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44 磅?氣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44 磅?氣勢字體大小: A+
     

    劉占魁恍然大悟,道:「原來高層的鬥爭也如此激烈啊。」

    龔克明擺出一副架勢道:「生活在最底層的螻蟻永遠無法站到雄鷹的高度去俯瞰萬事萬物,但任何事物都有個蛻變的過程,亦或成為一粒塵埃,亦或鳳凰涅槃,華麗轉身,馳騁萬里。只要有生物存在的地方,必然有鬥爭,何況是有思想的人類呢。」

    「動物有矛盾打一架就解決了,而人不行,無窮的智慧致使無盡的鬥爭,沒辦法,都是為了生存,都想站在頂峰一覽眾山小,切身感受下磅礴氣勢。你我都這個歲數了,有時候想想何必為了那個位子爭得死去活來呢,完全沒必要,活得自在些比什麼都強。」

    劉占魁從來沒泄氣,道:「龔部長,您有這種想法就太不應該了,比我還小一歲,努努力,還可以繼續前進。」

    龔克明擺擺手道:「怎麼前進?這次大調整隻考慮一二把手,而且都是空降,壓根不從下面提拔。再說了,就算是內部推薦也輪不到我,前面還有一大堆人等著呢。頂多往前挪一挪擔任個副書記,那還不如不挪呢。如果有機會,去人大政協等著退休就算了。」

    「您也太消極了,我都沒想過放棄。這不邱遠航主任又重回常委了,而且得到章書記的大力重用,他要是說句話,還不是輕而易舉?如果您願意,我能想辦法搭上這條線。」

    當官之人向來不說實話,往往是嘴上一套,心裡想得一套。龔克明真的沒野心嗎,這不聽劉占魁一說頓時來了精神,坐起來道:「真的能搭上線?」

    劉占魁點點頭道:「鄧中原弟弟鄧中慶是光明集團的副總裁,和任光明關係要好。而任光明和邱遠航是幾十年的友誼,邱遠航的兒子邱江是光明集團的大股東,當年因牽扯到高新區的案子,還是任光明的兒子任東方頂罪的,去年年底剛剛放出來。」

    「哦,有這層關係怎麼不見你以前提及過?」

    「以前這層關係還沒建立起來,最近幾年持續鞏固,基本上已經牢固了。」

    「哦。」

    見龔克明若有所思,劉占魁繼續道:「您要是有心思,這件事交給我來辦,瞅周末的時候做個局,到時候您也參加。」

    龔克明沒有回應,而是權衡這件事背後的利弊。劉占魁趁機下了一劑猛葯,道:「現在可是人事大調整時期,錯過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邱省長要是說句話,說不定……」

    龔克明心動了,坐起來道:「行,你來安排吧。」

    「好嘞,我聯繫好后通知您,爭取這個周末,要是太晚就怕延誤時機。」

    「嗯,那你加緊辦吧。」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龔克明舒展了下身體道:「占魁啊,還是回到剛才那個話題上,要我說只要有合適位子就趕緊離開,切不可再等下去。我知道你留在龍安的意圖,就怕後院起火,其實大可不必。離開龍安后,想辦法把鄧中原提上去,這不照樣嘛。」

    劉占魁搖頭道:「龔部長,不是我不相信中原,此人在幹事方面還行,但在管理上差得不是一丁點,頭腦簡單,脾氣急躁,給他個縣長,未必能幹得了。就算讓他干,人都是隨著環境和地位而改變的,誰知道他到時候變成什麼樣子。萬一……」

    「還是你想法太多,完全的家長制思維。以為離開你其他人就活不了,根本沒必要。鄧中原想法簡單了點,做事粗糙了點,但還是有可取之處的。你好好想想吧,市人事局局長3月底就退休,你想去我來操作,如果不願意去機關,可以考慮騰出一個縣委書記的位子,滿足你的畢生心愿。」

    劉占魁一時間陷入兩難境地,半天道:「不能把陸一偉調走嗎?」

    龔克明拉下臉道:「不說了嘛,他是省管幹部,我無權調配。即便有,他才剛來,我能隨意調動嗎,上面還有書記市長呢。」

    劉占魁泄氣道:「那好吧,我考慮考慮吧。」

    「嗯,要儘快,盯著這個位子的人可是一大把。回頭你再和邵書記吹吹風,應該問題不大。」

    「行。對了,邵書記真的不走?」

    「眼下看可能性不大,不過董曉寧市長肯定離開,而且我聽說有人已經接替她的位子了。」

    「啊?董市長要離開?去哪?」

    「暫時不知道,有人說回省婦聯,也有人說是省文聯,具體的還沒定下來。另外,接替她的同樣是位女將。至於是誰,我也不清楚。」

    「哦,看來我們南州陽氣重,需要讓女將來平衡,有些看不懂上面的用人策略。」

    「這就是領導的高瞻遠矚,都讓你猜到了,要領導還要幹什麼。好了,不妄議時政了,說說我兒媳婦吧,她來了之後還適應嗎?」

    劉占魁蹙眉道:「我和她接觸不多,不過看著她平時少言寡語的,為人行事十分低調。」

    提及家事,劉克明放下姿態,嘆了口氣道:「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攤了這麼個兒媳婦,哎!」

    劉占魁連忙寬慰道:「龔部長,要我說還不如離了算了,反正少峰還年輕,再找一個一點都不耽誤。」

    「你以為我不想啊,關鍵是少峰不行,也不知道怎麼了,偏偏對映雪一片痴情,都不知道勸說了多少次了,死活不離。上次我又和他說了,一聲不吭摔門就走了。臨走時還說,要是再提此事,以後就不回家了。」

    劉占魁停頓片刻道:「那映雪到底是怎麼想的?」

    「誰知道呢,自從結了婚就是半死不活的,還說過陣子就好了,可沒想到三四年下來還這樣。這個女人性子太烈,這不吵著鬧著要下基層,還點名要到龍安縣,我要是不依她,難道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家散了嗎,只好答應。」

    「還是沒孩子的原因,要是有了孩子,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哎!」

    一聲無奈寂寥的嘆息,道盡一個風光無限官員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