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299 曠野的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299 曠野的心字體大小: A+
     

    「別別別,我蹲一會兒就好了。」

    許昌遠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不知所措。

    這時候,對面的防盜門開了,邱映雪探出腦袋瞄了眼,看到陸一偉蹲在地上,同樣慌張,上前道:「陸書記,這是怎麼了?」

    許昌遠心急如焚道:「陸書記胃疼。」

    「那趕緊去醫院啊,還等什麼。」

    許昌遠一臉無奈,束手無策。

    邱映雪當機立斷,將陸一偉扶起來,用命令的口吻道:「都疼成這樣了,趕緊去醫院。」

    陸一偉感覺好點了,搖頭道:「老毛病了,去了醫院也於事無補,我可不想再做什麼胃鏡,躺一會兒就好了。」

    「真的沒事?」

    陸一偉微微一笑,道:「沒事,謝謝關心。」

    回到家中,等許昌遠走後,陸一偉脫了外套,從卧室取出電熱水袋,通電放到肚子上,躺在沙發上平復情緒,癥狀慢慢消失,剛才就想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人到中年,各項生理機能開始慢慢衰退,抵抗力和免疫力顯然不如從前,各種疾病伴隨而來。好在他身體還不錯,沒有什麼三高,唯獨胃病折磨得他無法忍受。

    回想起邱映雪剛才急切的眼神,陸一偉不由得想起了蘇蒙,感覺倆人有相似的地方。特別是眼神,可再也看不到那雙美麗而清澈的眼睛。

    他從衣服里取出錢包打開,抽出蘇蒙的照片仔細端詳著。她笑容清純,雙眼傳神,古靈精怪,活力四射,可人生苦短,世事無常,老天爺奪走了她的生命。有時候想想,為什麼會這樣,難道真的好人不長命嗎?

    剛剛進入情緒,有人敲門。他趕緊把照片藏起來,起身走到門口道:「誰啊。」

    「我。」

    聽到是邱映雪,陸一偉打開門,只見她端著一碗黑乎乎的東西進來了。放到茶几上心焦地道:「趁熱趕緊喝了。」

    「這啥?」

    「紅糖水啊。」

    陸一偉不由得笑了起來,道:「這不是女人因為那個才喝嗎,還能治胃病?」

    邱映雪瞪了眼道:「無知!誰說一定是女人才能喝。紅糖屬於陽性,可以促進紅細胞的產生,使體內血液加快循環,從而起到驅寒的作用。溫而補之,溫而通之,溫而散之,不懂這個道理嗎?」

    看著她認真的樣子,似乎找到當年的感覺。笑了笑道:「我又不是學醫的,不過你說有效,那我就喝了,非常感謝。」

    陸一偉端起來喝了口,一下子噴了出去。扇著嘴道:「燙死我了。」

    邱映雪噗嗤一笑,道:「你也太心急了,我可以進你家的廚房嗎?」

    陸一偉不解,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邱映雪拿著碗出來,坐在沙發上來回倒涼,然後用手指貼著碗試了試道:「現在可以了。」

    陸一偉端起來喝下去,確實舒服很多。道:「沒想到很管用啊,那我以後天天喝。」

    「那不成,天天喝容易得糖尿病。胃病要慢慢養,尤其在飲食上多加註意。多吃軟一點的東西,而且吃飯要有規律。還有,少喝酒。你這胃病肯定是喝酒喝成這樣的。」

    「嗯,謝謝了。」

    邱映雪看到他在看自己,匆忙移開眼神起身道:「那你早點休息吧,我回去了。」

    陸一偉看看錶道:「要是沒什麼事就聊會兒吧。」

    邱映雪邁出的腿定在那裡,既想走又不想走。她也害怕傳出什麼流言蜚語,畢竟對方的身份不同。可回去以後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那種寂寞,難以用言語形容。

    陸一偉見她踟躕,也覺得剛才的話有些不合適。

    最終,邱映雪收回邁出去的腿,略顯拘束的坐在沙發上。雙手放在腿上,不敢看對方,而是環顧一周沒話找話道:「現在好點了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好多了。」

    「你可以嘗試著吃點小米飯,養胃的。」

    「哦,行,回頭讓餐廳做一點。」

    她立馬道:「餐廳估計做不好,要小火慢燉至少一個小時以上,那樣才有營養。這不是有廚房嗎,可以自己做。哦對了,恐怕你沒時間。要不,我幫你做吧。」

    此話一出,倆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邱映雪意識到有些冒失,而陸一偉不知該如何接茬,從他內心講是非常樂意的,但也在刻意與其保持一定距離,畢竟早已不是當年的憤青。

    這時候,陣陣疼痛再次襲來,陸一偉蜷縮在沙發上,捂著肚子不停呻吟著。邱映雪見狀,嚇得不知所措。短時間內做出果斷措施,將其扶起來道:「快到床上躺下。」

    陸一偉疼得都站不直,邱映雪放下思想包袱,一把攙住他,將手臂繞到肩膀上,用瘦弱的身體將其背回床上平放,然後跑到衛生間打了一盆熱水,將毛巾浸濕,燙著雙手紅彤彤的,站在床邊愣住了。

    看著他疼痛難忍,經過激烈思想鬥爭后,她顧不得那些了,當機立斷道:「把衣服撩起來。」

    陸一偉臉色煞白,強忍著睜開眼睛看著她,有些木然。

    邱映雪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上手將他的襯衣解開,撩起背心把熱毛巾敷到肚子上,用手呈順時針方向緩慢揉著,等毛巾涼了后,再次燙熱,反覆揉搓了幾回,陸一偉漸漸平靜下來。

    「好點了嗎?」

    陸一偉看著她點了點頭。

    眼神相遇,邱映雪的臉唰地紅了,趕緊躲避眼神側向一邊,而手依然在緩緩揉著。

    儘管隔著毛巾,絲絲溫度透過肌膚順著血液傳遞到腦垂體,進而傳遍全身。自從和范春芳結婚後,他再沒有接觸過任何女人。而現在,面前就站著曾經喜歡過的女人,而且他們的精神世界是相通的,都有顆對生活文藝的心,對世態躁動的心,對人生曠野的心。

    陸一偉仔細看著她,發現她留著短髮比從前更魅惑迷人,特別是在燈光的映襯下,俊俏精緻的臉龐,白皙嫩滑的肌膚,宛如皎潔的月光,散發著別樣的柔和靜謐,讓人如痴如醉。



    上一頁    下一頁