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4 暗中較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4 暗中較量字體大小: A+
     

    會場氣氛彷彿凝固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從張騰飛挪到陸一偉身上,看他就此事做出如何決斷。

    孫根生不想讓陸一偉為難,決定站出來與其對峙,結果硬生生地按了下來。

    陸一偉環顧一周道:「剛才,大家的意見我都聽到了,有支持的,有反對的,很好,不辨則不明,很多事就是在爭論中出結果的,這才是民主集中制。不管我提得好也罷,還是不好也罷,需要不同的聲音,我也想聽到不同的聲音。」

    「在座的,可能屬我年齡最小了,幾歲,十幾歲,甚至幾十歲。你們也一直拿這個說事,覺得我年齡小,資歷尚淺,能力不足,想法幼稚,考慮不周,不足以擔重任,不足以撐起龍安的發展。官場上,論資排輩是很平常的事,誰都不希望被別人瞧不起。」

    「我想說的是,我31歲就在黑山縣主持過縣委工作,32歲在高新區擔任管委會主任,爾後擔任工委書記兼管委會主任。一年的江東市政府副秘書長,兩年的市委副秘書長,再到今天的縣委書記。說這些不是擺資歷,而是論能力。」

    「可能有人說,我有關係,背景深厚。我就一農民出身,從哪來得關係,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全是靠自己奮鬥得來的。不可否認,我在成長的路上遇到了貴人,而且不止一個,這又能說明什麼,如果我是扶不起的阿斗,即便放到那個位置照樣不行。」

    「服氣不服氣,我今天坐在了這個位子上。不管你們心裡怎麼想的,但最起碼的尊敬應該是有的。你若不尊重我,讓我抬舉你?門都沒有。你可以嘗試我的軟硬,但要是觸探我的底線,後果自負。」

    「我開過無數次會了,什麼樣的場面都見過。包括接待中央領導,外國政要,籌備國際性的會議,但像今天似的把常委會當成菜市場,還是頭一次見。如此嚴肅的會,耍潑,摔門,坐沒坐姿,東倒西歪,抽煙睡覺,煙霧繚繞,作為常委一點規矩意識都沒有,如何約束下屬。」

    「這裡面也有我的原因,一個議題在不成熟的情況下就提交常委會。既然敢提上來讓大家談論,至少說明我是出於公心,為的是龍安發展。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在這裡,我要明確地告訴你們,兩年內我是絕對不會離開龍安的,把你們的那些小九九藏起來。若要擺開架勢和我斗,放開膽子沖我來,我不怕你們,再大的風浪也見過。」

    陸一偉講話的時候,所有人都低著頭聽著。可以說,這是他來之後說過最重的話。停頓片刻,看他們沒反應,道:「行了,不討論了,直接投票表決吧。」

    話音剛落,武裝部長申安仁第一個舉了起來,緊跟著孫根生和邱映雪也相繼舉起來。和剛才的結果一樣,如果只有5票,恐怕就要流產。

    陸一偉有足夠的耐心等下去,只要再有一票就算通過了。誰會投至關重要的一票呢,更多的人把目光集中到蔣振濤身上。

    此時此刻,蔣振濤承受著巨大壓力,感覺一塊大石頭壓在胸口喘不過氣來。他心裡清楚,今天不管投贊成還是反對,總會得罪另一邊人。作為縣委辦主任,理所應當站在縣委書記一邊,何況陸一偉對他不錯,開會前還特意把竊聽器丟給他,目的顯而易見。可是,一旦做出了決定,劉占魁那邊就得罪了。陸一偉將來拍拍屁股走人了,劉占魁不會走,抉擇錯誤將影響到晚年的生活。

    他很清楚劉占魁的秉性,心胸狹窄,睚眥必報之人。而且會前有意無意灌輸過一定思想,該怎麼辦?

    痛苦的抉擇,在折磨著他的精神,他手指微微動了下,卻沒勇氣舉起來。

    經歷了最艱難的黑色一分鐘后,最讓人意外的統戰部長馮康國舉了起來,讓眾人大跌眼鏡,難以置信。他的神情非常淡定,完全不屑於與他們同流合污。會後,有人問他為什麼要投贊成票,他大大咧咧道:「真麻煩,我實在餓得不行了,早點結束早就回家吃飯睡覺,誰有閑工夫與他們僵持。」

    說歸說,真的如此嗎。這種人大智若愚,韜光養晦,在最關鍵的一刻做出選擇,明確了自己的態度,遠比最後舉起手的那個更為耀眼。即便他不舉,還有人會舉,還不如搶先搶了風頭。

    馮康國做出了表率,讓蔣振濤長吐了一口氣,也晃晃悠悠伸出了手。他是這樣盤算的,反正已經過了半數了,自己這票有無可無都行。即便下來了劉占魁質問,也是如此說。同時也支持了陸一偉。

    沈晨為見狀,也隨風倒投了贊成票。倒是宣傳部長賀崎森意志力堅定,一晚上都沒舉過一次手,表明了他的態度。

    最後的結果,7票贊成,3票反對,1票棄權,三干會講話在艱難中通過。看似陸一偉贏了,其實輸了。因為常委會很少出現過反對票,棄權都很少,基本上都是全票通過。平日里是暗地裡較量,這下所有的矛盾不和都擺在了明面上。

    陸一偉本想說其他事,可完全沒心思了。正準備要說散會,坐在一旁的劉占魁大聲一吼道:「先等等,我也有一項議題要提交常委會審議。」

    陸一偉直接駁了他的面子,道:「今天的議題都是在書記會上定的,沒有上的暫時不考慮,劉縣長要是有議題,等下次常委會準時參加書記會一併研究,散會!」

    說完,合上筆記本,提著水杯走了出去。緊接著,孫根生和邱映雪也離開了會場,其他人坐在那裡面面相覷,而劉占魁臉色烏青,卻絲毫沒有辦法。再怎麼樣,陸一偉是會議召集人和主持人,完全由定奪的權力。

    劉占魁氣呼呼起身,正準備離開時,手臂不小心碰到水杯,滾落在地上,發出清脆刺耳的響聲,瞬間滿地開花,茶水橫流。本是無意之舉,這一摔卻摔出了別樣的理解,因為,還沒走多遠的陸一偉聽到了,整個樓道都聽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