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6 道聽途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6 道聽途說字體大小: A+
     

    鄭玉梅不以為然道:「我早就和你說過,別和劉占魁走得太近。他是什麼人,你比我更清楚。你幫了他那麼大的忙,感激過你嗎,要不是你,他能當上這個縣長嗎。可當了以後呢,賺錢的買賣都和鄧中原吞了,有你一分錢嗎。反而對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成了什麼……」

    鄭玉梅越說越氣,繼續道:「還有咱兒子,當時說好了解決正科,還能到小一點的單位擔任一把手,結果呢,正科都解決不了,更別說一把手了。當初許下的承諾一件都沒辦了,早就把他們看得透透的了。還有,劉占魁在龍安縣如此飛揚跋扈,得罪了那麼多人,遲早有人會站出來收拾他,到時候把你也牽扯進去,圖了什麼,一輩子的名聲毀在一旦。」

    蔣振濤最反感女人指手畫腳,重重把水杯往桌子上一放,生氣地道:「一個婦道人家你懂什麼,別在別人背後妄議,小心隔牆有耳。」

    鄭玉梅才不管那些,氣呼呼地道:「難道我說得不是真的嗎,你也傻,別人利用你還屁顛屁顛跟在背後,何必呢。要我說,新來的陸書記是個很有想法的人,那天來咱家講得那一番話多有道理,總比那些酒囊飯袋強。雖然年紀小,但人家履歷豐富,且人脈資源廣,搭上這條線,不指望你有多大的發展前途,給咱兩個兒子一個好的前程也就完美了。聽我的,別胡思亂想,跟著陸書記好好乾,他不會虧待你。」

    蔣振濤懶得和她費口舌,起身顧不得洗漱上了樓寬衣躺在床上,點燃煙冷靜分析當下的局勢。作為一個局外人,他對劉占魁和陸一偉的種種行為看得一清二楚。

    劉占魁的野心很大,最近與昆達集團的曹老五走動相當頻繁,卯足了勁想要開發萬龍山,來實現他的「淘金夢」。至於萬龍山的金礦儲量有多大,他比誰都底清數明。如果礦脈真的巨大,還用等到現在才開發嗎,早些年就挖空了。明明知道儲量不大,為什麼現在突然又提此事,其中個由是什麼,一時間揣摩不透。

    而陸一偉今晚召集四套班子領導開座談會,不管成功與否,這一步走得很高明,意圖也很明顯,拉攏郭建業和張建安釋放自己實施新政的思路,評測反應,再觸探劉占魁的底線,看看他做如何回擊。不過看到對方一晚上心不在焉,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妻子剛才的一番話雖然不著邊際,但也很在理。當年劉占魁找上門,低三下四哀求,希望助他一臂之力,並承諾當上縣長后共享富貴。蔣振濤一時鬼迷心竅答應了,為其謀划幹掉了呼聲最高的郭建業,順利當選。可當上縣長后,劉占魁立馬變了嘴臉,架子大了,說話語氣變了,當初的承諾一件都沒履行,反而變得相同陌路,時常以領導的身份一本正經安排部署工作。特別是今天晚上,眼神里的不信任讓他愈發心寒。

    抉擇的路上,就是站隊的高度。不管如何選擇,總要得罪一方。是全力支持陸一偉,還是繼續跟劉占魁同流合污,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信念的搖擺,是抉擇的關鍵。

    「劉縣長,你也看到了,蔣振濤很明顯倒向了陸一偉那邊,與其這樣,還不如直接讓他出局。」

    對於鄧中原的言論,劉占魁已經產生了懷疑。良久道:「回頭你和蔣振濤坐一坐,要是敢叛變,直接幹掉!」

    鄧中原湊上前小聲道:「陸一偉今晚的意圖很明顯,想通過這種方式樹立威信,貫穿理念,每走一步都是針對你的。」

    劉占魁不屑地道:「哼!他的後台垮了,我倒要看看他想幹什麼。」

    鄧中原狡黠地道:「要我說,乾脆給他上點眼藥水,讓其乘早滾蛋。」

    劉占魁嘴角浮現出笑容道:「不急,慢慢來。」

    眾人哈哈大笑,放蕩的笑容漂浮在靜夜上空。

    ……

    陸一偉一覺睡到天亮,很少如此睡得踏實,但一夜做噩夢,夢到被紀委傳喚,夢到郭金柱供出他,夢到了蘇蒙,甚至夏瑾和……

    市委組織部長要下來調研,他不敢掉以輕心。吃過早飯將沈晨為叫到辦公室,落實調研地點籌備情況及接待規格。其實他心裡明白,龔克明這次下來調研是借口,主要是看他兒媳婦邱映雪的工作情況。

    關於邱映雪的家庭情況,陸一偉還沒有深入了解,只是道聽途說與她丈夫的關係並不融洽,而此次到龍安縣,也是她主動提出來的。此外,她來了龍安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回過一次家,側面反映出道聽途說很有可能是真的。

    陸一偉沒見過她丈夫,但邱映雪屬於文藝青年。愛好文學的人思想相對而言比較活躍,更看重有沒有共同語言,沒有碰撞的火花,生活如同一潭死水,更無法引起心靈的碰撞。

    「都準備好了嗎?」

    沈晨為頜首道:「都安排好了,先去一下萬龍山鎮,返回來到霄關社區和河神廟村,這幾個地方搞黨建都相當不錯。此外,飯我也安排好了,一律以最高規格接待。」

    「可以,一定要招待好。另外同志邱書記,全程陪同參與調研。」

    「好的。」

    正聊著,手機響了起來。看到陌生的號碼,陸一偉不由得發怵,起身進了休息室接了起來。

    「請問是陸一偉書記嗎?」

    聽到如此口吻,陸一偉似乎明白了什麼,道:「我是。」

    「哦,我是省紀委的,想和你了解點情況,我們已經到了龍安縣,可以的話,我們想上次進行一次談話。」

    怕什麼來什麼,陸一偉故作鎮定道:「同志,今天上午市領導下來調研,我得全程陪同,要不等領導走後再談,行嗎?」

    對方鐵面無情道:「我們是帶著任務下來的,建議你最好上午約談,我們下午回去還要和有關領導彙報,請你配合一下。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了解一點情況就行。」

    陸一偉深呼吸了一口氣道:「那好吧,我去哪裡見你們。」

    「友誼賓館。」

    「好的,我馬上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