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5 全身而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5 全身而退字體大小: A+
     

    這些年,隨著煤炭價格水漲船高,賺了大錢的牛福勇愈發膨脹,不滿足金錢帶來的快感,開始用金錢開路結交政界朋友,大把大把地往外送錢,相當闊綽。用他的說話,今天花出去的錢是為了明天賺更多的錢。理是這麼個理兒,不過他玩得有點飄。

    結交了分管安全的副省長康成偉,又通過各種關係盤上了京城公子爺,再打通趙省長的關係,經常出入各種高檔會所,京城和江東飛來飛去,在維護人際關係上下足了血本,不能說他這樣做不妥,但不管什麼時候要擺正自己的身份,你永遠是個商人,別想著利用手中的錢左右官員的行動和思維,楊同耀算得上赫赫有名的企業家,在官員面前照樣點頭哈腰裝孫子。得罪誰,都不敢得罪官員。

    牛福勇的暗中行動,陸一偉是知道的。不止一次提醒他,別玩得太過火,適可而止。可他完全聽不進去,甚至不屑地道:「陸哥,兄弟我當年沒人能瞧得起,而如今省城有人,京城有人,趙省長經常約我一起吃飯,中n海也進去了,誰有我的本事,這就是能耐和資本。你也太謹慎了,放心,我絕對不會牽扯到你。我今天的努力也是為了你的將來,到時候想提拔的時候,隨便打個招呼,輕而易舉……」

    牛福勇的狂妄如同山西煤老闆的真實寫照。從一個斗字不識窮怕了的農民搖身一變成了身價上億的土豪,有了錢的他不想著如何管理資本,而是無節制地大肆揮霍,來填補曾經的窮苦歲月。認為用物質才能彰顯身份和地位,讓一代人思想扭曲,把金錢視為至上,時至今日,國人對金錢的崇拜依然癲狂。

    牛福勇再次在他面前大放厥詞,陸一偉有些不耐煩了,嚴肅地道:「福勇,我不止一次和你說過,不要和他們走得太近,要懂得全身而退。若不然,將來追悔莫及。別人今天抬舉你是因為錢,要是有一天你成了窮光蛋,誰還認識你。」

    牛福勇略微不悅道:「陸哥,你也太謹慎了吧。現在的社會有錢就是爺,就問你一句話,撈不撈郭金柱?」

    如此口吻讓陸一偉很是震驚,道:「你有門路?」

    「這你別管了,你要撈,我就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撈出來。要是沒必要,我也懶得瞎操心。」

    牛福勇的路子野,不清楚他又走誰的門路。想到張志遠已經在採取措施,半天道:「先等等看吧,一定不行再找你。」

    「成,我聽你的。這段時間也沒給你打電話,幹得還順心嗎?」

    「就那樣吧,不好不壞。」

    牛福勇財大氣粗道:「有困難就說,等過了年我以溪河集團的名義給龍安捐點錢,也算支持你的工作。要是不想在龍安幹了,到時候我和趙省長打個招呼,乾脆調回來得了。」

    陸一偉不想與其探討這些問題,客套了幾句掛了電話。躺在床上尋思了良久,給潘成軍發了條簡訊,蒙頭大睡。

    就在陸一偉輾轉反側的時候,劉占魁一行在王志全別墅二樓的茶室徹夜密聊。不過,蔣振濤的出現讓談話氛圍顯得格外小心翼翼,即便劉占魁本人,都對他產生了懷疑。

    鄧中原陰陽怪氣道:「蔣主任,你出現在這裡似乎有些不合適吧,萬一讓陸書記知道了,指不定胡思亂想呢。」

    蔣振濤有些尷尬,看看面無表情的劉占魁道:「工作以外的時間我和誰在一起,應該不受旁人限制吧。」

    鄧中原冷笑道:「那你說說陸一偉今晚召集四套班子開這個會有何目的?」

    蔣振濤愣住了,尋思了半天道:「這就是一個尋常的座談會,鄧縣長不必過多地解讀吧?」

    「是嗎,那你提前肯定知道座談會的內容咯。」

    蔣振濤啞言,坐了半天見幾人不出聲,繼續留下來也是尷尬,磨磨蹭蹭起身道:「劉縣長,那我先回去了。」

    劉占魁沒有回應,只是用鋒利的眼神與其對視,寫滿了疑惑與不信任。

    蔣振濤欲言又止,黯然離去。很顯然,陸一偉給他下了個套,故意挑唆他們之間的關係,弄得他兩邊不是人。現在該怎麼辦,是主動找劉占魁撇清關係,挑明立場,還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站在陸一偉那一邊。除此之外,還有一種選擇,全身而退,告老還鄉。

    他老了,確實幹不動了。看著是縣委常委,風光無限,實則還是干著伺候人的買賣。一大把年紀伺候和比自己兒子還小的縣委書記,從工作關係上沒什麼,可心裡始終邁步過去那道坎。

    蔣振濤不知道怎麼回到家的,進了家門,妻子鄭玉梅立馬從沙發上坐起來焦急地道:「這都一點了,怎麼才回來?」

    蔣振濤沒有理會,重重往沙發上一坐,閉上眼睛靠著道:「給我倒杯水。」

    鄭玉梅見其臉色不對,倒了杯水端到跟前坐下心切地道:「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蔣振濤端起水喝了口,嘆了口氣道:「人老了,不中用了,我打算提前休息。」

    鄭玉梅疑惑地道:「怎麼好好的有此念頭?」

    蔣振濤坐起來道:「我都53歲的人了,還指望什麼,再往上爬嗎,不可能了。安安穩穩退下來,比什麼都強。」

    「劉占魁比你還大一歲了,人家都沒有懈怠,還想著當縣委書記,你怎麼就輕而易舉放棄了。就算爬不上去了,好不容易熬了個常委,不能就這樣為別人騰位子吧。按照60歲退休,至少還能幹七年。只要在位,別人還拿你當領導,要是退下來,誰看得起你,到時候就怕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掀風起浪。再說了,人家新來的陸書記不是對你挺好的嗎,好好的發什麼牢騷。」

    「你懂什麼,別胡咧咧。」

    蔣振濤生氣地道:「就因為他來我們家轉了一圈,劉占魁對我有看法了,今晚都不瞧我一眼,這種人,你能得罪得起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