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67 並無大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67 並無大礙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當機立斷道:「行,趕緊安排,立馬下山。」

    號令一下,一時間所有人都行動起來,沒想到邱映雪拒絕了下山的提議。一個勁地說不礙事的,只是受了點風寒。

    陸一偉不敢掉以輕心,親自上陣道:「這不行,身體要緊,趕緊去醫院。」

    在眾人的勸說下,邱映雪在醫生護士的攙扶下上了車,陸一偉自覺坐到了副駕駛室。臨行前不忘叮囑鄭衛霞,一定要全力做好搶險救災工作。

    上山容易下山難,何況大雪封山,道路結冰。車技嫻熟的南超注意力高度集中,緩慢行駛著,生怕出一點問題。即便這樣,車輪打滑得厲害,有一處下坡路差點剎不住車。

    陸一偉不時地回頭觀望臉色難看的邱映雪,關心地道:「你沒事吧?」

    邱映雪睜開眼睛搖了搖頭。

    陸一偉埋怨地道:「你也是,我讓你包聯城關鎮,非要來這麼遠的新水鄉。路途這麼遙遠,一個女同志行動多不方便。另外,你該配個秘書了,好歹可以照顧你。」

    邱映雪嘴角露出淺淺的酒窩道:「還是把近處留給老同志吧,我還年輕,再說本來就是下來鍛煉了,就應該到最艱苦的地方去。至於秘書,沒必要,我習慣一個人。」

    她還是保持原來孤冷的神情,似乎比以前更為冷傲了。陸一偉雖然不知道她這些年來發生了什麼事,可能預感到,她過得並不開心幸福。此外,到現在為止,好像還沒見過她男人來看她,這一舉動似乎有些不正常。

    陸一偉沒有追問,沉默一路回到了縣城。要送她去醫院時,死活不同意,非要回宿舍。

    陸一偉有些不放心,道:「這不行,你臉色那麼難看,最好去醫院檢查一下。」

    邱映雪突然陰沉著臉道:「身體是我自己的,難道有毛病還不清楚嗎,送我回宿舍。」

    陸一偉著實不放心,本著對她負責的態度,強行拉到了醫院。醫院院長丁書明得到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醫院,組織醫院最好的大夫為邱映雪做檢查。

    許昌遠聞訊趕到了醫院,忙前忙后張羅著。陸一偉其實不適合出現在該場合,可又不放心她的情況,斟酌再三留了下來,等出來結果再離開。

    不一會兒,許昌遠滿頭大汗進來了。陸一偉焦急地道:「結果出來了?」

    許昌遠搖搖頭道:「還沒有,剛做完B超,丁院長說有必要做一下核磁共振,應該很快。」

    陸一偉長舒一口氣道:「對了,身邊有沒有精幹年輕且能寫了材料的女同志?」

    許昌遠立馬明白其意,快速思索半天道:「縣總工會前兩年考進來一個公務員,叫任苗苗,北州市古川縣人,二十四五歲,目前在辦公室工作,文字功底還可以。」

    「哦,你儘快側面了解一下,再徵求下邱書記的意見,如果可以調到紀檢委。」

    「好的,我明天就去落實。對了,今晚8點多,來了十幾輛大車運輸了不少物資,胡鵬接待的,說給您打電話打不通,暫時先放到民政局院里了,您看如何處置?」

    「今晚連夜統計各鄉鎮短缺物資,分配到最需要的鄉鎮。」

    「好的。」

    這時候,丁書明著急忙慌地進來了,看了看許昌遠,吞吞吐吐不說話。許昌遠瞬間明白,趕忙退了出去。

    丁書明壓低聲音道:「陸書記,經過一系列檢查,邱書記身體並不大礙,只是有點小毛病……」

    「什麼毛病?」

    丁書明有些難以言喻,湊到耳邊小聲道:「經婦產科大夫檢查,邱書記可能是痛經。」

    這話題確實比較隱晦,陸一偉顯得有些不自然,踟躇片刻道:「嚴重嗎?」

    「根據檢查結果看,初步推斷是原發性痛經。」

    陸一偉不懂醫學,催促道:「簡單明了直說。」

    「是這樣的,原發性痛經又叫功能性痛經,主要是身體某些部位引起的。經過一番檢查,邱書記可能是頸管狹窄引起的。」

    陸一偉聽著一頭霧水,尤其是婦科病,從來沒接觸過。關於痛經,多多少少了解一點,可上升到醫學範疇,一概不知。半天道:「需要治療嗎?」

    丁書明道:「這種病對於女人而言並不算大毛病,有的女人痛經期長,有的結婚後就消失了,跟體質有關,因身體而異。只要吃點止痛藥即可。」

    「哦。那就先在醫院住著吧,等好點了再出院。」

    「好的,不過邱書記強烈要求出院。這種病其實不住院也行,卧床休息兩天就好了。」

    陸一偉不能替對方做決定,道:「好吧,尊重她的意見,不過你要派護士照顧她,直到病好為止。」

    「行,這沒問題。」

    在邱映雪的強烈要求下,最終還是回到了宿舍。陸一偉為了避嫌,沒有進去探望。不過她的病讓他足夠好奇,回到宿舍打開電腦查了半天資料,一無所獲。

    忍不住好奇心,他想打給妻子詢問。剛撥出去又匆忙掛斷。問范春芳這種問題不是自討苦吃嘛,本來沒什麼,說不定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斟酌許久,他決定向佟歡求救。

    接通電話后,佟歡嬉笑著道:「陸書記,這麼晚了打電話有何指示?」

    陸一偉不好意思直接問,攀聊了幾句回到正題上,扭扭捏捏拋出了話題。

    佟歡聽聞后,楞了好大一陣子,進而咯咯地笑了起來,道:「怎麼好好地問這個問題,難道你外面……」

    「別瞎說,我是那種人嗎,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佟歡何等聰明,知道此事並非簡單,但沒有戳穿。想了想道:「這個問題我也回答不上來,不過我在大學時聽同學說過,這並不是病,只是生理反應而已。大部分女人發生過關係或生孩子後會慢慢消失,而有的即便生了孩子好多年還會產生,因人而異。」

    她這麼一說,陸一偉開始浮想聯翩,良久道:「有什麼辦法治療?」

    「到底是誰啊,你不告訴我,我不告訴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