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63 人生驛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63 人生驛站字體大小: A+
     

    簡單吃了點午飯,陸一偉顧不上休息,馬不停蹄趕往市區,想在董曉寧臨行之前見上一面。

    2點10分抵達市委大院,院子里已經停滿了車。看來,都知道今天新市長來,每個人不敢掉以輕心。

    下了車,陸一偉老遠就看到劉占魁,與幾個人站在院子里八角亭處豪放大笑,倆人目光相遇,他笑容依然綻放,眼神變得極其微妙。

    陸一偉與其微微一笑,拿著水杯闊步走進大樓。

    來到六樓,走廊里站滿了人,一直排到樓梯口。放眼望去,就跟醫院挂號似的,都是提前趕到道別的。陸一偉不想往人堆里鑽,可時間還早,市裡的熟人又少,總不至於現在就上會場等候吧。踟躇片刻,上樓來到統戰部,抱著碰運氣的心態敲響了王凱峰的門,沒想到門開了。

    見到陸一偉,王凱峰紅著臉笑了笑道:「來開會了?快進來坐。」

    房間里還坐著一個人,陸一偉認識他,市公安局政委高小龍,上次在一起吃過飯。趕緊伸手道:「高政委,好久不見。」

    公安出身的架子都大,高小龍也不意外,給人一種目中無人,自以為是的姿態。蜻蜓點水地握了握手,起身道:「王部長,我去見見邵書記,你們先聊。」

    「好的。」

    高小龍走後,王凱峰從抽屜里取出一盒茶葉晃了晃道:「正宗的正山小種,要不嘗嘗?」

    陸一偉不客氣地道:「那就嘗嘗。」

    王凱峰按下辦公桌上的電話,不一會兒一個年輕小夥子進來了,在指揮下換茶倒水,一氣呵成,言行舉止都極其有修養。

    見陸一偉一直盯著他看,王凱峰遞了個眼神道:「這小夥子怎麼樣?」

    陸一偉點點頭道:「挺精神精幹的,新考進來的?」

    「不是,大學生村官,我借調回來的。你們縣也不少吧?」

    大學生村官這塊工作由組織部管,陸一偉一直沒時間過問,倒是在幾個鄉鎮發現了幾個不錯的村官,可由於身份不明朗,事業非事業,公務員非公務員,不知該怎麼利用這批人。道:「我聽說去年好像招了60個,加起來差不多有一百多個。」

    「哦,這批村官里確實有幾個不錯的,眼前的這個小夥子就非常優秀,吃苦耐勞,電腦玩得特別好,比那些正式工都頂事。要不是身份不對,早調回來了。」

    閑聊了片刻,王凱峰轉移話題道:「新來的馬市長是從江東市出來的,應該很熟吧?」

    陸一偉迴避眼神似笑非笑道:「還行吧。」

    王凱峰仔細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低聲道:「此人能力怎麼樣?」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接茬,頜首道:「還不錯,在江東市口碑挺好的。若不然能下來當了市長?」

    「那倒是,這是南州歷史上迎來的第三任女市長,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如此安排。」王凱峰也摸不準上頭的意思,對馬菲菲的到來持懷疑態度。

    陸一偉不想在背後妄議他人,岔開話題道:「王部長,最近有白書記的消息嗎?」

    「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不過聽說是回建設部,哎!」

    一聲嘆息,道不盡的無奈,或惋惜,或鳴不平,看來白宗峰的離開確實有隱情。至於是什麼,只有內部人士知道。傳聞總歸是傳聞,不足為信。

    陸一偉見時分差不多了,起身從口袋裡掏出5000元的超市購物卡握到手心裡。一般情況下,收受著心領神會,微微一笑很巧妙地隱藏起來。而王凱峰似乎有些不情願,接過卡推過去一臉嚴肅道:「你這是幹什麼。」

    「沒什麼意思,馬上要過年了,本來應該親自登門拜訪,可眼下的形勢不允許,一點小小的心意,您別嫌少。」

    「幹什麼呢,快收起來!」

    陸一偉強行放下快步關門離開。

    又到過年,考驗各級領導幹部的時候到了,估計十個就有九個發愁頭大。一級一級往上送,誰都不能落下。送了不見得能記得你,但不送絕對能記住。陸一偉十分痛恨反感,但人情世故是必要的。往年,他總要一家一家跑到,今年估計不行了,說不定家都回不去,除了一些直接領導親自面見外,剩下的到時候讓胡鵬替他跑。

    下午三時,幹部大會準時召開。前任市長和現任市長同時出現在一個會上,陸一偉記憶中沒出現過。而今天,歷史性的一刻出現了。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端坐中央,邵中傑在旁邊陪著,兩任市長一左一右就坐,眾人的眼光有些目不暇接,個個心裡在暗暗比對著兩個美女誰更有姿色。很顯然,馬菲菲更勝一籌,好歹是演員出身,舉手投足間身段猶在,嫵媚動人。而董曉寧更像是搞行政出身的,眼神凌然,目光如炬。

    董曉寧作了離任感言,情深意切,很是動人,博得陣陣掌聲,還有不少女同志在下面抹眼淚。等她講完后,面對台下的人深深鞠了一躬,久久不肯起身。等抬起頭時,眼眶裡泛著晶瑩剔透的淚花,看得出對南州是多麼的不舍。

    看到這一幕,陸一偉不由得想起自己當年離開黑山縣時,當地百姓高舉橫幅夾道送別,看到一張張質樸的臉龐,他落淚了。董曉寧的眼淚,同樣飽滿著濃濃的情義。畢竟,這裡是她的人生驛站,若干年回想起來,有夢有情有歡笑。

    董曉寧揩掉眼淚,闊步走到馬菲菲面前伸出了手。馬菲菲立馬起身握著手,然後來了個大大的擁抱。閃光燈噼里啪啦響著,記錄下載入史冊的精彩一瞬。

    董曉寧沒有回到座位上,而是面向台下揮了揮手,低著頭黯然走下主席台。經久不衰的掌聲讓她眼淚橫飛,進了休息室抱著頭放聲大哭起來。女人的脆弱,只需一個掌聲。

    或許她並未南州做出多大貢獻,至少順利地交過了接力棒。未來的明天,正如她講話里講的,南州將乘著浩蕩東風邁上新的台階。

    再見,南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