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58 寧可玉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58 寧可玉碎字體大小: A+
     

    送走陸一偉,王志全返回娛樂室,幾人正抽著煙等候隊友,周凡林從窗戶前回到桌子上,好奇地道:「他來幹什麼?」

    王志全恨得咬牙切齒,氣呼呼地坐下道:「他媽的太欺人太甚了,都欺負到老子頭上了,這口氣實在咽不下去。」

    鄧中原急切地道:「別磨磨唧唧的,到底怎麼了?」

    王志全講完來龍去脈,鄧中原冷笑道:「南方遭雪災,干球我們什麼事,就算是薅社會主義羊毛,也不能如此薅的,甭理他,讓他自己想辦法去。損失成千上萬,這可不是小數目啊。」

    周凡林附和道:「看來,還是劉縣長有先見之明,早就料到有這一天。」

    「那有怎麼樣,不照樣該幹嘛幹嘛。」王志全憤恨地道,「出錢倒無所謂,關鍵是讓我花在明處,這毫無目的地半價賣給連面都沒見過的鬼電廠,這不白盡義務了嘛,這口氣實在咽不下去。」

    鄧中原火氣上來了,加重語氣道:「聽我的,甭搭理他,什麼玩意兒,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你不執行他又敢把你怎麼樣,在龍安,還輪不上他說話的份。」

    鄧中原敢如此說,王志全卻不敢如此做。不管怎麼樣,對方是縣委書記,當官的整一個做生意的,輕而易舉。何況關係本來就不融洽,要是撞到槍口上,故意給自己找不自在。轉向始終未吭聲的劉占魁道:「魁哥,您說句話,我聽您的。」

    劉占魁凝神思考著,翻來覆去權衡此事的利弊。他相信,陸一偉不會撒謊,可能上級卻有要求,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不敢站在對立面。想了半天道:「他怎麼說,你就怎麼干唄。」

    王志全有些不可思議,本以為對方會給自己說話,沒想到站在到了另一邊。心疼地道:「魁哥,這可是上千萬啊,剩下這筆錢什麼事不能幹,都夠在京城買套房子了。」

    劉占魁和陸一偉不對付,但在大局面前保持著清醒頭腦,道:「什麼叫政治覺悟,就是在關鍵時刻把自己推出去。如果我是你,一分錢不要,全部捐出去。」

    此話讓王志全眼睛大跌,半天沒回過神來,良久道:「魁哥,您不是開玩笑吧,這可是幾千萬啊。」

    劉占魁不以為然道:「幾千萬對於你而言還不是個數字?眼下看你是吃虧了,但要是從全局出發,此舉絕對是明智的選擇。有些公司一年花幾千萬打廣告,效果都不見得好。如果現在你能大義凜然,慷慨解囊,且不說在市領導面前露臉,就是省領導那裡都長威風。要知道,能夠進入省領導的法眼,你所得到的回報絕對不止眼前的幾千萬。」

    王志全似乎有些想明白了,道:「您的意思是我全部捐出去?」

    「嗯,你來實施,我來想辦法給你宣傳,通過各種渠道遞到省委章書記耳朵里。有此義舉,還發愁將來的發展嗎,說不定一高興會給你帶來更多的實惠。」

    王志全遲疑片刻道:「好,我聽您的。」

    聊完此事,鄧中原憤憤地道:「劉縣長,我發現您最近變得低調了,反倒是那小子掌握了主動權,時時處處顯擺自己。要是這樣下去,恐怕情況不妙啊。」

    劉占魁很反感鄧中原說話的語氣,就是關係再好,最起碼應該有個上下級關係,更何況當著眾人的面。要不是他手裡握著省里的關係,早就踢一邊了。很顯然,鄧中原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這點上,蔣振濤把握得很好。慢條斯理道:「中原啊,你懂什麼叫欲擒故縱嗎?」

    鄧中原文化程度不高,不耐煩地道:「您就別我拽文了,直接說吧。」

    劉占魁冷笑道:「你都多大年紀了,還這點心思都猜不透。陸一偉急於想控制龍安的局面,那就讓他好好乾,等把龍安攪得亂七八糟,收拾不住的時候,我再出場為其收拾殘局,效果顯而易見。」

    鄧中原腦子轉不過來,想了半天沒想明白,倒是一旁的周凡林想明白了,豎起大拇指道:「劉縣長,這招果然高明,他這叫急於求成,最後適得其反。僅靠他一個人的能力不足以改變龍安的局勢,最終還得您出面平息戰火。」

    鄧中原揣摩了半天道:「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呢。」

    周凡林沒有理會,壓低聲音道:「劉縣長,我覺得有個人不能再留了,必須儘快解決解決掉。」

    劉占魁眼珠子一轉,明白他所說的是誰。沉默片刻道:「你有什麼法子?」

    周凡林早有主意,道:「蔣振濤在外面好的女人,是縣三中的一個語文老師。這段時間稍微收斂了一些,但彼此還有來往。只要坐等時機,總會有收穫的。另外,他兒子蔣文浩成天賭博,這是很好的突破口。」

    對於蔣振濤,劉占魁有些於心不忍。不管怎麼樣,好歹當初為自己當上縣長出了不少力,而且此人頭腦十分清晰,反應極快,出謀劃策總能踩到點子上。現如今要幹掉他,心裡不是滋味。

    見劉占魁猶豫,周凡林加了一猛劑道:「劉縣長,蔣振濤現在很明顯倒向了陸一偉那一邊,而且他手裡掌握著不少秘密,一旦被對方掌握,您可能就被動了。要不不做,要做就要做絕,不能給對方有任何翻身之地。」

    王志全認同周凡林的提議,道:「蔣振濤絕對有了二心,首先和陸一偉走得那麼近,他兒子又調到什麼三講活動領導組辦公室,很明顯是將來提拔的節奏。很明顯,他和陸一偉說了話,要不然他那個窩囊廢兒子怎麼可能一步登天。另外,他也在記恨您不給他兒子辦事,現如今辦成了,肯定會死心塌地地跟著對方干。與其這樣,再好的玉不如毀掉。」

    劉占魁早就動了心思,遲遲不肯動手是覺得蔣振濤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叛變,現在看,確實很明顯地倒戈到陸一偉那一邊,甚至可能把他們之間的一些秘密源源不斷地輸送到對方耳朵里。在大義面前,先保自身再考慮別的。下定決心道:「行,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周凡林得意地道:「這種事你放心,保准辦得穩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