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1 場面失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91 場面失控字體大小: A+
     

    「我也覺得沒必要!」

    劉占魁坐起來慢吞吞地道:「以前我們每年都舉辦在京、在蘇、在粵龍安籍同鄉聯誼會,縣裡花大價錢籌辦活動,把他們聚集起來本意是為家鄉發展出謀劃策,出錢出力,結果呢,每次聯誼會吃喝胡吹一通,拍拍屁股走人,再無音訊。請他們幹什麼,有那冤枉錢還不如幹了民生事業。」

    常委排名靠後的政法委書記張騰飛接過話茬道:「劉縣長說得沒錯,真的沒必要,那些官老爺官不大,個個架子不小,鄭文茂是林業部下面的一個小處長,每次參加聯誼會,把老伴兒子孫子都帶上,好傢夥,光他家就夠兩桌了,吃過飯還要帶禮物,就像沒吃過飯似的,好歹還在京城。吃飯的時候猛誇龍安官員好,吃過飯一拍屁股就沒事了,找他辦事從來沒答應過,什麼玩意兒!」

    張騰飛唾沫星子飛濺,語調越來越高亢,完全不顧及陸一偉的臉色。但凡聰明一點的人,應該能明白這是誰提出來的。和縣委書記公然唱反調,要麼說明他不夠聰明,要麼和劉占魁站在一條線上故意為之。

    陸一偉正襟危坐,目光平視著滔滔不絕的張騰飛。等他講完掃視了一圈,落到宣傳部長賀崎森身上,道:「賀部長,你說吧。」

    賀崎森自始至終板著臉雙手交叉靠著椅子上默默聽著,聽到叫自己,身子前傾,清了清嗓子道:「這項工作一直是兩辦和機關事務管理局牽頭搞的,不知為什麼,從前年開始落到了宣傳部頭上。倒不是說誰搞,關鍵是明確責任。兩辦在各方面關係協調上要優於宣傳部,而且力度也大。所以,不管是在哪裡搞,我建議還是按照原來的,就這些。」

    說了半天,一句都沒說到點子上,倒是發了通牢騷。說這段話前,他肯定提前做了醞釀,誰都不是傻子,這個級別的答非所問,其實是心裡明白裝糊塗。陸一偉最反感的就是這類人,沒有主見,沒有立場,分不清好歹的人,比張騰飛,鄧中原更可惡。

    「蔣主任,你呢。」

    叫他的時候,身子猛地抖了一下,頭緩慢地扭過來看著陸一偉,又移到劉占魁處。那不寒而慄的眼神,致使腦海里出現了兩種聲音激烈碰撞,不知該如何決斷。停頓了片刻,他扭頭對許昌遠道:「去我辦公室把抽屜里的降壓藥拿過來。」

    等降壓藥取來后,慢吞吞地吃下去,閉上眼睛定了定神,試圖爭取時間來權衡利弊。半天有氣無力地道:「各位同志說得都很有道理,辦也好,不辦也好,都是為了咱家鄉好。中原說得有道理,這些在外的老幹部確實沒未龍安做過貢獻,但不代表著今後也不做貢獻。每個人心中都有鄉愁的情結,不管行多遠,他的根在這裡。好比說徐海喬教授,那年不是捐了500萬元修學校嘛,後來為什麼不回來了,這就不清楚了。」

    鄧中原立馬跳起來反駁道:「蔣主任,還提500萬的事。這筆錢壓根就沒到賬,他非說已經轉到賬戶上了。不信的話可以去查,要是查到了我的鄧字倒著寫。」

    突然冒出500萬,讓陸一偉也頗為意外,轉向孫根生。孫根生貼耳低聲道:「確有其事,但事情至於是什麼樣的,到現在誰也說不清。徐海喬老爺子非說捐了,可當時辦理此事的說沒收到,最後鬧得不愉快,此後徐老爺子再未回來過。」

    蔣振濤選擇了沉默,不再發言。

    陸一偉不想戰火蔓延,敲了敲桌子道:「這事隨後再談,我們今天是探討要不要舉行聯誼會,不要跑題。邱書記,你的意見呢。」

    邱映雪捋了捋頭髮道:「我沒意見,完全同意。這些年全國各地到處在搶人才搶資源,我們龍安縣走出去那麼多優秀人才,理所應當利用起來。至於怎麼用,就看會不會用。要是寒了對方的心,想挽救都無法彌補。不管從前如何,都是一些陳穀子爛芝麻的事,今年是邀請他們回來,形式變了自然不一樣,正好利用這次機會重新整合資源。」

    輪到沈晨為的時候,扭扭捏捏半天道:「事情是好事,只要對龍安有利我就支持,就這樣。」

    接下來武裝部長申安仁,他是南京人,又是現役軍官,從來不摻和當地的事務。軍人出身的他相對立場堅定,也有自己的判斷準則,誰是縣委書記就支持誰,才不管裡面的彎彎繞,好歹陸一偉是人武部第一書記。乾脆利落道:「我支持,沒別的意見。」

    最後排名末尾的政法委書記馮康國。他所管轄的內容本來存在感極低,且又是最末尾的,在常委中也顯得不怎麼重要,有他沒他一個樣。不過在投票表決中,他的一票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此人的為官準則,不惹事,不惹人,稀里糊塗地活著,每天悠閑地品茶喝酒,有事幹活,沒事陶冶情操,至於你們鬥成什麼,從來不過問。通過剛才的發言,基本已經判斷個七七八八,孫根生,邱映雪可以說是旗幟鮮明地支持陸一偉,而鄧中原和張騰飛很明顯倒向劉占魁,申安仁也肯定站到陸一偉那邊,剩下的蔣振濤,賀崎森,沈晨為飄忽不定,左右搖擺,而且這三人中必定有人棄權,或者全部棄權,如果是這樣,他這一票就非常關鍵了。

    他和劉占魁的關係不遠不近,談不上多好,也談不上多壞。而和新來的書記只彙報過一次工作,總體感覺此人是干大事干實事的人。可聽說他是下來過渡的,心裡泛起了嘀咕。考慮了半天,決定搶在他們前面選用棄權票,道:「這事我也說不好,還是棄權吧。」

    常委會開成這樣,甚至有些失控,是陸一偉沒有預料到的。雖說是民主集中制,但現實執行中還沒人敢站出來反對縣委書記。無組織無紀律,無法容忍。就一個聯誼會都吵得如此激烈,接下來的議題可想而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