邊還順心嗎?」

    陸一偉不想過多談論政治,頜首道:「就那樣吧,你呢,還在辦公廳?」

    「哎!」

    一聲嘆息蘊藏著太多的無奈,道:「還在辦公廳,新書記來的時候帶著秘書來的,我自然而然休息了,目前在政研室坐冷板凳。就那樣吧,忙活了四五年,終於可以消停一段時間。」

    陸一偉聽出此話背後的寓意,嚴傑或許在抱怨白宗峰走得時候沒有妥善安置他,可對方走得太匆忙,不少人都沒來得及安頓。換句話說,已經趕不及了。萬幸的是,算是把自己安置了,或許這是嚴傑的心結所在。寬慰道:「別著急,白書記不會忘記你的,只不過他現在還沒理順,等安頓好后自然會考慮你。」

    嚴傑搖搖頭道:「理想是好的,現實是殘酷的,白書記自己都顧不了,怎麼可能想起我呢。其實他走之前已經考慮我了,讓我去齊揚區當區長,誰知道還沒辦成,他已經走了。」

    「哦,放心吧,既然白書記考慮你,肯定會辦成的。說不定將來帶你去京城,很有可能。」

    嚴傑擺擺手無奈地道:「不可能的,要是帶我走,離開時就帶走了,不至於等到現在。我是不指望了,要不我跟你干吧。」

    「開什麼玩笑,安心在市委呆著吧,總會有機會的。」

    嚴傑一本正經道:「陸哥,我說的是真的,一天都不想待下去了。白書記一走,以前的關係都用不上了,看在咱倆多年的情分上,把我調出去吧,去哪都行,好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