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0 戒備狀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30 戒備狀態字體大小: A+
     

    孫根生沒有放過他,繼續追問道:「沈部長,我覺得在這方面可以闡開講一講。」

    沈晨為眉頭一蹙,一個眼神交換,對對方的提問方式表示反感,但又不敢直接拒絕。想了半天道:「我已經提到了,具體情況還得到常委會上闡明。既然孫書記讓我闡開,不妨講一講龍安縣人事結構現狀……」

    正說著,桌子上的手機響了。陸一偉探頭看到是張志遠的,心立馬提到了嗓子眼,等了一天,終於等到他的音訊了。是現在接還是隨後回過去,可他等不及了,迫切想知道答案,隨即拿起手機起身道:「你們繼續,我出去接個電話。」

    陸一偉快步走出會場,許昌遠立馬跟了出來。跟了對方將近半個多月,基本上摸清了他的脾性和習慣。若不是重要的電話,絕不會半途離場。快步走出來打開休息室,等他進去后,隨手關上門,像守衛一樣站在門口觀察著四周的一舉一動。

    「喂,張書記。」

    陸一偉盡量保持平穩的情緒,張志遠依舊像往日聲音低沉,不緊不慢道:「知道了吧?」

    「嗯。」

    一陣沉默后,張志遠輕嘆一口氣道:「事發太突然,有些措手不及,此事非常蹊蹺,切不可過度聲張,更不能主動靠近。不管郭書記情況如何,先自保再說。」

    張志遠作為郭金柱的徒弟,能有今天與其有著莫大的關係。要是對方倒台,唯恐會牽連到他。他在這個時候選擇自保,看來情況相當糟糕。道:「很嚴重嗎?」

    「嗯,目前還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從省紀委那邊透露出來的內部消息說,郭書記恐怕逃不過此劫。」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閉上眼睛冷靜片刻道:「能告訴我什麼理由嗎?」

    又一陣沉默,張志遠良久道:「郭書記可能栽到了女人手裡。據說,昨天晚上辦案人員是在景秀花園小區將其帶走,而不是他家。」

    聽到此,陸一偉錯愕,不由得提高聲音道:「什麼,真的嗎?」

    「小點聲!這是內部消息,到底是不是如此,還需進一步了解。」

    「哦,太不可思議了,這分明是做的局,故意讓郭書記上鉤。」

    有些事,張志遠心知肚明,但不想都告訴他。道:「能借我300萬嗎?」

    陸一偉明白其意,爽快地道:「沒問題,轉賬還是現金?」

    「辦理三張銀行卡,每張卡100萬,明天上午九點前找個踏實的人送到飛機場。」

    「好,我讓海東去。」

    「換個人,他目標太明顯。」

    「那就老潘吧。」

    「可靠嗎?」

    「絕對可靠。」

    「行了,告訴他明天不要給我打電話,放到一輛西AA0062車裡立馬走人。」

    陸一偉知道他要幹什麼,這是打算營救郭金柱。有些事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又不想放棄。就是垂死掙扎的病人,已經知道歸期不遠,還要不間斷地輸送養分,為的是讓他在這個世間多停留一秒,多回憶一下人生往事。郭金柱的案子如果是章秉同親自指示的,估計任何人出面都於事無補。不過還有一線希望,能不能抓住救命稻草,就看幕後權力的角逐和較量了。

    不出意外,張志遠是去京城找譚良年,此人雖退下來了,但餘威還在,很多事出面可輕鬆擺平。但郭金柱的案子……陸一偉來不及想,關切地道:「要不我陪您一起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記住,在這段時間一定要保持低調,切不可讓旁人有可乘之機。你和郭金柱交往不是太深,應該問題不大,但不可掉以輕心,一旦上面追查下來,主動積極配合,至於該說什麼話,想必你比我有經驗。所以說,時刻進入戒備狀態,隨時接受紀委的傳喚。」

    聽到紀委二字,陸一偉心顫了下。這些年,他已經成為紀委的「常客」,對他們的辦案程序和手段了如指掌。如同活躍在官場的一支「神秘組織」,讓人聞風喪膽,喪魂落魄。距離上次與紀委工作人員過招,已是三年多前。現如今,難道又要經歷一次嗎?

    見陸一偉不說話,張志遠補充道:「別太擔心,應該不會查到你的。即便是郭書記真的有事,我相信他不會咬出任何人。我問你,你和郭書記私底下有沒有什麼交易?」

    陸一偉深呼吸一口氣道:「沒有,他很少找我。如果非要牽扯起來,那就是前段時間郭悅的事。」

    「哦,那和牛福勇呢?」

    「這……應該沒有。」

    張志遠加重語氣道:「現在可不是藏著掖著的時候,如果有,儘快擺平。」

    「好,我一會兒打電話詢問一下。」

    「好了,先就這樣吧,不要給我打電話,我會聯繫你。」

    臨掛電話的時候,陸一偉鼓起勇氣道:「張書記,郭書記這次是不是栽贓陷害?」

    張志遠很長時間沒說話,良久道:「現在我也不確定,但猜測和你的一樣。而且我預感到,這件事絕非突如其來,而是蓄謀已久的。至於誰在幕後操控,暫時不敢妄下結論。」

    陸一偉蠕動嘴唇道:「那郭書記調查和白書記調離有某種聯繫嗎?」

    張志遠沒有回答,道:「不要胡思亂想,做好自己,保持低調。」說完,掛了電話。

    陸一偉站在窗戶前,手裡緊緊攥著手機,咬著嘴唇頭慢慢頂在玻璃上,冰涼刺骨的玻璃穿透了他的肌膚,蝕骨般的寒冷順著血液傳遍了全身。以前的他不過是小角色,而現在是縣委書記,算得上真正意義的領導幹部,要是出了問題,必然會在全省引起轟動。眼下看,「西江會」將會土崩瓦解。

    前所未有的恐懼如同冬日的夜色,不是漆黑的黑,而是潔白的白。窗外光影交匯,與白色的雪糅合在一起,形成泛黃的光亮。而遠處的天空,深邃而空曠,彷彿鑲刻的輪廓籠罩著黑黢黢的山,是夜晚,是黎明,還是北極之光,沉睡不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