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17 水火不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17 水火不容字體大小: A+
     

    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一個人的命運關乎到一大片人的命運。郭金柱出事,有多少人出聲為其撐腰說話,又有多少人樹倒猢猻散,眾人推牆倒,到了真正考驗的時候。

    首當其衝的是郭金柱的老領導譚良年。作為一手提拔上來的得意弟子,遇到險情應該不會袖手旁觀。無奈於早已遠離朝政,即便出力也微乎其微。再者是省長趙昆生,倆人雖相識較晚,相處得還算融洽,從上次去辦公室見面就能看出來。但這次,他應該會沉默。拿下即將成為副部級的官員,不是章秉同一人說了算的,不出意外,趙昆生早已知情。只不過在權利角逐中他選擇了妥協。

    除此之外,其他人估計都說不上話,只能看在眼裡,急在心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陸一偉見手機沒再響起,起身走出門外。不一會兒,許昌遠敲門進來道:「陸書記,人大郭主任已經在等候。」

    陸一偉調整情緒,起身整理了下衣服,打起精神道:「出發。」

    縣人大辦公樓距離原來的縣委大院不遠,兩棟古色古香的半包圍三層四合院,一棟是縣人大,一棟是縣政協,緊緊相依,一衣帶水。

    車子開進了院子,縣人大主任郭建業率領四位副主任站在樓下迎接。等陸一偉下來后,主動向前走了幾步伸出手微笑道:「歡迎陸書記來人大視察指導工作。」

    陸一偉有些心不在焉,強顏歡笑與其他副主任握了握手,在郭建業的陪同下參觀了人大辦公樓,共同回憶了人大歷史,在隨後的座談會上,郭建業彙報了去年以來的工作以及下一步打算。陸一偉簡單講了幾句,提了幾點要求。

    散會後,郭建業帶著他來到辦公室,倆人促膝而坐,點煙對茶。

    陸一偉之所以臨時增加今天的行程,與今晚召開的縣四套班子會議有直接關係。原計劃,今晚就召開常委會,冷靜下來思考後,覺得孫根生的話不無道理,有些操之過急。一旦形成事實,恐怕難以改變。最主要的是,常委的意見還沒統一,在沒有十足把握之下不能貿然行動。

    隨即,臨時改變主意,打算把四套班子成員都拉進來,共同議一下他即將要實施的發展思路。劉占魁可以把控常委,但控制不了人大政協,何況郭建業本來就與他不對付,不可能公然支持他。有人大政協的加盟,無形中增加了話語權。可對方會不會跟著他的思路走,這就是今天來的目的。

    「郭主任,我來了快一個月了,你對我的工作有沒有不滿意的地方,儘管提出來。」陸一偉謙虛地道。

    郭建業很會來事,趕忙豎起大拇指道:「陸書記,不和我和你吹,自從你來了龍安后,自上而下煥然一新,精神抖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你在群眾中的口碑,是前所未有的,個個都誇你好。」

    見過能捧得,沒見過如此會說話的。陸一偉擺擺手笑著道:「郭主任,您就別捧了,我來了什麼都沒幹呢,哪來的煥然一新,更談不上翻天覆地的變化。不過,我真心希望龍安能有所改觀,離不開你的大力支持啊。」

    郭建業何等聰明,自然明白這句話的含義,這是主動示好。很樂意地接過來道:「縣人大也是在縣委領導下開展工作的,我肯定會全力以赴配合縣委工作。只不過人大的職能和權責有限,恐怕有些力不從心啊。」

    陸一偉反駁道:「郭主任這樣理解就錯了,人大作為權力機關,手裡掌握著監督大權,應該充分發揮作用,讓每位人大代錶行使好權力。」

    郭建業頻頻點頭道:「陸書記說的沒錯。我剛才的彙報里也寫到了,明年將加大重點領域的監督檢查工作。尤其是重點工程和民生工程,以及審批審核國民經濟發展計劃和財政收支情況。」

    「嗯,對了,縣委辦給你打電話了沒?」

    「打了,昌遠打的。」

    陸一偉坐起來道:「今天晚上的會主要是討論。可能你也有所耳聞,明年我計劃把修路和發展農業作為兩件大事,想聽聽你的意見。」

    郭建業佯裝思考半天道:「修路當然是好事,這是幾十萬龍安人民的共同呼聲。不過縣裡有那麼多錢嗎?」

    「倒是向上級爭取了一部分資金,剩下的肯定要自籌。按照縣財政現行收入看,可支配的資金並不多,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候我會想辦法的。」

    郭建業人送外號「滾刀肉」,倒不是說他死豬不怕開水燙,胡攪蠻纏,而是做事做人都淺嘗輒止,浮於表面,間接地說明他精明腦子活。如同肉丸子的腦袋頭髮稀疏,脖子后三四層褶子,前面還有三四層下巴,不大的眼睛被浮腫的眼瞼包裹著,蒜頭鼻子紅紅的,嘴唇肥厚而黝黑,長相相當醜陋,可就這樣不起眼的人能混到正處,說明他有過人之處。

    如果說劉占魁靠得是霸氣和強勢,郭建業靠的是聰明絕頂的腦袋。可以說,他對陸一偉的意圖了如指掌,甚至明白今天來調研的目的。不就是為了爭取他的支持嘛,他很樂意與其結為同盟,共同對付劉占魁。摸准了這一心理,接下來的事就好辦了。

    郭建業手指在沙發扶手上慢條斯理地擊打著,半天道:「這是好事,我肯定支持。就是砍掉一些所謂的民生工程,也要舉全縣之力把路修通修好。」

    陸一偉也在揣摩他的心思,自然明白他所指。湊前遞了個眼神道:「今天晚上還得你說幾句。」

    郭建業臉上綻放出笑容,輕聲道:「別的我幹不了,講話還是挺在行的,我知道該怎麼做。」

    如此友好的信號,讓陸一偉輕鬆了不少。來得時候還隱隱擔心,畢竟沒接觸過幾回,且交往不深,誰知道對方什麼底細,一概不知。但他抓住了一個關鍵點,郭建業和劉占魁水火不容,這就是很好的突破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