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7 運籌帷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7 運籌帷幄字體大小: A+
     

    次日上午,陸一偉辦公室。

    政協主席張建文拿著一份名單道:「陸書記,這就是咱縣在外工作的各界人士,大概有四五千人,經常聯繫的也就一兩百人,名單上的都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年前,我逐個打了電話,目前確定能回來的有34人,有20多人有意向,但還沒定下來。」

    陸一偉掃了眼名單,有不少在京城、廣州、深圳、南京工作的,有當官的,經商的,還有從事文化事業的,最為著名的當屬享譽國內外的物理學家徐海喬,京城建築大學校長鄭雯莉。其餘的散落在各政府機關,職務最高的為南江省委副書記劉占明。從名字上就能看出此人和劉占魁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劉占明是什麼人?」

    張建文明白其意,道:「劉占明是城關鎮關西村人,和劉縣長是本家,他們爺爺好像是親兄弟,一個輩的,不過來往並不密切。他當初離開時是被迫的,他父親成分屬於富農,而且與大陸對岸有關係,當初被打成右派,死於那場浩劫中。」

    陸一偉明白了,沒有深究,問道:「那他回來嗎?」

    張建文搖搖頭道:「我連續打了三個電話了,人家借口忙不回來,後來就不接電話了。畢竟是省部級官員,我的級別又不在那裡,打多了容易反感。要不您親自約一下?」

    關於劉占明,陸一偉剛來龍安就有所耳聞,也聽過他的故事,但情況遠比想象的要複雜許多。據了解,當年那場浩劫時,他父親被關進牛棚,成天拉出來批鬥,最後咬舌自盡。劉占明同樣受到牽連,上學當兵都受到影響,被迫帶著弟弟妹妹逃離龍安。走後,他父親被人從墳墓里挖出來繼續批鬥,讓遠在外的劉占明寒心至極。

    按照傳統講,挖祖墳是遭天譴的,何況把剛剛去世的父親挖出來暴屍,慘無人道。挖了祖墳,意味著挖斷了根,人家還回來幹什麼。所以,這些年劉占明一次都沒回來過。

    陸一偉好奇地道:「那他和劉縣長有來往嗎?」

    「這個……好像沒有吧。倒是劉縣長想巴結人家,可人家壓根不搭理。當年劉縣長的父親是革委會主任,一早就劃清了界限,而且參與了批鬥。好歹是親叔伯兄弟,呵呵。」

    張建文說話時帶著輕蔑的語氣,感覺在說劉占魁把一副好牌打得稀巴爛。陸一偉聽后心情十分沉重,倒不是因為劉占魁,而是那段歷史的瘋狂著實讓人匪夷所思。雖然沒有經歷過,但聽父輩們講過不少那段不可磨滅的歲月動蕩。

    陸一偉深思熟慮了半天道:「如果劉書記不願回來不勉強,隨後我親自上門拜訪。徐海喬教授能不能回來?」

    「徐教授年事已高,已經80多歲了,他對龍安的感情很深厚,也很關注龍安的發展。他現在在美國夏威夷定居,回來的可能性很小,可能他女兒會回來。徐茜茜是名導演,混跡時尚圈和娛樂圈,在圈內有一定名氣。我和她見過一面,目前在京城定居。」

    「好,既然要搞,就要搞成搞好。」陸一偉道,「張主席,這次聯誼會你全權負責,錢的事不用操心,該花花,前提是要搞得聲勢浩大,有聲有色,以最高規格接待返鄉的老鄉。」

    張建文喜笑顏開,信心滿滿地道:「放心,您交代的事我肯定不折不扣落實好。」

    張建文離去后,孫根生進來了。陸一偉道:「三講活動進行到哪一步了?」

    「第一階段已經接近尾聲,從效果看,大部分單位並不重視,都認為這是一般的學習活動,思想上還未重視起來。」

    陸一偉要得就是這效果,指著道:「孫書記,到了第二階段一定要把民主組織生活會搞得有聲有色。回頭你給我安排幾個點,屆時我要親自參與。特別是財政局、城建局等部門,要是開不好繼續再開,直到開好為止。」

    孫根生明白他的意圖,點頭道:「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陸一偉壓低聲音道:「通過這次活動,必須處理一批幹部,也要提拔一批幹部,你提前物色,尤其是年輕幹部,我要大力重用,特別優秀的,可以破格提拔。如果不更換新鮮血液,龍安永無發展。回頭你起草個方案,要在大學生村官里選撥一批副科人選,高學歷者免試,直接進入面試環節。打破常規,擇優選撥,龍安必須發生一場深刻革命。觸及不到靈魂,挖掘不到深處,絕不收兵。」

    正說著,劉占魁拿著水杯推開門進來了。面無表情來到沙發前坐下,直截了當道:「陸書記,誰把周凡林調離的,為什麼我不知道,不管怎麼樣,最起碼讓我知道吧。」

    不等陸一偉回應,孫根生慢條斯理道:「劉縣長,不管你有什麼想法,最起碼的尊重應該有吧,進來敲門應該懂吧,要是我進你辦公室也直接推開,不知你有什麼感想。」

    劉占魁哼笑,滿不在乎道:「老孫,你在龍安也是元老級的人物了,我的性格你應該知道,隨性慣了,想改也改不了。」

    孫根生看著他淡然道:「是嗎,那你眼裡還有誰。」

    「有誰沒誰沒必要向你彙報,我可不像某些人,牆頭草似的,隨時跟著風向改變。」

    孫根生不惱,笑著道:「牆頭草最起碼站在高處,明白什麼叫規矩意識,不能因為是縣長為所欲為。」

    一句話惹惱了劉占魁,坐起來黑著臉道:「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周凡林是什麼東西你最清楚,他來了龍安五六年了,治安一塌糊塗,倒是腰包鼓起來了。調走是便宜了他,要我說應該好好查一查。」

    「你……」

    孫根生敢於劉占魁如此說話,說明他握著對方的把柄。也能看出來,倆人矛盾很深。這一效果是陸一偉想看到的,利用一方牽制另一方,才能運籌帷幄,總攬全局。

    (晚上喝多了,先更一章,明天中午補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