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65 考慮轉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65 考慮轉型字體大小: A+
     

    石曉曼這麼一說,陸一偉反而不自在,半開玩笑地道:「能別這樣一本正經的嗎,我受不了。」

    石曉曼噗地笑出了聲,甩甩頭髮走了過來,雙腿交叉,雙手背後,嬌羞地咬著嘴唇,嫵媚的眼神讓人不忍直視。比起從前的「土」鄉長,她早已洗脫了身上的泥土氣,走向了更高層次的政治圈,眼神里的自信,話語里的堅定,只要跟對人,走對路,這也是未來官場的「鐵娘子」。

    陸一偉本能地移開眼神,打量著四周環境,最後落到她身上,沉默片刻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要是馬市長下去調研,記得提前通知我一聲。」

    「這就要走?」

    「難道我還住下來不成?」

    石曉曼努了努嘴道:「好歹一起吃個飯吧。」

    陸一偉擺擺手道:「罷了,改天吧,以後見面的機會多得是。再說了,你現在是市領導,可不是隨隨便便吃飯的。」

    石曉曼上前推了一把道:「少貧,以後不准你說這樣的話。」

    陸一偉臉上浮現出久違的笑容,轉身離去。

    石曉曼送出了門外,再次道:「真的要回去?」

    陸一偉沒有回頭,手插口袋邁著鏗鏘有力的步伐走向電梯。上電梯前,回頭看著她,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消失在市委大樓里。

    石曉曼望著空蕩蕩的樓梯有些遲暮,直到馬菲菲辦公室的門打開后才回過神來。

    冬天的夜來得比較早,剛過5點暮簾已經遮蓋了灰濛濛的天空。南州的夜,華燈初上,夜景璀璨,沒有南方城市的柔情,卻有北方城市的風骨。沒有省會城市的繁華,卻有地方小城的特色。迎賓大道上掛滿了大紅燈籠,中國結,以及五顏六色的彩燈,把這座新型城市裝扮得五彩斑斕。

    走到前面一個路口時堵了車,陸一偉隔著車窗瞅了眼,好像是個集貿市場,如此惡劣的天氣都阻擋不了人們採購年貨的熱情,人潮湧動,人聲鼎沸。看到門口擺放著琳琅滿目,各式各樣的年貨,陸一偉思緒萬千,不知不覺又是一年。

    「南超,還有幾天過年啊?」

    「今天是臘月二十一,還有九天。」

    「哦。」

    車子駛出市區一路狂奔著,陸一偉抓緊時間休息。剛剛進入夢鄉,手機響了起來。睜開眼看到是牛福勇的,又閉上眼睛接了起來。

    「陸哥,你交給我的事辦妥了。10台挖機,3000件大衣,3000件棉被,外加價值10萬元的食物,目前已經在運往龍安的路上,估計稍晚點到。本來今天一早就能運過來,可有些東西不好湊,費了好大力氣。」

    陸一偉點頭道:「謝了。」

    「哎呀,和我你客氣啥,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我早就想給你捐上個千把萬的,好讓你開展工作,可又怕你多心。還是那句話,只要需要,兄弟我在所不辭。」

    陸一偉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全靠「情義」苦苦支撐著。一個誰都看不起的許半仙,他能為其養老送終。一個不被當人看的李海東,他能做到不離不棄。一個混混地痞牛福勇,他能與其成為朋友,而且幾次三番舍本營救。而今天,牛福勇如此大方,與當年的情誼是分不開的。

    「得了吧,有倆錢就燒得慌。還是以前說過的話,你要提前考慮轉型,一旦煤價崩盤,到時候就來不及了。」

    牛福勇聽不進去,扯著大嗓門道:「不可能,怎麼可能崩盤。今年的動力煤和主焦煤還在蹭蹭地往上漲,都快漲到1500一噸了,據說明年還要漲,哈哈,漲得越多才越好呢。前兩天,新來的縣委書記白玉新找到我,讓我以500元的價格賣給南方電廠,這怎麼可能,簡直是豪搶,我就是挖出來扔了,也不可能以這麼低的價格出售。」

    陸一偉一臉嚴肅道:「知道南方遭雪災嗎?」

    「知道啊,關我什麼事。」

    陸一偉沒好氣地道:「這不是老白讓你這麼做,而是上頭的要求。聽我的,大方一些捐一點,這就是政治敏銳度。你能國家有難時幫助國家,國家將來能虧待你?」

    牛福勇不服氣地道:「可以捐,但不能沒底線啊。電力煤一噸多少錢,我這主焦煤多少錢,用這供電廠,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嗎。」

    陸一偉一時半會和他解釋不通,語重心長地道:「聽我的,關鍵時刻一定要認清形勢站好隊,切不可成為反面典型,對你今後的發展不利。」

    牛福勇聽得不耐煩了,敷衍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先這樣吧,改天我去看你。」說完,掛了電話。

    牛福勇變得越來越有恃無恐了,這樣下去遲早要吃大虧。可陸一偉不知該怎麼勸說他,抽個時間一定要好好洗洗腦。

    手機又響了,是許久未聯繫的白玉新。看到他的號碼,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猶豫再三,接了起來。

    「陸書記,忙呢?」

    陸一偉笑著道:「幹得和你一樣,不過你現在是我的父母官。」

    白玉新哈哈大笑道:「什麼父母官,都是為人民服務。咱倆可是好長時間沒見了,也不回來看看家鄉變化多大?」

    「哎!我也想回去,身不由已啊。等過年的時候回去,好好敘敘舊。」

    「行,沒問題,我絕對大擺宴席熱烈歡迎陸書記榮回故里,哈哈。」

    陸一偉和白玉新共事多年,曾經的關係早已超越上下級關係。配合張志遠搞企業改制,打黑除惡,為南陽建設貢獻了不少力量。當年的他是副縣長,而自己還是副科。幾年光陰,走到了同一起跑線上。笑著道:「少來啊,你這樣我怎麼回去啊。」

    「哈哈……」

    倆人閑聊了一會兒,白玉新切入主題道:「一偉,你和牛福勇聯繫比較緊密嗎?」

    他這麼一說,陸一偉立馬明白了意圖,道:「還行吧。」

    「哦,是這樣的,上面的要求你應該了解,因為我們是乾的一件事。我的意思是想讓福勇捐2萬噸煤給南方電廠,死活不同意。他現在是省里有名的大企業家,又不好和他撕破臉。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勸勸他。」

    陸一偉遲疑了會兒道:「我說合適嗎?」

    「當然合適了,沒有比你再合適的人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