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23 明升暗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23 明升暗降字體大小: A+
     

    面對眾人的力捧陸一偉沒有沖昏頭腦,而是非常冷靜鎮定。他明白,王凱峰之所以拉這麼多人過來吃飯,正是為他結識新朋友。平台提供了,能不能抓住機會就看自己了。

    明知道下午還有會,但不能錯過這個大好機會。交往第一步必然要過酒這一關,甚至酒量多少決定將來交往程度。陸一偉顧不得胃疼,與各位領導交杯換盞,敞開豪飲,就連人高馬大的高小龍都有些招架不住,不由得道:「都說秘書出身的領導是文弱書生,陸書記顯然不是,喝酒夠爽快,哈哈。」

    焦海波附和道:「老高,這就你的錯誤判斷了。領導跟前的人個個都是好酒量。不是天生的,而是逼出來的。我當秘書那會兒,領導讓你擋酒,你敢不從?就是拼了命都得喝。秘書這個職業真不是好乾的,一般人抗不下來,工作累且風險高,堅持到最後的不一定有好前景。從跟某個領導那天起,就把命運交給他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同呼吸,共命運。」

    陸一偉對他的話深表認同,各種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白宗峰一走,他的命運在何方,一切都是未知數。

    正熱聊著,陸一偉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董曉寧的,心都提到嗓子眼,該不會是要過來吃飯吧,可已是殘局,怎麼回答她呢。

    王凱峰見他神色凝重,猜到來電之人不一般,收起笑容道:「誰的電話?」

    陸一偉拿起手機讓他看了看,王凱峰也難以置信,擺了擺手示意不讓對方知道。他一邊思考一邊往門外走去,接起來道:「董市長。」

    董曉寧有些疲憊,有氣無力道:「剛忙完,你在哪?」

    陸一偉想了半天不敢撒謊,規規矩矩道:「太子港酒店。」

    「哪個房間?」

    他回頭看了看,硬著頭皮道:「牡丹亭。」

    說話間,一側的電梯門開了,董曉寧和秘書陳虹走了出來。四目相對,陸一偉有些不知所適。憑藉多年的經驗快速做出了反應,走上前道:「董市長。」

    董曉寧停止腳步上下打量一番,眉頭緊蹙道:「喝了多少酒,不知道下午要開會嗎?」

    陸一偉雖與其不熟,但通過幾次接觸大致了解她的性格和作風,裝作一臉輕鬆笑道:「我散發的快,不耽誤開會。」

    董曉寧似乎沒脾氣,往包廂瞅了眼道:「誰在裡面?」

    陸一偉實話實說道:「王凱峰部長,郭建群副市長,焦海波副部長,以及公安局高小龍政委。」

    董曉寧沒有回應,陸一偉也不敢主動說話。要知道,市領導出席每個活動或宴席都是有規矩的,作為一市之長,不能自行降低身份。

    董曉寧斟酌半天,遞了個眼色道:「帶我進去吧。」

    陸一偉不知道是偶遇還是邀請的結果,對方如此給面子多少有些激動忐忑。立馬上前打開門,董曉寧一出現,眾人紛紛起身迎接,王凱峰趕忙走過來伸出手道:「實在不好意思,不知道您要來,快上坐。」說完,意味深長地看了陸一偉一眼。

    董曉寧做到王凱峰的座位上,服務員迅速將餐具更換,陸一偉讓重新上菜,她攔著道:「不用了,我就是路過,聽說王部長在,過來看看。」

    說歸說,做歸做,陸一偉還是安排了飯菜。董曉寧的出現,讓本來熱鬧非凡的飯局變得格外凝重。要說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難道怕一個弱女子不成?而她手中的權力足以讓他們敬讓三分。

    不管什麼人,只要坐擁權力,在政治生態里談不上呼風喚雨,至少可以享受權力帶來的快感和滿足感。換句話說,很多人所謂的官威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被別人捧起來的。時間一長,自然而然習慣了前呼後擁,阿諛奉承,要是哪一天沒人吹捧,反而不適應。

    王凱峰為董曉寧倒上酒,頗為客氣地道:「董市長,您來南州好幾年了,吃過很多次飯,但在私人場合很少很少。今天借著一偉做局,我借花獻佛,敬您一杯。」

    董曉寧很講原則,端起桌子上的飲料道:「要是今下午沒事,你說喝多少就喝多少,但下午還有會,我只能以飲料代酒了。你也少喝點。」

    說完,抿了一口放下去。環顧一周落到高小龍身上道:「高政委,早就見你一面了。本來想單獨談談的,但一直沒時間。以後你的多關照龍安縣,給選配個有能力有擔當的好局長,以便一偉好開展工作。」

    高小龍立馬明白她的意圖,起身端起酒道:「董市長既然交代了,我回去以後立即遵照執行。」

    董曉寧連忙道:「我這可不是指示,而是建議。龍安的治安歷來亂,除去多年的頑疾外,作為公安機關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都對不起龍安這兩個字。不僅是龍安,包括南州市你也應該狠抓整頓。」

    「是是是,近期我已經有計劃,打算年後開展一次大整頓行動。到時候還需要董市長指點工作。」

    董曉寧欲言而止,端起杯子象徵性地碰了下,隨即起身道:「你們先吃著,我和一偉聊幾句話。」

    陸一偉跟著她來到門外,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一側的會客廳,坐在沙發上側身而坐,董曉寧神色凝重,半天道:「聽說你岳父要調到科協?」

    陸一偉點點頭道:「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可能是真的吧。」

    「哎!范部長是挺有能力的一個人,是我的恩師,要不是他培養提攜我,也沒有我的今天。多好的一個人,正值事業黃金期,一下子退居二線,不知省里是怎麼想的。」

    陸一偉勉強一笑道:「省里作出決定肯定有組織的考慮,回去也好,他也想回省里工作。」

    董曉寧擺擺手道:「這次各地市大調整,大部分人都算是提拔,而范部長其實是明升暗降,或者乾脆說是降級了。市委書記好歹是省委委員,到了群團組織擔任一把手,實在……說不過去。你見過他了嗎?」

    「嗯。」

    「心情怎麼樣?」

    「前兩天在省政府見了一面,時間很短,沒聊幾句。這兩天沒給他打電話,應該心情還好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