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57 燃眉之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57 燃眉之急字體大小: A+
     

    陸一偉馬不停蹄從永盛煤礦又轉戰到鑫恆煤礦。到了門口,大門緊鎖,裡面靜悄悄的,除了幾間房亮著燈外,只能聽到呼嘯的西北風和犬吠聲,與永盛煤礦熱火朝天的景象截然相反。

    許昌遠回頭看著陸一偉道:「陸書記,要不給王志安打個電話?」

    陸一偉一臉憔悴凝視著前方,半天道:「你去門房問問情況。」

    「好的。」

    許昌遠跳下車,敲了半天燈亮起,緊接著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一老頭罵罵咧咧拉開門帘,隔著玻璃惱怒地道:「誰啊,大半夜的,讓不讓人睡了?」

    許昌遠沒有亮明身份,耐心地道:「你們王董事長在不在?」

    「你誰啊,有大半夜的找人嗎?」

    「我找他有急事。」

    老頭惡狠狠地道:「不在!」說完,拉上窗帘繼續睡覺了。

    許昌遠回到車上,搖搖頭道:「打探不出什麼,不過我看到劉縣長的車停在院子里,還有公安局周凡林局長的車。」

    陸一偉本能地抬頭望向亮燈的房間,當機立斷道:「你現在給王志全打電話。」

    許昌遠撥通電話后摁下了免提:「喂,許主任,這麼晚打電話有事嗎?」

    許昌遠看看陸一偉,試探性地問道:「王總,你在哪呢。」

    「呃……哦……我在家呢。」說話間,傳來一陣稀里嘩啦的麻將聲。

    王志全趕緊起身來到窗戶前,往下定睛一看,看到了陸一偉的車子,趕緊後退一步道:「我在礦上呢,有事嗎?」

    「哦,那正好,我們在門口了,陸書記找你有急事。」

    「好的好的,我馬上下去。」

    三分鐘后,大門打開,車子開進去后,王志全站在門廳處迎接。等陸一偉下車后,連忙堆著笑臉道:「陸書記,不知道您這麼晚過來,有失遠迎。」

    陸一偉沒和他客套,一邊上樓一邊道:「誰在樓上?」

    王志全不知道他看沒看到樓下的車子,硬著頭皮道:「劉縣長,鄧縣長還有周局長。是這樣的,他們也是剛剛過來,都累一天了,歇息一下。」

    自己在忙著全縣奔跑,而他們卻躲在這裡打麻將。陸一偉心裡不爽,但沒有發作。上了樓直接了辦公室,王志全跟著進來道:「陸書記,要不我和劉縣長他們說一聲您來了?」

    陸一偉擺擺手道:「不必了,我找你有事,說幾句話就走。」

    王志全忐忑不安坐下,陸一偉問道:「怎麼礦上靜悄悄的,不生產了嗎?」

    「是這樣的,這不馬上過年了嘛,工人們已經放假回去了,只剩下幾個值班的。」

    「什麼時候放的假?」

    「昨天。」

    「這麼說今年不再計劃生產了?」

    王志全陪著笑臉道:「我倒是想生產,可工人們要回家過年,實在沒辦法,只能停工。」

    「庫存煤還有多少?」

    王志全轉動眼珠子道:「差不多剩下5萬多噸,不過這批煤已經定出去了,電廠要20000噸,河南某公司定了8萬噸,只能把剩下的供應給他。」

    陸一偉停頓了下道:「知道南方遭雪災嗎?」

    「知道,天天看新聞呢。」

    「那就好。在國難面前,作為企業,應該體現出一個企業的擔當和責任。剛剛接到董市長的電話,讓我們龍安縣往湖北某電廠供應5萬噸煤。數量不多,永盛煤礦答應供應10000噸,你們鑫恆這麼大的煤企,最起碼也得供應2萬噸吧。」

    王志全撓頭道:「陸書記,按道理說我絕對大力支持國家,如果早兩天絕對沒問題,可現在工人放假了,怎麼挖煤,這就是難題啊,總不能把訂出去的煤供應了吧,我們簽有合同的,違約要賠償20%……」

    陸一偉打斷道:「王老闆,我現在不是和你講條件,也不是聽你訴苦,而是下達政治任務。大道理我不講了,你比我更清楚形勢。我不管你想什麼辦法,你們供應2萬噸煤,明天一早就南下送到電廠。此外,價格要下調50%。」

    王志全徹底懵了,半天道:「陸書記,這不是開玩笑吧,現在一噸煤800元,下調50%就是400元,我這一下子就虧損接近千萬,還要給他們送過去,虧得就更多了。這種事……」

    「這不是我要讓你虧損,是省里的意思,我只是傳達而已。既然市裡給我們分配了任務,就必須保質保量按時完成。對於你們礦來說,幾百萬算不了什麼,對於國家更算不了什麼,但前線告急,急需資源供給。要知道,你今天的一切也是國家給的,在大局面前,沒有商量的餘地。」

    王志全心裡恨得直咬牙,這分明是明搶啊,可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絕。愁眉苦臉道:「陸書記,要不這樣吧,我明天一早就緊急招工開足馬力生產,五天後完成任務。」

    「王老闆,現在不是講條件的時候,市裡要求明天立即運往湖北,五天後黃花菜都涼了。那邊急需供電,災情就是命令,刻不容緩,一刻都等不及。」

    一下子損失幾百萬,如同挖肉般疼痛。王志全哀怨道:「陸書記,真的不是我不願意支援國家,但我們煤礦的情況就這樣,要是和河南公司違約,又損失一大筆錢,這一來二去上千萬就沒了。」

    陸一偉面無表情道:「你在和我談條件嗎?如果談,那就談談這些年你納了多少稅,偷稅漏稅又有多少?」

    「這……我們可是合法經營啊。」

    陸一偉失去了耐心,黑著臉道:「王老闆,誰都有難處,國家比你更難。在大局面前,無條件服從。當然了,國家也不會白讓你付出的,先解決了燃眉之急,後續問題到時候再談。明天一早我還會過來,你抓緊準備吧。」

    見陸一偉要走,王志全焦頭爛額道:「陸書記,這樣吧,您寬容我兩天,兩天後保證完成任務。」

    陸一偉回頭看著他,通紅的眼睛里射出寒光,讓王志全有所退縮。硬著頭皮道:「好吧,我立馬著手準備。」

    陸一偉沒有說話,揚長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