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24 臨行別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24 臨行別語字體大小: A+
     

    「這事擱在誰頭上都難以接受。有時間了多安慰安慰他,這個時候除了親人其他的情感都是假的。」

    「嗯,謝謝董市長關心。」

    董曉寧一臉凝重,過了片刻無奈笑道:「我可能也要離開了。」

    陸一偉提前已經知道了消息,不過從她嘴裡說出來多少有些不舍。相處時間不長,但對方對他極其袒護,從上次的津門事件中就能看出來。發生了那麼大的事,市裡沒對他任何處分,甚至沒有談話,相反同樣努力在採取措施將損失降到最低。如果因為此事而耽誤了他們的前途,這影響是無法估量的。試探性地問道:「您打算去哪?」

    「省婦聯。」

    「哦。」

    陸一偉不該如何接茬,按理說,從市長到省婦聯主任也算是高升了,好歹是一把手,但要比起地市的政治資源和優勢看,顯然不可同日而語。在下面提拔的快,而回到省里,提拔的可能性基本不大,除非有特彆強大的政治背景和工作能力,若不然就熬著退休,效果和省科協是一樣的。對於女人而言,結局還是不錯的。

    董曉寧捋捋頭髮道:「知道誰來接替我嗎?」

    陸一偉假裝搖了搖頭。

    「你認識,應該是老相識,江東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馬菲菲。」

    「哦,是嗎?」

    看到他如此淡定,董曉寧道:「馬市長來了也好,對你開展工作是有利的。不過南州的工作真心不好乾,何況是個女人。或許馬市長比我能力強,能夠鎮得住南州的烏煙瘴氣。但很多頑疾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消化,急功近利反而得不償失。你和她熟,可以側面提醒一下。」

    「好的,邵書記不走嗎?」

    「這……我不太清楚,據說動得可能性比較小。」

    陸一偉比較敏感,道:「該不會是因為上次龍安的事而影響您和他的前程吧,要是這樣的話,我羞愧難當。」

    「別多心,這是正常的組織調動。省委章書記上台後,頭一次如此大規模動人,說明他對西江省的情況已經掌握了,誰適合去什麼位置心裡一清二楚,你要說沒有人情在是不可能的,但絕大部分人還是依照工作業績和能力調用的。當然,一些沒提拔調動的人自然會找客觀原因,不必放在心上,只能說明他能力不夠,成績不佳,還不足以取得領導的信任。」

    「就像你一樣,年紀輕輕就能出任縣委書記,還是有能力的,若不然再有天大的關係誰敢拿政治開玩笑,就是章書記也不敢把一個縣交給能力不足的人來歷練。我知道你來之前是打算去谷未區的,谷未區頂多30多萬人,還不及龍安的一半。突然改變主意,省里是有意圖的。所以,也不必庸人自擾,來了就好好乾,爭取拿出點成績來,堂堂正正走出南州。就像在黑山縣一樣,讓全省人民都記住了你。」

    「所謂時勢造英雄,在和平年代很難脫穎而出。但在某些重大事項中顯現出來,走到前面,自然而然會成就自己,明白嗎?」

    董曉寧和他聊了十幾分鐘,看看錶起身道:「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一會兒還要參加市委擴大會議,你也別喝酒了,說不定下午還要讓你發言呢。」

    「沒說什麼主題?」

    「傳達章書記昨天省委常委會有關精神,並安排部署當前工作。」

    陸一偉將其送到電梯口,臨別時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抿嘴一笑關上了門。

    回到包廂,幾人正在閑聊著,還說繼續進行,結果因為下午的會不歡而散。董曉寧的出現,攪亂了本來和睦的飯局。

    其他人都回去了,王凱峰留了下來。登機了個房間,將陸一偉叫了進去。從進門的那一瞬間就猜到對方想問什麼,果不其然,對方直入主題聊起了白宗峰。

    王凱峰斜躺在沙發上,不停地唉聲嘆氣道:「我和老白相處了四五年,非常愉快。我能下來當這個統戰部長,他出了不少力。現如今聽說要走,心裡實在不舒服。是今天走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好像是。」

    「其實你應該去送送他。」

    陸一偉苦笑道:「我也想去,可下午有會。」

    「開會可以請假嘛,老白的事才是正事。他這一走,估計這輩子都不可能回西江省了。你作為他的秘書,感情應該比我深厚。」

    陸一偉何嘗不想為其送行呢,一個是下午開會,還是市委書記親自主持的會議,他不能缺席,本來邵中傑對他就有看法,要是這時候請假,那不是自討苦吃嘛。二來是自然因素,下這麼大的雪,高速肯定全封閉了,就算趕回去,說不定他已經離開了。沉默片刻道:「不想給他添亂,等以後到了新單位再去探望吧。」

    「哎!實在看不懂啊。多好的一人,就這樣灰溜溜地離開西江了。別人不知道,我最清楚。他和趙省長是老鄉,再說平時相處得融洽,很容易貼上對方的標籤。再者,企業搬遷成了墳場,要不是這件事,將來很有可能進常委,但……不說了。」

    「還有,郭金柱忽然出事,這是始料未及的。有人說他早該被查,當年在北州市的時候就作風強硬,雷厲風行,幹事很有想法,真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

    整整一天,陸一偉都在惶惶中度過的。郭金柱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出現在腦海里,隨著心臟的跳動而渾身忐忑,牽挂,甚至恐慌。倒不是害怕受到牽連,關鍵是背後故事,以及政治意圖,誰也無法猜透。

    陸一偉對王凱峰並不了解,有些話不能輕易發表意見,道:「也許回去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倒是,他就是京城人,而且背景深厚,說不定過兩年就又下來了,這種事誰也說不準,猜不透,看不清。但是,釋放出一個非常不友好的信號,他的離開,不是自己本意,而是一場赤裸裸的政治博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