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1 天然屏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1 天然屏障字體大小: A+
     

    點燃的香煙升起煙霧,貼著玻璃緩慢爬升,看似姿態優雅,倏爾間,一團煙霧擰在一起,隨著從縫隙吹進來的寒風消失得無影無蹤。玻璃上反射著陸一偉凝重而憔悴的臉龐,眼神時不時閃動著彷徨和惆悵。

    以前,給白宗峰寫講話稿的時候,經常會用到戰戰兢兢,誠惶誠恐,如履薄冰等字眼。他理解這些詞的含義,但從來沒切身體會過。而今天,他感受到這些冰冷字眼的背後,是責任,是擔當,還有惶恐。

    行走在官場,先把能力放一邊,更多的精力用到了維護社會和人際關係上。像是一個演員,不同場合不同時段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搪塞不同的話語,殫精竭慮,小心翼翼維護著各種關係。即便如此,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人從背後捅一刀,措手不及,防不勝防。

    當官越久越害怕,他現在深有體會。在黑山縣時想法單純,膽子也大,何況是個主持工作的,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害怕二字,沖在最前面直接開干,從來沒想過後果。即便到了高新區,一往無前,無所畏懼,敢於和權貴動真碰硬,敢於為群眾發出聲音,而今天,他變得膽戰心驚,格外謹慎,每走一步都要翻來覆去思考許久,生怕邁出去就追悔莫及。

    思考,成為他每天的必修課。

    琢磨,成為他每天的必選題。

    陸一偉仔仔細細把和郭金柱交往過的場景和事件回顧了一遍,除了郭悅的事應該沒有牽扯到利益關係。可腦子這東西容易短路,就算有超群的記憶力都有遺漏的地方。那麼,還有什麼事沒回想起來。

    猛然間,他想起來了。若干年前為了營救牛福勇曾給他送過20萬元,這件事除了他的秘書於小川和關在監獄的丁昌華外沒人知道。一旦挖掘出來,必然會遭殃。陳年舊事,在紀委辦案時也是新鮮線索。

    他慌了,慌得手在顫抖。正想著給牛福勇打電話時,有人敲門。許昌遠推門進來小聲提醒道:「陸書記,那邊還在開會。」

    許昌遠從他剛才進門接電話的動作猜出有重要事,但已經進去十幾分鐘了,要是再不出現在會場,恐怕那邊會失控,不得已硬著頭皮進來提醒。

    陸一偉有些恍惚,將手機收起來調整情緒,準備步入會場。許昌遠跟在身後善意道:「陸書記,要不您去衛生間洗把臉吧。」

    陸一偉停止腳步猛地回頭,嚇得許昌遠趕緊低頭。沉默片刻,眼神柔弱下來道:「臉色很難看嗎?」

    許昌遠思維敏捷,快速反應道:「不是臉色,而是有一點油墨的痕迹。」

    「哦。」

    陸一偉尋思了會兒,轉身進了衛生間。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確實面容有些慘白。打開水龍頭,故意調成冷水,冰冷的水貼在臉上,傳遍全身。揉了揉眼睛,似乎從一個世界到了另一個世界。抬起頭時,還是原來的世界,從來沒改變過。

    許昌遠遞上毛巾,低聲道:「您是不是晚上沒吃飯,要不我安排餐廳做點晚餐?」

    陸一偉確實餓了,餓得有些發慌,就好像低血糖的狀態。擦完臉道:「身上有糖嗎?」

    許昌遠立馬從口袋裡掏出一粒糖遞給他,讓陸一偉另眼相看,道:「你隨身攜帶著?」

    許昌遠笑了笑道:「不僅是糖,胃藥,速效葯都隨著帶著,以防萬一。」

    陸一偉看著他將糖塞到嘴裡道:「有心了。」說完,昂首闊步走進了會場。

    會場一片寂靜,陸一偉環顧一周側頭道:「進行到哪裡了?」

    「該蔣主任了。」

    「哦,那繼續。」

    說著,調整坐姿拿起筆準備記錄。

    在陸一偉出去的這段時間,蔣振濤坐在那裡一直思考如何發言。他實在不想說話,可又不能不說,好歹是排名靠前的常委,又是縣委辦主任。可要是說,怎麼說,支持陸一偉還是支持劉占魁,似乎都不太妥。每每與劉占魁鋒利的眼神相遇,他的信念就有所動搖。

    「蔣主任,該你了。」

    孫根生連叫了兩次,蔣振濤才回過神。慢吞吞坐起來,佯裝鎮定的樣子道:「輪到我發言了,那就說兩句吧。我是土生土長的龍安人,對這方熱土有著深厚的感情。誰不希望家鄉好,我當然希望她變得越來越富有,越來越美麗。但在發展路上,我們更要清醒地看到自身的不足。產業單一,後勁不足,企業較少,動能不足,生態良好,開發不足。鄧總設計師說過,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我們不能單純地發展某一個方面,而應該統籌兼顧,協調發展……」

    蔣振濤滔滔不絕講了四五分鐘,看似內容豐富,實則什麼都沒說,充分利用自己的所長玩起了語言藝術。這在官場是典型的「兩面派」「牆頭草」,沒有堅定的立場,看似回答的很完美,最終結果是兩邊不討好。這樣的人,無論是誰,都會果斷棄用。

    陸一偉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埋頭奮筆疾書。孫根生也沒做任何評價,轉向鄧中原道:「鄧縣長,現在該你發言了。」

    鄧中原沒有了剛才的激情,看看劉占魁道:「該說的都說了,還有什麼可說的。我還是那句話,不抓工業,龍安只有死路一條。」

    輪到邱映雪發言時,她挪動柔弱的身體,抬起頭道:「這是我來了龍安縣后第一次在這種大場合發言,如果有說得不對的地方,敬請諒解。我來龍安時間不長,比陸書記還要短,對龍安的情況還不太熟悉,沒有調研就沒發言權。聽了大家的發言后,結合對龍安的了解,我贊成郭主任和張主席的說法。」

    此話一出,所有人紛紛抬頭看著這個弱不禁風的女子。在座的可能有人不認識她,但都了解她背後的關係。市委組織部長的兒媳婦,沒人敢得罪她。何況又是紀委書記,無形中對其產生天然的屏障。

    這個人惹不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