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6 大開殺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6 大開殺戒字體大小: A+
     

    是夜,鄭文茂也趕了回來。

    陸一偉已經忙活了一天,累得渾身散架,即便如此,咬著牙前去迎接。

    張騰飛果然沒說錯,鄭文茂帶著七八個人回來了,見面后熱情地介紹著,這是我太太,我的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還有兩個孫子,很長時間沒回來了,帶他們回來看看老家,這裡才是他們的根。

    在發出邀請通知時,陸一偉就說來回食宿全部報銷,鄭文茂一下子帶這麼多人回來,倒不是在乎那幾個小錢,只是覺得此人過於精打細算。可見,他這個處長不是什麼肥缺。話又說回來,能在京城站穩腳跟生存的,實屬不易。

    龍安縣兩大姓,劉和鄭。古有人憑姓貴,現在也一樣。劉家出了大官,個個往自己臉上貼金,七拐八拐總能靠上邊。鄭家也不甘示弱,相比起劉家顯然要遜色許多。不過家大業大,得知鄭文茂要回來,不少七大姨八大姑前來迎接。

    鄭文茂官不大,架子可是不小,比鄭雯莉的還要大。都出自鄭家,差距不小。陸一偉上前與其握手,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昂著脖頸,帶著輕蔑的語氣道:「你就是縣委書記?」

    一句話分外尷尬,陸一偉收回伸出去的手,微微點頭道:「鄭處長,歡迎您回鄉。」

    鄭文茂沒有搭理,環顧四周道:「房間都安排好了嗎?」

    「一切安排好了。」

    「有總統套嗎,房間太小我住不慣。另外,我晚上睡眠質量不好,盡量不要臨街的房間,不是山上有別墅嗎,那裡環境不錯。」

    陸一偉一臉不快,隱忍著笑笑道:「龍安地方小,比不得京城,不過賓館是去年剛修建的,房間都不錯。別墅因為長時間沒人居住,不供暖氣。」

    「哦,你們就是這麼接待老鄉的?去年才裝修,那更不能住了,甲醛一定超標。要是縣裡沒法安排的話,我們可以去其他酒店看看。」

    見他要走,陸一偉攔著道:「那煩請鄭處長先在打聽歇息片刻,我立馬安排人去落實。」

    「這還差不多。」

    見過擺架子的,沒見過如此架子大的。不管怎麼樣,為的是把這次同鄉會辦好。

    元宵節當天,陸一偉從早忙到晚,各種活動不斷,醉醺醺的回到房間,倒頭就睡,總算圓滿地完成了各項議程。

    元宵節一過,意味著年就過完了,各項工作緊鑼密鼓全面推開,加緊實施。

    節後送給他的第一個禮物,付江偉最終名正言順地調任龍安縣,出任公安局局長。陸一偉親自出席了全縣公安大會,為他站位。到現在為止,他手邊有了「三板斧」。有為自己劈波斬浪的孫根生,衝鋒陷陣的付江偉,承上啟下的許昌遠,他的發展思路能不能順利推行,這三人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付江偉來后第三天,陸一偉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把辦公室搬遷至公安局大樓。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因為他隱隱約約嗅到了非同一般的味道,一股暗流正在空前涌動,即將在不久的將來掀起大浪。另一方面,縣委大樓里隱藏著諸多不確定隱患,劉占魁虎視眈眈盯著自己,如果再出現類似於竊聽器事件,還有什麼秘密可言。當然,這裡是他的臨時辦公地方,縣委大樓還是要回去的。

    這是付江偉來到龍安后的第一個任務,將原先周凡林的豪華辦公室加以改造,為陸一偉留住獨立安靜的辦公環境。配有書房,卧室以及健身房。以防萬一,把他的辦公室挪到同一層,為他站崗把守。

    陸一偉此舉引來了諸多猜測,同樣引起了劉占魁的警覺。種種跡象表明,他短時間內不會離開龍安,擺開了架勢想要大幹一番。牢牢控制了武裝力量,這是要大開殺戒嗎。

    安頓好付江偉后,陸一偉打算離開龍安一段時間。從上任後到現在才回了一趟家,回去住兩天陪陪家人和孩子,這是次要的。他想回去再跑跑省農業廳和公路局,再見見原先的老領導。答應了不知多少飯局,藉此機會還回去。另外,他還打算去一趟京城,探望老領導白宗峰,順便見見旅遊方面的專家。看似回家,日程排得滿滿的,壓根沒有喘息的機會。

    離開龍安,他一萬個不放心,誰知道這段時間會發生什麼。可每天窩在龍安不出來跑關係維護感情,什麼事都幹不成。臨行之前,把蔣振濤和許昌遠叫到了辦公室。

    「蔣主任,我可能要離開一周時間,回頭你和劉縣長說一聲,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暫時由他主持工作。你這邊全力配合,做好各項工作。」

    自從上次常委會後,蔣振濤變得鬱鬱寡歡,無精打采。他在痛苦掙扎中做出了「錯誤」決定,懊悔不已。不過陸一偉對他往常如初,沒有因為那事而產生看法。可他心裡過意不去,連連點頭道:「請陸書記放心,我一定會配合劉縣長工作,並及時向您彙報工作。」

    「嗯,一些小事就不必要彙報了,重大事項等我回來再說,你先去吧。」

    蔣振濤出去后,陸一偉和許昌遠說得話截然相反,道:「昌遠,本來我打算帶你一起出差的,但考慮到龍安的形勢不穩定,所以你不能走,留下來觀察縣裡的一舉一動,每一個微妙的舉動都要及時向我彙報,明白嗎?」

    許昌遠是聰明人,一點就透。點頭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嗯,我已經和孫書記提前溝通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各項工作要加緊推進,絲毫不得鬆懈。不僅要盯著劉縣長,還要盯住蔣主任。」

    「明白。」

    陸一偉有預感,離開的這段時間,劉占魁肯定會在背後搞小動作。至於是什麼,他暫時猜不透。擔心歸擔心,該做的事還要做。只要掀不起大風大浪,一切好說。他甚至對許昌遠都不放心,乾脆把胡鵬也留下,這才是他的心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