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15 兩難境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15 兩難境地字體大小: A+
     

    提到企業搬遷,郭金柱與這次浩蕩的大工程脫離不了干係。自從高新區擴容升格后,經過不懈努力,落戶了三四十家企業。與此同時,省里要求高新區與開發區接納不少於30家企業外遷,也就是說,從城裡搬出來的企業將近一半要落戶到高新區。而且每個企業上面都有配套資金,實行定點安置。

    向來強勢敢說敢做的郭金柱不樂意了,曾在不同場合大放厥詞,說省里把高新區當什麼了,成垃圾桶了,什麼企業都往進塞,居然把鋼鐵廠、副食品加工廠、糖酒廠、屠宰廠等等統統遷到高新區。高新區的功能是什麼,最起碼是高精尖的科技產業,這些亂七八糟的企業能代表科技生產力嗎。就算辦過來,將來上面也驗收不了。

    他說得沒錯,也符合實情,私底下發發牢騷可以,但這消息傳到了章秉同耳朵里,還將他叫到辦公室批評了一通。牢騷歸牢騷,工作還得繼續干。自從談話后他乾脆徹底放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來者不拒,把高新區整成了四不像。因為此事,省長趙昆生親自和章秉同談過,但最後不了了之。

    郭金柱此番提拔,肯定離不開趙昆生和譚良年的大力舉薦。可還沒有正式上任,距離常委會結束不到10個小時就被拉下馬,前所未聞,實屬罕見。被紀委帶走意味著什麼,官場中人都深有體會。

    陸一偉快成了紀委的常客,先後被紀委三次約談,雙規了四五天,還被中紀委約談過一次,經歷相當豐富。幸運的是,每次他都幸運地走了出來,郭金柱有這麼好的運氣嗎。

    「一偉,你在聽嗎?」

    陸一偉回過神淡定地道:「此事知道的人多嗎?」

    「肯定了,現在還沒到上班時間已經全都傳開了,我還想著你已經知道了。」

    陸一偉驚魂未定,哈著熱氣無奈地道:「我這窮鄉僻壤的,山高地遠的,那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石曉曼笑著道:「就別發牢騷了,好歹是全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這個標籤任何人都取代不了。好好乾吧,大有發展前途,將來還指望著沾光呢。」

    陸一偉沒心情和她閑聊,掛了電話站在雪地里凍得腳麻,攥得手機緊緊的,腦子飛速運轉,先考慮著自己與郭金柱之間有何瓜葛。

    他和郭金柱的關係也不是特別好,中間還隔了一層張志遠。這些年來,除了平時在一起吃吃飯喝喝酒打打牌,也沒什麼過多的密集交往。最近的一次,就是把他女兒從京城接回來,還有帶著自己跑了幾個部門,僅此而已。他這一進去,前段時間上報的那兩個項目能不能成功還另一說。

    思索了許久,他想給張志遠打電話,可現在處於緊急狀態,想必對方也是焦頭爛額,惶惶不安。關於他倆有什麼交割,張志遠很少在面前提及,他也不會去過多追問,畢竟涉及到個人隱私,再好的關係決不能觸碰底線。

    陸一偉盤算著能為郭金柱做點什麼,可他羽翼未豐滿,還指望著別人關照。再說了,要是章秉同成心整他,換做誰都說不上話,除非上頭開恩。最關鍵的是,不知道郭金柱到底犯了什麼錯誤。一旦被上頭盯上,往出查點問題綽綽有餘。

    最終,他還是沒給張志遠打電話。這個時候,他只能靜觀其變,耐心等待。

    準備回餐廳的時候,他猛然想到了白宗峰,是不是也會受到牽連,無從得知。

    回到餐桌前坐下,蔣振濤看到他悶悶不樂,猜到有什麼大事發生,不敢多言。陸一偉一邊扒拉著飯一邊尋思著,吃了一半將碗一推道:「現在立馬讓葉縣長和趙黎明來我辦公室。」說完,起身急匆匆往辦公室趕去。

    屁股剛坐穩,手機傳來了簡訊提示音。打開一看,是個陌生人發來的簡訊,而且內容很簡單,一個英文字母s,還有一個「女」子。這是誰發的,什麼意思,他琢磨了半天也沒整明白。

    這時候,走廊里傳來叮叮咣咣的高跟鞋聲,觸發了他的靈感,這個「女」字要不是女人就是女兒,聯想到前面那個「S」,要是聯繫起來就是送女?他好像猜到了什麼,難道這條簡訊是郭金柱發出來的,讓把他女兒送出去?

    不可能!他已經被紀委控制起來了,壓根不可能拿到手機,更不可能傳出任何消息。可誰又會給他發這麼奇怪的簡訊,如果不是他本人,可能就是委託別人。而且發簡訊的時候比較匆忙,連字都沒打全。

    翻來覆去想了半天,陸一偉基本上斷定這條簡訊來自郭金柱。他想讓自己把他女兒送出去,送到哪裡,沒有明確說明,讓他陷入了兩難境地。

    上次,陸一偉將他女兒郭悅從京城帶了回來,暫時安置到得志路橋公司,託付給佟歡照顧。一開始並不滿意,死活要走,在佟歡的百般勸說下,總算留了下來,目前是歡城地產公司的副總經理。說句不好聽的,就是給了個職務,讓她安心待著。

    郭金柱就這一個女兒,從小寵到大,學習不行,長得一般,身上的公主病倒是不少。要是沒有她父親的光環,丟到人群里壓根不起眼。此外,相當叛逆瘋癲。大學畢業后留在了京城,每天開著豪車泡吧蹦迪,玩的花樣五花八門,層出不窮。佟歡陸陸續續給過她七八十萬,對於花錢如流水的她來說就是幾天的開銷。

    關於女兒的事,郭金柱基本上都是交代給張志遠和陸一偉來處理。後來張志遠比較忙,就全權委託給陸一偉。這些年,隔三差五就要去京城看看她,別的管不了,物質上最大限度滿足。他知道這樣不妥,但沒有其他辦法,畢竟是老領導的女兒。

    回到簡訊上,陸一偉思來想去,不知該如何下手。如果這時候插手管這件事,將來查下來他必定逃脫不了干係。如果不管,對方不知道費了多大的周折才傳出這條信息,難道落井下石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