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3 連片燃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3 連片燃燒字體大小: A+
     

    龍安最「高端」的對話在一連串手機震動中結束,劉占魁接起來嘀咕了幾句,掛掉後起身道:「今天我們就談到這兒吧,具體事情明天再說。」說完,大搖大擺走了出去,出了門外,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神情。在他看來,陸一偉亦在觸探他的底線。

    劉占魁走後,偌大的會議室空蕩蕩的只剩下他一個人。就像萬人矚目的舞台,剛才還熱鬧非凡,燈光熄滅,幕布收起,頃刻曲終人散。陸一偉依然坐在那裡,盯著橫豎七八的椅子抽著煙有些發獃。腦海里如同一團亂麻,找不到任何頭緒。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征服不會說話,沒有思想的大自然,只要掌握自然規律,學會利用工具即可應對。而人是有思想的,複雜的心態變化讓人無法捉摸,甚至精疲力盡。

    龍安的關係還沒理順,江東的戰火已經連片燃燒。郭金柱能否挺過這一關,陸一偉並不看好,不出意外,恐怕要在監獄里度過餘生了。政治鬥爭,往往是殘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以郭金柱的性格肯定得罪了不少人,至於這次是誰弄他,眼下無法推斷。

    兩種可能,要麼在北州市任職期間東窗事發,要麼在高新區涉及工程,至於女人,那只是借口而已。

    不知什麼時候,蔣振濤和許昌遠站在身後。陸一偉回頭道:「你倆怎麼還沒走?」

    倆人相互看了眼,蔣振濤面露赧色道:「陸書記,今晚我的發言……」

    陸一偉立馬伸手打斷他的話,起身道:「你講得很好,過去的事就不提了,走吧,回去吧。」

    乘坐電梯來到樓下,凌冽的寒風吹來,穿透了單薄的衣服。陸一偉不由得哆嗦,許昌遠趕忙將手中的軍大衣為其披在身上,人在情緒低落的時候一個細小的舉動往往更容易暖心,至少說明他看沒走眼。道:「蔣主任,不早了,你回去吧。」

    蔣振濤欲言又止,只好道:「那行,您也回去早點休息。」

    蔣振濤乘車離去,陸一偉和許昌遠沿著雪路往家屬院走去。哈著熱氣道:「昌遠,你說劉縣長此刻在幹嘛?」

    面對棘手的問題,許昌遠沒有太多時間思考如何回答。不過準確地判斷出,既然對方如此詢問,應該把他當成了自己人。湊上前冒險道:「陸書記,我猜測他應該和鄧縣長、周凡林在王志全家中。」

    「哦,那他們在幹什麼?」

    「這……」

    陸一偉沒有為難他,又道:「他們幾個經常在一起嗎?」

    「嗯,經常在一起打麻將。有時候在王志全家中,到了夏天就去伏山了。」

    陸一偉停止腳步側頭道:「蔣振濤呢?」

    許昌遠匆忙躲避眼神,半天道:「也經常在一起,不過最近好像去得次數少了。」

    「那今晚呢?」

    「這……不太清楚。」

    陸一偉尋思片刻道:「你現在去看看。」

    許昌遠心領神會,轉身離去。

    回到家屬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馬曉晨站在門口等候,看到他立馬迎了上來,小心翼翼道:「陸書記,我讓餐廳給您做了點宵夜,小米燜飯。」

    開會的時候餓得渾身冒冷汗,過了那股勁也不覺得餓了,不過聽到小米燜飯勾起他的食慾。進了餐廳,馬曉晨親自端飯,準備了各式各樣豐富的晚餐。站在一邊笑著道:「我已經吩咐廚房了,知道您胃不好,以後就做一些軟和清淡的食物。」

    關於他的胃病,知道的沒幾個,馬曉晨能打探到這些細節,說明他用心了。陸一偉拿起吃了口,點頭道:「味道還不錯。」

    馬曉晨提著的心放了下來,道:「謝謝您的肯定,是我先前的工作做得不夠好,還請您原諒。」

    陸一偉沒有回應,指著椅子道:「坐,站著幹嘛。」

    馬曉晨戰戰兢兢坐了下來,屁股只坐了一半,身子挺直,像聽報告似的正襟危坐。倒不是害怕眼前的人,更敬畏他手中的權力。近水樓台先得月,能夠活躍在領導身邊,只要伺候得當,說不定前途還有轉機。

    閑聊中,陸一偉主動問道:「你今年多大了,原來在哪個單位?」

    聽到此,馬曉晨心裡樂開了花。連忙道:「報告陸書記,我今年44歲,畢業於南州師專,1982年參加工作,原先在糧食局,后調到生產資料公司,再到了政府辦,擔任過賓館經理,最後到了機關事務管理局。」

    「哦,在師專時學得什麼專業?」

    「歷史。」

    「沒教過書?」

    「我本來是分配到津門鎮小學的,教了不到一個月,就借調到糧食局,後來手續也跟著過來了。」

    陸一偉若有所思道:「我發現一個問題,龍安縣各級官員多多少少都有老師的背景,這個現象好像比較普遍。」

    馬曉晨頜首道:「確實如此。因為當時包分配,好學生都讀中專了,像我們學習不好的上了高中再考大學。考出去的大部分都走了,而我們屬於定向師範生,畢業了只能回龍安。據不完全統計,那幾年陸陸續續回來將近400多人,又將近一半通過各種關係借調到各個單位。包括許昌遠副主任,也是類似情況。」

    陸一偉一邊聽一邊記在心裡,又問道:「你們這批有多少人,目前在領導崗位上的又有多少?」

    「我們這批50多個,大部分還奮戰在教育一線,有十幾個走了出來,目前混得最好的是任宇飛,市委辦公廳副秘書長。還有杜金泉,市農委副主任。」

    「哦,你也算混得不錯的吧。」

    馬曉晨趕忙道:「比起任宇飛,杜金泉我不算什麼,但要在龍安縣還算可以。畢竟在一個縣能混到正科已經不容易了,要想再進步,可能性極小。」

    他說的是實情,在省市一級提拔個副科正科輕而易舉,可在縣裡正科對於很多人已經走到頭了,極少數人能步入副處,要是官運好,再繼續往上爬。如果陸一偉還在南陽縣,混到正科是他的終極目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